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无色

只应社稷公黎庶,那许山河私帝王。

重回拥有一具律法之外的身体的幻想——《双性人巴尔班》


《双性人巴尔班》是福柯汇编的对一个双性人的追索之书。

书的结构很新颖。福柯的前言一如既往的敏锐和超越。他指出人们生活在一种被选择的“辨识体制”中。巴尔班这样的人,在法律的、生理的辨识体制中找不到属于自己的“身份”。她可不可以就是自己,而不是女性或者男性?

书的主体部分是巴尔班自杀后留下的回忆手稿。这部分单独阅读,如同一部优美伤感的小说。主人公非同一般的经历,细腻炙热的情感具备人间传奇的所有要素,事实上福柯也曾经试图找人把它拍成电影,据说阿佳妮有意饰演男性的部分,由她的弟弟饰演女性的部分——很遗憾这个计划无疾而终。

其后是福柯搜集到的巴尔班的身份资料,医生们详细的检查和记录了巴尔班的身体特征。这部分都是医学报告,充斥着不同寻常的生殖器官的形状、大小、位置和发育情况的描述和分析。很不幸的我脑子里不时跳出“畸形”这样的词汇,但这个词汇只是“辨识体制”强加于我的认知标签。我必须说明,这不是“畸形”,这就是人的形态之一。

后记由法国社会学家埃里克法桑撰写。这是较为晦涩难懂的一部分,福柯和巴特勒的思想交锋超出了一般常识。一直以来对“社会性别”和“生理性别”我都有跟波伏娃不同的看法,是的生理上我也不认为有“性别”之属。【生物学仅仅是性属的工具】,福柯反对的“性解放”和巴特勒颠覆的“女性主义”逻辑一致。这本书使我更加理解巴特勒的主张:性别身份并不先于律法而存在;它是在权力关系中被建构出来的。福柯因此而拒绝接受“性解放”不切实际的主张。巴特勒因此而拒绝“女性的女性主义”。因为这意味着“重回拥有一具律法之外的身体的幻想”。——想想看,我们在给自己贴上“女性主义”标签的时候,意味着一种“性别的中心主义”,只是从前是“男性中心主义”而现在是“男女两性中心主义”,而在“律法”之外,在“生物学”之外,才是真实的每个人,每个人都有不同于任何人的只属于自己的“性别”。如果存在这个新的“辨识体制”,巴尔班就不会自杀了。

《双性人巴尔班》向我们展现了当代生物学和司法在辨识性别中的困境。我甚至想,假如整个“性别辨识体制”被颠覆,那么人类的整个知识结构都将崩塌。人类用两性架构去认识世界,把动植物都标记为雌雄——但动植物中也多有无法进入这个体制的“例外”——那么生物学、考古学、社会学……都将重写吗?

对性别的颠覆想法早已有之,也许来自于曾经的半生不熟的阅读。我最畅快的一种阅读体会是:

如果你有什么惊世骇俗,改变世界的发现,一定是你读的书不够多。

《双性人巴尔班》算一本。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