創作了 13 篇作品累積創作 34052 
刘果

Matters 的架構與技術棧

photo credit: Ray Wenderlich隨著開源計劃的啓動,馬特市市民們可以直接看到馬特市的所有機制和邏輯。全面開放代碼倉庫後,任何人都可以提出建議和想法、提交功能和優化,也可以自行建立像馬特市一樣的平臺,參與到馬特市生態的演進中。

刘果

病毒算法,全民基本收入,与可编程的世界观

离线的社交网络与流行病的传播Dominic Tarr住在新西兰的一条帆船上。他习惯写JavaScript,在npm上贡献了四百多个包,包括常用的browserify。帆船上的生活有个缺点,就是网络信号差,社交网络也不好用。

刘果

信息自由的乌托邦与现实

纽约文化沙龙分享内容,引文整理自现场讨论。美国上世纪80年代,互联网协议刚开始出现,也刚从越战的泥潭中走出来,还依然笼罩在冷战的核阴影之中。大量民众意识到政府可以做出愚蠢的决定,对政府极不信任。

刘果

假新闻与市场

假新闻多,换个说法,也就是差新闻多。让一件差的东西变好,常常起作用的是市场机制这双“看不见的手”。供求关系决定价格,性价比越高的商家越容易生存。随时间,这一手降低了价格,一手提高了质量。但,目前大部分新闻并不作为商品而存在。新闻被视为免费的,于是无法从读者处收回成本,只能作为宣传机构存在:不管是卖广告,还是当政府喉舌。

刘果

如何保持网络匿名

尽管Matters鼓励实名和基于实名的真诚讨论,不少作者还是会有匿名需求,以免在真实世界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在匿名性方面,Matters与其他现代网站类似,所以以下讨论也不仅限于Matters网站。打破匿名有时是通过技术手段,但更常见的方式,则是通过公开信息与人际关系。

刘果

機械生成時代的藝術

1瑞士人工智能專家 Jurgen Schmidhuber 一次演講中說,我們不該把自己和飛速發展的人工智能看做“我們”和“他們”,而該把自己和人性當做宇宙通往更高復雜度路上的墊腳石。

刘果

IPFS開發者大會記錄

上週有幸與 @zeckli 一起去巴塞羅那參加了IPFS開發者大會。Matters正在建立一個分佈式的作品發佈网络,與其他分佈式应用一樣,核心問題是數據的存儲與傳輸。IPFS生態中提供了一系列通用的工具和協議,用於建...

刘果

华文化的现代性?

这几日因机缘巧合,回到老家看望奶奶。夜里和叔叔聊天,聊起一些有趣的话题。叔叔深受韦伯影响,认为新教伦理是英美体制成型的动力。而中国,或者说华文化,没有类似新教伦理的精神支柱,很难形成具备现代性的国家。保证了大规模经济合作的所谓“现代性”,的确多为新教伦理所定义。

刘果

維園影像

7
刘果

如何使用自己的IPFS节点

在Matters推出自己的桌面版本之前,用户也可以下载IPFS生态中的工具,通过自己的节点浏览IPFS上的内容。尽管使用起来还很麻烦,还是推荐给有兴趣的朋友玩玩看。下载本地节点在这里下载自己操作系统对应版本的ipfs-desktop,一个封装了IPFS节点的简单桌面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