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will

work in progress

香港羅生門(π) - 721元朗事件的「真相」與「後真相」(2)

承接上篇,香港羅生門(π) - 721元朗事件的「真相」與「後真相」(1)
幾點補充:
1. 關於個人立場的影響和事件梳理的意義,請見上一篇文章回應中的討論。
2. 對於對港鐵、警方以及一些人士的質疑和傳聞,將會在事件梳理部分完結之後再一併討論。
3. 可以使用Ctrl+F 搜尋索引標題以快速瀏覽。

零、索引

我寫作的目標和結構主要如下:

  1. 詳細整理721事件當晚發生的事情,尤其是在元朗站內發生的一系列攻擊事件。
  2. 澄清所有關於721事件我能找到的、可以確定不符合基本事實的誤解、謠傳甚至謊言。
  3. 盤點和分析一下香港大眾對事件中有哪些質疑的地方,一些無法證實的傳聞以及我自己的幾點觀察。

第一篇

  • 一、一些背景資料
  • 二、暴力事件的前奏 - 7月21日之前
  • 三、自產自銷的「光復元朗」 - 7月21日及之前
  • 四、事先張揚的暴力 - 7月21日下午6時之前
  • 四點五、港島區遊行以及其後發生的衝突 - 7月21日下午3時至7月22日凌晨
  • 五、白衣人長時間大規模在元朗一帶集結 - 7月21日下午6時至晚上9時半
  • 六、白衣人在元朗雞地一帶追打落單的黑色/深色衣著年輕人- 7月21日晚上約9時半至10時半

第二篇

  • 七 、白衣人首次進入元朗站收費區打人- 7月21日晚上約10時40分至45分
  • 重要素材整合:晚上10時44分之後的直播片段 - 實時同步及整合 (附部分字幕)
  • 八、林卓廷抵達元朗站並開始直播;大批白衣人其持棍折返元朗站閘外,與閘內市民對駡及發生零星衝突 - 7月21日晚上約10時45分至晚上約10時50分
  • 八點一、「林卓廷不住元朗,干嘛率領兩、三百人進元朗?」
  • 八點二、林卓廷到場之後做了些甚麼?
  • 九、立場新聞女記者何桂藍到達元朗站現場,開始直播,大批白衣人持棍折返元朗站閘外,與閘內市民對駡及發生衝突 - 7月21日晚上約10時51分至晚上約10時58分
  • 九點一、林卓廷有沒有帶頭挑釁?
  • 九點二 、這個時候在元朗站閘內的是甚麼人?
  • 十、立場新聞女記者何桂藍以及起碼其他三名人士在閘外遭白衣人圍毆、其後閘內人士開消防喉噴水 - 7月21日晚上約10時58分至晚上約11時00分
  • 十點一、白衣女士是否孕婦?
  • 十點二、閘內群眾開消防喉射水「撩交打」在先?
  • 十一、中途盤點 - 總括及反駁一些有誤導性的說法
  • 十一點一、對「到元朗搞事」的一些補充反駁
  • 十二、小結:內地人如何理解港人對721的某種情緒

七 、白衣人首次進入元朗站收費區打人- 7月21日晚上約10時40分

在晚上約10時40分,一批白衣人衝入元朗站收費區打人,其後往元朗站商場方向離去,以下影片整合了NowTV片段以及明周片段

白衣人首次進入元朗站收費區打人 - 片段整合
白衣人首次進入元朗站收費區打人

明周文化的原文說明在此

提供影片的讀者是元朗居民,當時打算回家,豈料一出元朗西鐵站,就見到一羣白衣人追着一個示威者。示威者慌亂下跳入閘口,白衣人尾隨追打。其他市民在場指罵白衣人,他們隨即轉為追打指罵的市民,包括片中的粉紅衣女生。
沒多久,白衣人散去,留在現場的讀者本想為可能趕到場的警察的提供目擊證明。十分鐘之後,之前的白衣人帶着更多人馬衝回站內,並不斷以木棍及竹枝攻擊閘內市民,其間有市民丟雜物還擊。
讀者其後跟隨其他市民進入商場暫避,沒想到突然又見到一批黑衣人被白衣人追趕至商場。白衣人羣手持木棍及藤條,黑衣人如賽跑般逃難,並呼籲其他市民離開。
由於當時商場只有十多名市民,讀者不敢舉機拍攝,並憶述有白衣人以惡嚇語氣警告市民不能拍攝,又聽到有白衣人說「逐個逐個捉,慢慢來」。「我覺得白衣人好似好享受追捕市民。」讀者說。
讀者表示,在場起碼有一半市民是街坊或居民,大家都十分驚恐。「感覺白衣人似黑社會,好似打任何人都沒有所謂。到現在我仍然覺得很混亂,不知道可以說些什麼。」

截至晚上10時47分,警方表示收到逾40個報案電話,多人報稱西鐵元朗站有「白衫人打黑衫人」,暫未知受傷情況。要注意的是,上面片段發生時,林卓廷尚未到達現場,可以在林卓廷直播片段的頭幾分鐘中可以看到地下遺下的黑色棍狀物體以及一些血跡。


重要素材整合:

為方便解說及分析,以下影片按照了Facebook Live直播開始時間,將2019年7月21日晚上10時44分至7月22日凌晨4時的一些直播/可以同步的片段,實時整合在同一影片中(附部分零散字幕,請在YouTube caption功能中打開):

20190721元朗 2244後直播片段 - 實時同步及整合

(離實際時間的誤差應少於30秒,另外當中各片段已調校至基本同步。)

(當中剪輯在內的各主要原片連結:元朗現場 - 林卓廷 LIVE(2244)Stand News 立場新聞 LIVE(2251)現正前往屯門醫院 - 林卓廷 LIVE(2326)、【Now直播】21/7/2019【有線直播】元朗西鐵站、天水圍警署附近現場(0041)、【01直播】民陣721反修例遊行後爆發衝突(2255)、 【01直播】元朗站白衣人無差別圍毆 追打民眾記者 (0001)、【元朗西鐵站最新情況】香港電台視像新聞 (0024) 、【721元朗 實錄】我在西鐵站被白衫人圍毆(香港YouTuber rock哥影片)、【足本重溫】21/7/2019 元朗襲擊事件消失的7分鐘 (0230-0420)、足本重溫消失的7分鐘,以及少量網上影片,其他相關零星片段將放在文章正文內容。

整合影片大部分時間只使用了其中一條影片的聲軌,如有需要請自行觀看原片。


八、林卓廷抵達元朗站並開始直播;大批白衣人其持棍折返元朗站閘外,與閘內市民對駡及發生衝突 - 7月21日晚上約10時45分至晚上約10時50分

八點一、「林卓廷不住元朗,干嘛率領兩、三百人進元朗?」

何君堯在CCTV這個9月1日播出的訪問中([面對面] 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為香港發聲 依法治港 止暴制亂 | CCTV),有一段裏對元朗當天的描述是這樣的: 

(他跟事件有沒有關係,我們這一部分先不討論)

CCTV

另外在這裏要特別提一下CCTV這段片中4:00-4:20的剪輯,節目內容和旁白明明一直在說7月21日的元朗站白衣人事件,卻誤導性地大量混合剪輯了8月21日的元朗站衝突片段,20秒的影像中竟然有17秒是8月21日的畫面,簡直就是存心誤導,不熟悉事件的人士根本無從分辨:

(參考連結:821 元朗現場 - 新聞直播 - 有線新聞 i-CABLE News2019年8月21日 - 防暴警元朗站外佈防 西鐵安排特別車載乘客離開元朗站

香港的傳媒問題大不大先不說,我們內地的傳媒呢....
CCTV

好吧,讓我們一部分一部分的看一下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住元朗,干嘛進元朗?」

紐約時報的Visual Investigation Please Stop Beating Us': Where Were Hong Kong's Police?中,林卓廷在視像訪問中表示在當晚10時22分收到有一名年輕人在元朗受襲的消息,他隨即報警並前往現場監察情況:

NYT

在白衣人首度進入閘內打人並離去的不久時間後,林卓廷到達元朗站現場,在2244開始Facebook直播,一開始在畫面中可以見到早前在Now TV 片段中被襲擊的女士。林卓廷助手在直播解說中表示,林卓廷以立法會議員身份前來了解事件。

直播一開始可見在Now TV 片段中被打的女士

首先,林卓廷這位議員當然不是聖人,甚至他以前還有59人退出民主黨 轟林卓廷人格卑劣、無政治道德 這種的新聞,在記者會上發言的水平也不見得很高。不過,他到場的主要動機無論是為了做政治Show爭取選票,還是得知了攻擊事件後想到現場了解情況、協助市民(兩者其實並不抵觸,你看他的助手一開始都差點直接用了「保護」市民這兩個字)立法會議員/區議員得知有事態發生或者收到市民求助,趕到現場協助調解,根本就是香港的常規操作

還有,林卓廷不是住在元朗和不是新界東選區的立法會議員就不能到新界西了?那麼如果那天趕到現場的是新界西選區立法會議員、又住在元朗錦田的朱凱廸,或者是身兼元朗區議員住在天水圍的鄺俊宇,那是不是就沒有問題了?(話說回來,鄺俊宇和一些民主派的元朗區區議員當時身在上環,當時誰知道元朗會發生這些事情呢。)

事實上,香港立法會議員無論出身選區或界別,職權範圍都是由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七十三條規定的,當中也包括了「就任何有關公共利益問題進行辯論」這一點。

「率領兩、三百人」

還有,說他「率領兩、三百人進元朗」更加是不實之言,直播片段中林卓廷何時率領了兩三百人進站?香港地鐵在任何一個日子的晚上11點,甚至再晚一點,都還是有很多人在搭的。西鐵線非繁忙時間5-7分鐘一班車,而元朗站、錦屏站一帶居住的人口本來就很多。(詳見上述關於元朗地區的背景資料)

後面下車這些人全都是他帶來的?

八點二、林卓廷到場之後做了些甚麼?

0:25開始

在林卓廷直播片段的頭幾分鐘中,可以看到地下遺下的黑色棍狀物體以及一些血跡,以及其跟在場一些群眾了解情況的畫面。群眾表示有一些人衝進閘內打人其後離去,有人表示自己被一批人追趕至閘內。林卓廷表示自己已經聯絡了元朗警區,要求警方打擊錦屏站和元朗站一帶的黑社會,並叫在場人士不要觸碰證物。

以下截圖附有字幕:

大約在晚上10時48分,大批手持竹枝或木棍的白衣人重返元朗站,迫近閘口方向,並大聲叫囂。閘內有人大聲回應及向前,但被勸阻。雙方互相對駡,林卓廷多次叫雙方不要動手,並示意示威者退後。雙方繼續對駡,有白衣人用竹枝等物體向閘內人士揮舞,並向閘內掟水樽。閘內人士稍為退後,跟白衣人在閘口對峙,有人向閘外掟東西還擊,雙方互掟雜物。

以下截圖附有字幕:

NowTV

十、立場新聞女記者何桂藍到達元朗站現場,開始直播,大批白衣人持棍折返元朗站閘外,與閘內市民對駡及衝突 - 7月21日晚上約10時51分至晚上約10時58分

立場新聞女記者何桂藍到達元朗站現場,在2251開始Facebook直播,在整合片段的7:03開始。

:03

整合片段中,由於立場片段音軌有更多的信息和解說,整合片段音軌切換至立場直播片段,林卓廷影片的聲音請參見原片。

九點一、林卓廷有沒有帶頭挑釁?

這幾分鐘中,滯留在大堂的市民愈來愈多,部分帶有雨傘的人展開兩傘站在前排。白衣人繼續在收費區外向閘內人士挑釁及揮棍,前排以雨傘擋架,雙方零星互掟雜物,閘外有起碼一名市民被攻擊。

 以下是其中一個在場者的敍述:

港男親述組人盾保護婦孺-在港鐵大堂-像在等死
Kelvin為元朗襲擊的目擊者,當天他穿上黑衣參與民陣發起的遊行,約晚上11時回到元朗站歸家。未到站前,他已收到白衣人在元朗站襲擊黑衣市民的消息,故到站後特意到大堂洗手間更換衣物。當他離開洗手間時,看見閘外已集合了數十個手持木棍、凶神惡煞的白衣人,且不斷有白衣人從港鐵連接的YOHO商場湧入,目測多達50、60人。「現場好多普通市民真係唔知發生咩事,突然間要面對咁嘅場面。」
一眾市民感到來者不善,於是聚成一團,互壯聲勢。及後新一班列車的乘客到達大堂,Kelvin道:「當時站入面嘅市民比佢哋(白衣人)多,所以諗住對峙住等警察來。」他說在慌亂中,有幾個男人出來組織大家,叫他們靠牆圍成一個半圓:「我哋分幾層:前排、中排、後排。前排開遮,多數係啲男人或者有『架生』,其實只不過有把遮响前面擋住,因為佢哋開始擲雜物。我哋大部分人係老人家或者女人、小朋友,畀佢哋企中間,越需要保護嘅企得越入,由外圍嘅人保護住。」kelvin坦言當時似「等死」,「聽到(老弱婦孺)尖叫」,Kelvin見狀飛速跑去人群後方的港鐵客務中心,要求兩個港鐵職員報警後,再跑回人盾陣。

林卓廷和部分在場人士多次呼籲閘內人士退後,不要站得太靠近白衣人,「不要動手」、「站後面一點」這些話以及勸阻的動作,片段中由頭到尾起碼超過二十次。

同時,兩方部分人不停對駡,林卓廷其後一度表示「你班仆街,元朗你惡晒?你班黑社會」、「警察就快到場,拘捕你班仆街。」(按:林卓廷曾任廉署助理調查主任),而閘內部分群眾一同叫喊:「黑社會,唔好走」。

其後這幾句話,以及在場市民與閘外白衣人互相對駡的片段被建制媒體指控為「挑釁、先撩者賤」,並把這些部分的影片剪輯出來,最後加上所謂「噴水撩交打」的影片,剪輯為「元朗事件真相」云云。

你可以說這些人太過太天真,以為警察真的即將到場,或以為白衣人不至於如此無法無天所以沒有忍聲吐氣,「放低姿態 」 。

挑釁?說反了吧?請往下看。


以下截圖請留意立場記者的說明:

注意圖中紅色箭頭者為立場新聞記者

九點二、這個時候在元朗站閘內的是甚麼人?

總括來說,這個時候在元朗站閘內出現或滯留的主要有三種人士:

1. 一般回家的市民。

2. 參加完港島遊行回家的示威者,以一般的和理非為主。(那時大批勇武派還在上環一帶。)

3. 在網上看到有黑衣人甚至是非黑衣人被大批白衣人伏擊,其後前往元朗查看情況,試圖支援、義載的人士。

當時白衣人伏擊黑衣人以至於無差別攻擊的消息已經廣傳,而整個西鐵站外圍一帶都有大量白衣人,就在數分鐘前甚至有白衣人進入閘內打人,而大批白衣人隨即在閘外集結以及對閘內人士不停作出攻擊行為,一些穿著黑衣服的、參加完遊行的示威者,以至一般擔心安全問題、和/或身穿深色衣服的市民不敢出閘,在閘內聚集,真的是那麼難理解的一件事嗎?

端傳媒片段截圖
端傳媒片段截圖
端傳媒關於當日的片段

我們來看一下當日一些在場人士的描述:

市民扶持自救 西鐵站悻存者:元朗由鄉黑話事?

昨晚大約10點45分左右,Noel(化名)經歷了一場兵荒馬亂。
遊行後,疲累的她早就回到位於元朗的家。後來在網上得知元朗一帶可能有危險,她打算到西鐵站截住在元朗下車又未收到消息的人,叫他們多坐數站才下車。「點知一到西鐵站,就見到好多白衫人在閘口外叫罵,閘內有人開遮戒備,當時白衫人仍未衝入閘。」
此時,她快速走向另一無白衫人的閘口入閘,並乘電梯上月台。 

廝殺列車上藍衫小孩怕被打-回家街坊-現在誰治港

Olivia家住天水圍,當日她參與7.21民陣遊行後,七點左右往尖沙咀吃飯,大約10時多在尖東坐上往屯門方向的列車。當時她沿途已收到朋友來訊,指元朗有許多白衫人士聚集,但她看過片段,判斷較危險的地區為街外鳳琴街等位置,「完全沒想過西鐵站也有白衫人。」

7‧21元朗站困獸鬥 Yoho Mall晚膳夫妻目擊白衫人襲乘客

阿苑昨晚約10時45分與丈夫在元朗Yoho Mall晚膳後,打算乘坐西鐵回家,甫到達西鐵站大堂,看見超過五十名白衣人守在閘口,地面有血迹,阿苑從現場市民口中得知,有傷者躲進站內洗手間暫避。另外,她看到有記者馬上穿好反光衣衝前拍攝,她身邊沒有同伴仍衝到最前。
阿苑憶述:「當時有兩位港鐵職員在客戶服務中心『食花生』(無所事事),我和幾個男子上前質問他們『為何完全沒有職員來幫手?』別說調停,直情見到『爆哂缸』都沒出來幫忙急救,一眾市民不斷問職員,有沒有人識急救?可否進洗手間幫忙救傷者,到底有沒有報警?』職員才施施然起身打電話,我不知道他真的在報警,在致電上司,還是裝作打電話。因為已經打到嚟,我們都馬上向後退。」
阿苑看見大堂的白衣人用長木棍、籐條擊打最前排市民,之後又沿欄杆不斷拍打市民,扔雜物到閘內範圍。同時欄柵外有一名黑衫市民被圍毆,閘內市民拉他跨過欄杆,他才沒再被打。

元朗黑夜-歸家女登廝殺列車-親述車廂亂打猶如困獸鬥

大學生Janice 與哥哥7.21遊行完後,晚上10時多坐港鐵返元朗歸家。她說當時透過車上直播和Telegram已得悉元朗站附近有白衣人毆打市民,但她以為白衣人不會走入內港鐵站內打人,故繼續乘搭港鐵。

九、立場新聞女記者何桂藍以及起碼其他三名人士在閘外遭白衣人圍毆、其後閘內人士開消防喉噴水 - 7月21日晚上約10時58分至晚上約11時0分

請由整合片段的14:30開始觀看:

14:30

雙方對峙一段時間後,大批白衣人一度走向站內出口方向,立場新聞記者走出閘外拍攝。

其中一名粉紅色衣物的人士突然衝向閘口,向閘內群眾揮動武器,其後更衝向立場記者,用武器連續攻擊她,記者被打至倒地。

與此同時

不遠處一名黑衣男子發現大堂有人被打,欲幫忙時被白衣人襲擊,同行的白衣女士趙小姐(整合片段中上方紅圈所示)下意識保護友人,同樣被多人攻擊。

明報:柳俊江頭縫8針稱無礙-醫管局-45傷22人留院1危殆
【02:13】趙小姐稱,昨晚(21日)約11時許與友人行經元朗站,其間發現大堂有人被打,友人欲幫忙時亦遭殃。當時穿白衣的趙小姐下意識保護友人,其間後腦一度被打,之後感暈眩倒地,及後送至博愛醫院,要照X光,現時站起來走路也會暈。趙小姐說,該批襲擊者已「紅了眼,見人就打」,形容是無妄之災。

與此同時

一名戴灰頭盔的男子出閘想幫助立場記者,反被白衣人用不同武器追打圍毆。

緊接其後,

白衣女士趙小姐後腦一度被打,之後感暈眩倒地。

關於趙小姐被打的較清晰影片如下:

較清晰影片
其後接受救護員治理的片段

十點一、白衣女士是否孕婦?

這單孕婦遇襲的消息其後共有兩次反轉。首先,在傳出有孕婦也被打的消息後,坊間自然一片譴責之聲,其至有孕婦已經流產的傳聞。於是網上便有一陣對趙女士是否孕婦,甚至她有否被打的爭議:

關於趙小姐有否被打,請見另外一個較少人看過的角度

醫管局在第二天表示沒有接收過與事件有關的孕婦或流產個案,於是部分人士如獲至寶,一片歡騰:

最後,趙小姐在第三天主動聯絡傳媒澄清:

白裙女懷孕不足3個月沒通知醫院-診所求醫證胎平安
元朗周日(21日)晚至翌日凌晨發生白衣人襲擊市民,醫管局昨(22日)表示急症室沒接收過任何孕婦或流產個案。當晚其中一名被送博愛醫院的傷者趙小姐,今日(23日)透過短訊向《明報》表示,自己懷孕不足3個月,早前不想公開資料,但因網上言論過分而決定澄清。她又說已向診所求醫,胎兒平安。
趙小姐前額和後腦受傷,周日晚由救護車送往博愛醫院,本報於昨凌晨在醫院訪問她。其後,網上傳出短片,有身穿白裙孕婦受襲倒地。本報昨曾透過短訊向趙小姐查詢她是否該受傷孕婦,但當時未獲回覆。醫管局同日澄清急症室沒接收孕婦或流產個案。
直至今午,趙小姐透過短訊回覆本報表示自己是孕婦,胎兒未足3個月,本來不想事件被放大,「其實我已經覺得好困擾,如果唔係網上面言論咁過分,講到話有人做戲,我都唔會出聲」。她說,事後已到診所檢查,胎兒一切安好。
趙小姐指出,自己當日只傷頭,沒傷及腹部,在博愛醫院接受腦部電腦掃描前,無醫護問她是否懷孕。她周一曾接獲醫院電話,提及其電腦掃描結果顯示腦部無問題,讓她放心,對方曾問趙小姐是否有可能懷孕及對上一次經期。趙小姐說,當時反問對方為何要提供有關資料,並無向對方透露自己情况。
回想當晚遇襲,趙小姐說:「無論孕婦又好,女性又好,都唔應該打。應該係話根本唔應該打人。」她又指出,緝拿施襲的白衣人歸案,才是對傷者最好的補償。
本報記者就趙小姐上述情况向博愛醫院查詢,該院回覆說根據紀錄,元朗西鐵站事件當日,博愛醫院急症室沒有接收過與事件有關的孕婦或流產個案。一般而言,醫護會按病人的放射檢查部位詢問婦女是否懷孕,例如進行腹腔或盆腔的放射檢查的輻射劑量有影響胎兒發展的風險,醫護事前需詢問婦女是否懷孕;但其他部位的放射檢查包括腦部掃描,並不影響胎兒,毋須向接受檢查的婦女查詢是否懷孕。

當然,你也可以說明報或者趙小姐在說謊,信不信由你。另外順帶一提,趙小姐也有事後自行再去私家醫院作詳細檢查的可能性,醫院管理局一般情況下是不會有這個資料的。

最後,孕婦與否,真的是重點嗎?


與此同時

上面看到的那位趙小姐的黑衣友人仍然在被多名白衣人追打、圍毆。

緊接其後,

立場新聞記者用手機直播時同時被多人攻擊倒地,被圍毆超過半分鐘,以下是其第一視角的直播畫面,她起身後也可見灰頭盔男子受傷在旁:(原片:Stand News 立場新聞 LIVE)

立場新聞女記者用手機直播時同時被多人攻擊倒地

以下是當事人幾日後在Facebook的自述﹕

Gwyneth Ho - 7月26日 
實在瞓唔著,同大家分享返 721嘅事。潛了幾日水,一來是因為仍然暈暈盹盹見mon就想嘔,二來,我不是區家麟柳爺和林彥邦,不懂得言簡意駭的寫這些,但就是很想和大家講返以下幾點。
重點是,我並沒有大家所說的勇敢。出開去的都會知道,「畀人打完即刻爬返起身繼續」這點程度,放在今時今日出慣去的香港抗爭者而言,只能算基本盤而已。
相信大家睇完影片 / 後續報導,可能都會有兩個疑問:一、點解我連頭盔都冇個,二、當時白衣人並無攻入閘機,點解我會自己走咗出閘機外。第一點很簡單,因為我本來並不打算在元朗久留,只是出上環的途中想望望月台有沒有衣物堆積,有就影張相再上返車,當時以為白衣人聚集在雞地,完全沒想過他們竟然會衝入西鐵站、遑論閘內與月台;但當我到埗時,第一波攻勢已過,閘內已出現頭破血流的傷者,連諗自己有沒有 gear的時間都沒有,閘外的白衣人已經持棍向閘內投擲,即刻要開 live ── 而一開 live個人就只識顧鏡頭,其實對週邊環境反而會有點遲鈍。
至於為甚麼會走到閘機外。當時白衫人全數轉身向 A出口方向(朗屏方向)退走,閘內市民按兵不動。我當時的確有想過,嗰邊都有市民,如果佢哋喺嗰邊打人,冇人,係冇任何人會知道。當時大部份傳媒都還沒到場。
我成日訪問啲抗爭者點解會喺某啲時刻做某啲重大決定,而佢哋嘅答案永遠都係,吓,嗰吓點諗得咁多,做咗咪做咗。嗰一吓,亦只係「拍張八達通出個閘」咁簡單直接。
於是我拍八達通,出閘。其實白衫大部隊係喺 50米開外,我都唔敢行埋去,然後突然有零丁一個粉衫人折返,然後我出於做警民衝突直播的慣性,將鏡頭轉向有衝突的地方。然後就發生大家見到的事。
我有想過是不是因為自己的莽撞連累了灰頭盔人,但其實現場唔係咁樣一回事。灰頭盔人見我畀人打,出閘,畀人圍;我見佢畀人圍,一手拉佢過嚟,而直播鏡大家都見到,當時有市民直衝埋白衫人度,想幫我哋兩個擋住佢哋,但我哋都係一齊被打,佢全程護住我,我一路被人毆都仲掛住執返部機影佢爆血的嘴。
嗰位白衫女士,當時就喺我哋附近,後來在急症室見返,佢話,佢當時都係見到有人畀人打,想去阻止。一個著住靚靚純白連身裙,化晒妝,著有踭珠片鞋(仲要後來知道真係大緊肚),純粹落街搭個地鐵的女士。
如果你覺得好難以想像,咁請你再想像吓。我見到有人被至少十個白衫人圍毆,有即刻舉機影住,同時亦問自己:佢就嚟畀人打死,我可以做啲咩,發現自己除咗影住,乜都唔敢做 ── 但當時閘外係所有非白衫人,係所有,全部都處於一個見到有人被至少十個白衫人圍毆,都夠膽衝埋去救人(結果只是一齊被打)的狀態,男男女女,壯唔壯瘦唔瘦弱,全部。
更加唔好講有幾多人係睇完啲恐怖打人片先特登落嚟西鐵站,然後畀人打到要瞓幾日醫院先掂。
前幾日同人傾開,其實點解呢場運動會紅記者,係因為所有抗爭者都 faceless,現場爆發出嘅道德能量冇人承載,先走晒去有名有姓有樣的記錄者嗰度。咁我喺度同大家講,其實我呢啲根本只係皮毛,段片好驚嚇咩?同場同時間有十幾個人畀人打得更加甘、受緊更加驚嚇嘅嘢啊,而個社會到而家都唔知嗰啲人係邊個啊。而家係講梗求其一個元朗居民都堅到咁啊。
驚咗一個禮拜聽日出事,唔淨止係因為驚對家會點樣,而係因為見識過香港人可以有幾勇,出布袋彈橡膠子彈,照跑上去救,出無差別扑人狂徒,照跑上去救,頭破血流,仍然前仆後繼。
我唔知聽日點樣會出事或點樣唔會出事,只係想講如果大家未知的話,可以睇返清楚,你哋啲同路人而家究竟堅揪到乜嘢地步;唔係因為所謂「前線」特別硬淨捱得,而係因為,有一大批香港人,已經勇敢到你想像唔到。
P.S. : 家人說我在被打後沒有即時停止還跑上月台,如果再被打一次傷上加傷,就是抵死,其實我都同意;但世事無如果,我會慶幸最後月台撕殺一幕,至少唔使全行都只能用「網上片段」/「林卓廷facebook片段」,有條記者拍的新聞片用吓。究竟作為記錄者幾時要頂幾時要退,我都冇答案。

與此同時,

後方黑衣男子被白衣人捉住後頸拎往閘機方向,另外大批白衣人同時不停向站內揮棍叫囂:


十點二、閘內群眾開消防喉射水「撩交打」?

在以上所有的這些場面陸續發生之後,並且正在進行之際

閘內有人拿出消防水喉向閘外的白衣人噴水還擊,意圖迫退白衣人。


簡單來說,當晚是甚麼情況?

下午六時開始有人報警,晚上九時許以後真的開始有人被打,消息逐步傳出,到晚上十時四十分左右更有人被追打至西鐵站閘內,有人頭破血流。然後白衣人重新走上西鐵站閘外集結,並不斷挑釁和攻擊閘內人士,在上文描述的那幾分鐘,更在閘外不停追打連立場記者在內的起碼四名人士。

然後閘內才有人開水喉試圖干預。


其後,一名狀似頭目的白衣人示意同伙準備入閘。


十一、中途盤點 - 總括及反駁一些有誤導性的說法

關於元朗721白衣人大舉衝入閘內之前發生的事件,最廣為傳播的誤導性說法基本上都包含在以下這些例子中:

當中來源有建制派媒體、議員和名人:

屈穎妍 - 大膠布的背後真相

最後還要搞清那幾塊大膠布背後的真相。
林卓廷臉書清晰直播了元朗西鐵站整個打鬥個程,緣起明明是林卓廷和他團伙的挑釁,罵白衣人:「你班X街夠膽就唔好走,全部企晒喺度」,之後更拉出港鐵月台的消防喉來開水噴射白衣人,這才惹怒對方衝進來揮拳攻擊。

答:請見九點一十點二

http://paper.wenweipo.com/2019/07/23/HS1907230016.htm

【匯理求真】懲治一切暴力 嚴防「以暴制暴」禍港

一位新界老友與我談及事件的前因後果:「幾日前,鄺俊宇、朱凱廸帶『黑衣人』去元朗搞連儂牆,破壞元朗的祥和氣氛,已引起當地居民很大反彈。前日林卓廷再帶『黑衣人』入元朗撩是鬥非,雙方終於爆發打鬥。有些傳媒不知有心定無意,完全不報道前因,只報道『白衣人』追打『黑衣人』的果。」
...
新界老友指出:「只要看看不同渠道的網上短片,就可以知道,『黑衣人』前晚絕對不是無端受襲。在西鐵站內,一開始雙方只是隔着入閘門叫罵,用藤條和雨傘互相作一些惡意互動。後來『白衣人』已經打算離開,林卓廷卻帶領『黑衣人』在閘內大喊『黑社會、唔好走』,又用站內的消防水喉開水噴閘外的『白衣人』。在『黑衣人』不斷挑釁下,最後局面徹底失控。

答:請見二、三、四、六、七 、八點一、八點二、九點一十點二

http://paper.wenweipo.com/2019/07/23/YO1907230009.htm

網傳元兇林卓廷 疑「黑」先攻擊「白」

有人取滅火筒向白衣人狂噴
到片段的中段,有人突在閘內拖出一條消防喉向閘外的白衣人射水施襲,引起混亂,有人一度因而跌倒地上,其後再有人取來一支滅火筒向閘外白衣者狂噴襲擊,頓時激起大批白衣人情緒,衝入閘內反擊,雙方混戰至月台。林卓廷亦手持一把雨傘加入戰團,惟最終不敵要退入列車車廂繼續混戰,因而出現白衣人衝入車廂襲擊乘客一幕。

答:請見十點二

來源:TVB 新聞透視- 元朗黑夜

答:請見九點一十點二

筆下風雲:林卓廷為何現身元朗

反對派政客如朱凱廸、鄺俊宇之流,已帶領一班示威者到元朗鳳攸街休憩公園播放仇警辱警影片,存心搞事

身為新界東立法會議員的林卓廷,為何帶人深夜殺入新界西,目的何在?
當日網上流傳林卓廷要帶領示威者攻陷元朗並拆毀原居民祖墳,雖說流言未為真
他到元朗的目的到底是甚麼,難道真的是保護市民這麼簡單
「連登仔」一直有「得元朗、得天下」的說法
他們對元朗有一種「情意結」,如果說,有人欲藉反修例「大好形勢」入內奪權,雖不中亦不遠。

答:請見一、二、三、四。另外放映會並非朱凱廸、鄺俊宇舉辦,他們是其後到場,並同樣遭到多名大漢驅趕入商場。「當日網上流傳林卓廷要帶領示威者攻陷元朗並拆毀原居民祖墳」這句完全是子虛烏有,此等流言源於在721事件發生後網上的一些激進言論。

【元朗襲擊】何君堯指控朱凱廸策動襲擊 朱︰清楚知道何君堯是「丁蟹」

何君堯斥朱凱廸是於21日發動元朗襲擊的幕後黑手,他稱網上傳聞指朱凱廸當日「吹大雞」,黑衣人入元朗與元朗「牛屎佬」「決一死戰」
,指朱凱廸喜歡與黑衣暴徒同行,掩護他們、為他們的行為作解說;但他昨日在港台節目《視點31》錄影前要求朱凱廸解釋網上傳聞時,朱凱廸卻輕描淡寫、談笑甚歡指傳言並非真確,認為朱凱廸不尊重他,是暴力的掩護和策劃者。

答:請見一、二、三、四,「網上傳聞」也許是「屈得就屈」的另一種說法。

家住元朗對反對暴力-李國祥:希望大家停下來想
元朗昨晚發生暴力事件,家住元朗的李國祥表示好反感使用暴力,說:「總之打人不對,但如果無人在地鐵撩人點會咁,點解要入元朗撩人?(當中有些只是要回家的市民?)個啲黑衣人好叻去撩人,未打之前已經噴水。(他們是保護自己?)係咩?我昨晚排戲排到好夜,無看完所有片段。

答:「係咩?我昨晚排戲排到好夜,無看完所有片段。」

巴士的報 - 元朗違法打人事件實錄-林卓廷facebook有片自己慢慢睇

其實雙方初時對峙長達12分鐘,本來只是隔著矮矮的地鐵閘門對罵口角,到示威者拿消防水喉向閘外的白衣人噴水後,情況急促惡化,白衣人衝入閘內追打示威者。
...
12分,白衣人似乎想離開,示威者大叫:「黑社會,唔好走。」
13分,白衣人掟水樽,示威者還擊。
15分,示威者拿消防水喉噴向閘外的白衣人。
16分,示威者向白衣人噴滅火筒粉末,事件急促惡化,白衣人衝入閘內追打示威者。


答:請見八至十。

還有網上自媒體和網民:

答:請見九點一、十點二

答:請見六、七 、八、九點一、十點二

答:以上那個「拉起鐵欄」發生在22日的零時三十分前後,其餘見上。

答:1. 請重讀本文全篇。
2.請見整合版直播影片,立場記者約於晩上10時51分到達並開始直播,數分鐘之後才以為林卓廷剛到達現場。
3.「林卓廷那邦黑衣人」向白衣人噴水的時候,立場記者正在地下被人圍毆
(
詳見第十節或整合版直播影片

關於網上留言我隨便找些一個例子:好像今日正言 Today Review 這段影片下面可以看到類似以下的留言:

打人真係唔啱㗎,如果你地唔係撩交打,唔係用消防喉射人先,人地點會衝入閘內?你地仲要衝入地鉄連累街坊

答:九點一、十點二。

元朗人一早揚言,不給黑衣人入去攪事!誓死都要保護元朗!你們明知還去!還去撩人!咁?變成?一個願打一個願捱?

答:三、四。

但係我又想問問林已完,咁夜帶班入元朗做乜?比旅行?定去BBQ?

答:八點一。

林卓廷真的厲害 有片為證都可以扭曲嚟講 👎

 答:有片為證都可以扭曲嚟講 。

人地都未打你就叫人打你,仲要達警出黎,邊黎到呀,比你地調左去西環,你明知道拍全哂全套戲上演,又跪地,又話大肚婆換衫又換得快,明明黑衣又扮白衣,駑煱哂比元朗人,唔好以為人儍啦

答:六、七。警力問題其後篇章討論。十點一。四點五。

我就问一句,为什么下班时间,不回家一大群人带着伞,口罩有组织的去元朗?香港当时下雨了么?所谓的黑社会是组织一起上到这帮人的家门口逞凶么??你们不去挑衅,人家怎会出手?暴力不对,但是暴力威胁到我,我只能使用暴力

答:家在元朗。無組織。人群中有傘/頭盔/口罩者只佔一部分,當中一些人合理推斷是從港島回來的有參與遊行者。

順帶一提,關於「香港当时下雨了么?」:

不過下不下雨其實不是重點。

家门口?西鐵站閘口
至於如果有人說的是以下這些影片:

答:以上畫面發生在22日0100-0200左右, 後面的篇章會再說到:

【元朗衝突】大量黑衣人入元朗支援
1:57 網民來料 大批黑衣人手持家生殺入元朗
網傳影片顯示,愈來愈多黑衣人侵入元朗,仲出手打當區居民添!譴責暴力!

從片見到跟本是他們設的局一步歩挑釁白衣人入站,上站台,入車廂打人,擺明是想擺乘客上枱做人質,製造社會輿論!

答: ....

答:見上。

答:......幾次反覆逃到地鐵裏?
其他見上。

就算是在本站,也有不少留言採用或引用這類的說法:

元朗事件,简单点说,就是那个议员带着一帮人去元朗闹事,到了那里挑衅人家,没想到被乡民给揍了。这些闹事者从来都是揍别人,打警察骂大街,横行霸道,没想到这次被人痛扁,委屈得不行,反过来怪罪警察这次没帮他们,所以哭哭啼啼闹闹嚷嚷。
而已。

答:見上。

又比如,

我們是一群元朗的老居民,我們知道有關721元朗西鐵站打鬥事件真相是這樣的:
1. 事件起因有一班元朗六鄉鄉民,他們希望用自己的力量保衛家園,團結起來成為類似民圑的自發組織。200多名黑衣人由林卓廷帶領到元朗生事,導致雙方打鬥。

答:二至十。

2. 事件中,白衣人和黑衣人互相毆鬥,白衣人有打黑衣人,黑衣人亦有打白衣人。

答:六至十。

3. 721當日在Telegram及連登,有暴圖呼籲黑衣人入元朗挑機,分散警方在西環的警力,協助西環暴徒衝擊中聯辦。

答:二至四。「分散警方在西環的警力,協助西環暴徒衝擊中聯辦。」這句話實在是非常有趣,然而元朗一系列事件發生時,中聯辦已經衝擊完畢。

4. 721當晚很多黑衣人在向元朗方向的西鐵車廂內派發白色上衣給黑衣人更換,冒充白衣人及一般市民。

答:四點五。

5. 林卓廷和黑衣人不斷挑釁白衣人,尤其白衣人被隔絕於鐵閘外,黑衣人仍不斷用粗口謾罵,最終白衣人才拉起鐵閘,釀成群鬥。

答:又是一個搞不清楚拉閘場面時間的。

6. 首先拉動消防水喉噴向白衣人挑釁的是林卓廷等黑衣人。林卓廷還大喊:「你哋夠膽就唔好走!」目的在挑釁白衣鄉民。

答:見上。

7. 白衣人是元朗居民、鄉民,他們只留守在元朗,林卓廷及黑衣人才是侵入到元朗挑機生事的元兇。林卓廷不入來元朗,就不會發生衝突。

答:見上。

十一點一、對「到元朗搞事」的一些補充反駁

「你说721挨打的有参加完示威回家的人,但看地图当时中联办在香港岛,回家的示威者要家在那里才会经过元朗?元朗本地人?或者回深圳不成?」

答:家在元朗,你莫是以為整個元朗是個大村莊吧?(詳情見第一部分背景資料)另外,即使是不同的鄕村內也會有參加遊行或者喜歡穿黑色/深色衣物的人。 

「元朗当地人没这压力,不欢迎黑衣人过来闹事送革命是很自然的。元朗自己人也肯定不会搞事。当然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你要找个把元朗支持你们的肯定也能找到,但不可能是主流。」

答:請移玉步至2015年香港區議會元朗區選舉結果,元朗區即使算是偏藍、鄉事勢力地盤,5萬5千張有效選票中偏黃的起碼也有個兩萬來張。

「元朗本來好好地,有好事之人話唔夠的,你地需要民主,需要光復,我們來救你于水深炎熱之中,元朗人話我們生活得好好,別攪亂我們的生活,好事之人說我一定要來,元朗人話不要來,否則打殘你,好事之人話我們要光復元朗,占領朗...打着民主的旗號去橫行霸道,欺負弱小,噹然遇到了反抗且打唔過人地的時候就哭訴是警察勾結黑社會。因爲無良媒體不會分析事情的因由,是邊一方先撩起箇火頭先?不如換箇講法,我去你屋企光復你全傢,你會熱烈歡迎嗎?」

答: 首先,如之前所述,從來就沒有人要在那天「光復元朗」。

第二,甚麼叫元朗人?誰能代表元朗人?元朗部分鄉村地區的一部分人士就能代表元朗人了?

不說別的,只說西鐵元朗站一帶,非鄉村地區的居住人口也起碼超過10萬,有很多家在元朗的市民或示威者,這些人都不可以使用元朗站回家了?他們被開除元朗人資格了?還有,甚麼叫「別人的地盤」?整個元朗都是「他們」的地盤?

第三,參加了遊行的人或者政見不同的人就該打了?這和現在一些黑衣人的思路有甚麼分別?

腦回路

嗯,這個思路...如果「幾個元朗街坊,在元朗市區的一個街角設立投影幕播放影片,並邀請市民前來觀看」這樣子叫做“光复元朗”,而且更應該被打、被攻擊、被「教訓」的話......

恭喜你,這不就是現在一些黑衣人的腦回路嗎?

退一萬步說,在兩三個月以前那個相對「正常」的香港,如果你覺得他們這樣做有問題,你可以跟他們辯論以至吵架,你甚至可以辱罵他們,你可以報警或者聯絡食環署之類的部門,看看他們有沒有犯阻街之類的法律。

請留意時序,那個時候這樣做還是相對安全的,甚至還有人會打不還手(當然這位也給一些人駡說不應該站著給人打):

打不還手.gif

我們也會看到類似以下這種觀點:

事件並不是在最初發生的,而是在黑衣人已經不再和平示威而開始無差別和警方和市民衝突后發生的,想搞亂元朗也有言在先。這對反對遊行示威的人來說只是開始反擊了而已,都是互毆談何正邪?

然而,在721之前,示威人士並沒有發生多少宗「無差別」和市民衝突的這種場面。當時的大型衝突場面基本上都是跟警方發生的,個多月來跟不同意見人士只有零星的幾宗衝突。

注意:這並非等同在說示威者以下行為就是正確的。

721之前示威者對路人/市民的暴力事件我順手大致列出來吧:

修例風波:九龍大遊行女商人被誤當女警遇襲警拘3男女

逃犯條例:黑衣人旺角包圍推撞橙衣男 無法無天

伯伯疑持不同意見 遭10黑衣人圍毆

還有721同一晚在中環發生的 

貨VAN遇遊行堵路示威者包圍理論司機遭毆傷扑爆車 

不過為了「平衡」起見:

【逃犯條例-短片】油塘站外「連儂牆」爆衝突

九龍灣大叔凌晨撕毀「連儂牆」 連環揮拳毆義工

15歲女遭撐警惡漢拳傷 骨折流腦液 斥警無即時拉人

撐警人士拆連儂牆-毀憑弔區-揮拳毆反修例示威者

撐警人士惡意針對記者-記協-攝記協發聯合聲明譴責

撐警者襲反修例人士-爆粗擲泥吐口水-兩人眼部中招

男途人於海富天橋被大量疑似撐警老年人士襲擊

另外,為了更加平衡起見,黑衣人對政府和警察的暴力我也順便再列出來吧:

為了節省時間,引述屈女士7月28日的文章我對她有信心,相信她不會把這些黑衣廢青曱甴納粹衞兵小將的惡行遺漏掉甚麼: 

  • 由6月到7月,口罩黑衣人由街頭打到立法會,前線警員第一個掛彩
  • 七一回歸,黑衣人闖進立法會打砸搶燒,造成接近二億的破壞
  • 有女商人路過示威地,舉手機拍了幾張照,即被黑衣人禁錮要搶手機刪除照片,還遭暴徒熊抱摸胸非禮
  • 黑衣人逐區挑釁,違法張貼的連儂牆遍地開花,惹來各區民眾火爆對峙
  • 沙田奮戰的警員被咬斷手指、被踢落電梯、被按在地上圍毆
  • 中環有客貨車司機因不滿馬路被堵,下車搬開路障,竟被黑衣人圍毆,連搵食車都被砸爛
  • 中聯辦被圍被破壞,國徽被塗污被侮辱,國家尊嚴受損

另外的另外,為了更加更加平衡起見,警方做得「有改善空間的地方」我也隨便列個整合出來吧:

示威者包圍立法會阻草案二讀 警方武力清場 警方涉嫌濫暴整合
https://thestandnews.com/tag/警暴/?page=5

另外的另外的另外...


按:謹在此譴責以上所有不當的暴力行為。

不過...然後呢?然後該怎麼樣?

(關於這種暴力和仇恨的螺旋式上升,另文討論。)


至於疑似參加了遊行或者政見不同就是該打、該教訓更加是荒天下之大謬(自衛還擊咱們另說), 還有甚麼黑衣服、帶雨傘、戴頭盔、戴口罩的都該打之類的言論,一樣的道理。

這不就跟一些黑衣人在示威中碰到高叫「我是中國人」的人就揮拳相向的邏輯如出一轍,甚至同樣極端嗎?

不過說真的,叫好者倒真不少呢。

十二、小結:內地人如何理解港人對721的某種情緒

三個字:付國豪

當晚我看到微博上有許多表示看著香港機場的直播或消息,各種各樣覺得義憤填膺的留言。

我當即聯想到了721當晚,我想某些感覺似乎是如出一轍的 —

成千上萬的人同時在屏幕前感受到的無力感和憤怒感。

現代先進的媒體資訊科技,在這種事件中,扮演了一種很獨特的角色,類似的有馬尼拉人質事件的實時死亡直播。

可以肯定的是,沒有了這些手機片段以至實時的直播串流,721事件帶來的回響和震撼不會如此之大,甚至可能因為主流傳媒未能及時到場而被幾筆略過。


然而,我們的元朗黑夜現在才剛剛開始。

(第二篇完)

香港羅生門(π) - 721元朗事件的「真相」與「後真相」(1)

香港羅生門 (1) - 從「牆」和「心牆」說起

香港羅生門 (2) - 日漸成真的「莫比烏斯馬蹄鐵」式政治光譜(上)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