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will

work in progress

香港羅生門(π) - 721元朗事件的「真相」與「後真相」(1)

前言

如果說,林鄭特首推行修例的初心是完善香港法制和處理台灣殺人案,那我在Matter留言、評論的初心7 月 30 日8 月 4 日8 月 4 日便僅僅是想要釐清部分人士對721元朗襲擊事件的一些嚴重誤區,同時清楚說明一些關於這件事的基本事實,結果一發不可收拾,這個想法逐漸演變成了《香港羅生門》這個系列以及一連串的雜文。 (傳送門:香港羅生門 (1) - 從「牆」和「心牆」說起香港羅生門 (2) - 日漸成真的「莫比烏斯馬蹄鐵」式政治光譜(上)香港羅生門 (3) - 日漸成真的「莫比烏斯馬蹄鐵」式政治光譜(中)@goodwill

我原本是打算把所謂「莫比烏斯馬蹄鐵式」政治光譜的「下篇」寫完再來寫721。關於所謂「莫比烏斯馬蹄鐵式」政治光譜是甚麼意思可先見【拋磚引玉(1)這篇)

不過,我在看到了很多的不同討論和留言後,再一次省悟到如果不把721事件徹底說明清楚(當然只是用我的視角),如果雙方對一些基本事實的認知都存在嚴重分岐,後續的分析和討論根本不可能正常展開。

故此,現稱本文為香港羅生門(π),立於香港羅生門系列的 (3) 和 (4) 之間。

今天已經是2019年10月12日了,為甚麼我還要講7月21日發生的元朗事件?

因為721元朗事件是關鍵721元朗事件就是香港政治光譜的最大公約數

因為即便時至今日,如果要為反修例風波選擇一個最關鍵的節點,我還是會毫不遲疑地回答:721•元朗

也許我的觀察不太準確,可是我總有一種感覺,許多非本地人並沒能夠意識到或者低估了,721事件對香港人造成的震撼,以及其對事件走向,特別是後續暴力升級以及對警隊的信任全盤崩潰這兩方面的深遠影響。

721事件對香港人有多震撼?
721事件第二天的下午,我下樓吃下午茶,一個經常坐在商場外的婆婆在跟她的老朋友們談721;再走幾步,經過商場一間快餐店,外賣窗內的大媽在跟顧客談721;到了交通燈前,擦身而過的兩個大叔在談721;到了餐廳坐下,你猜甚麼來著?鄰桌的夫婦也在談721。
用一個不太準確的比喻,721事件扯下了本來虚掩著的、蓋在潘朵拉盒子之上的最後一塊遮羞布。

721是整個香港羅生門的核心 。

甚麼叫做「羅生門」?就是各方對事情的「真相」各執一詞,只取有利己方的表述,甚至編織謊言,是非曲直難以分辨,「人人一把口一百種真相」

然而,721事件本就不應如此深陷羅生門的泥沼。

在我眼中,721是一個異數,它本應是這四個月來爭議餘地相對最少的一個議題(注意,不是指完全沒有)。但讓我始料不及的是,721事件竟也成為了羅生門的一大組成部分。

特別是隨著局勢發展,各種議題、事件的爭議性更是直線上升,如果連對元朗事件的認知和看法都可以存在著這麼大的差距和分岐,在這場資訊爆炸、形勢急變、爭議遍地的風波中,就其他事件展開正常交流之難度,可想而知。

不過也正因為如此,721事件提供了一個絕佳的切入角度,讓我們來好好研究一下羅生門是怎樣煉成的類似的探討可以看一下這一篇的後半部分:【唉...我只是路過的】同場加映:羅生門是怎樣(部分)煉成的

社交媒體上的資訊混亂化碎片化,以至各種誤會選擇性真相選擇性接收斷章取義、甚至故意誤導以至謠言,導致了對當日事件截然不同的重現和陳述。在我的認知中:現存很多關於721事件的說法根本就是徹頭徹尾的指鹿為馬、倒果為因、偷換概念。

 各位看官看到這裏,請先把一個關鍵詞語記在心中:時序。在關於這一單事件的很多信息上,事情發生的時間順序和脈絡都被故意混淆化、模糊化

另外,這三個多月來發生的事實在是太多了,6月中、6月尾、7月初、7月中、7月尾、8月...10月5日的香港,香港的「變化」速度之快,以至可以用「日」來作單位;而其幅度之烈,可謂前所未有,每一個「版本」的香港都是大不相同,甚至稱得上是面目全非。 

正如@nuIG78這篇文章寫到的:

那些适用于6月的解释在7月成了诡辩,适用于6月的批评在7月成了苛责,适用于6月的感动在7月成了迂腐;以此类推,认知的惯性根本上追不上新闻、情绪变化的速度。

所以,請各位細心回想或者嘗試代入一下: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一日的香港是怎麼樣子的?


零、索引

接下來的內容,我寫作的目標和結構主要如下:

  1. 詳細整理721事件當晚發生的事情,尤其是在元朗站內發生的一系列攻擊事件。
  2. 澄清所有關於721事件我能找到的、可以確定不符合基本事實的誤解、謠傳甚至謊言。
  3. 盤點和分析一下香港大眾對事件中有哪些質疑的地方,一些無法證實的傳聞以及我自己的幾點觀察。

由於內容非常多,篇幅非常長,需要分為未知數量的篇數發布,以下為首兩篇的目錄索引:

第一篇

  • 一、一些背景資料
  • 二、暴力事件的前奏 - 7月21日之前
  • 三、自產自銷的「光復元朗」 - 7月21日及之前
  • 四、事先張揚的暴力 - 7月21日下午6時之前
  • 四點五、港島區遊行以及其後發生的衝突 - 7月21日下午3時至7月22日凌晨
  • 五、白衣人長時間大規模在元朗一帶集結 - 7月21日下午6時至晚上9時半
  • 六、白衣人在元朗雞地一帶追打落單的黑色/深色衣著年輕人- 7月21日晚上約9時半至10時半

第二篇

  • 七 、白衣人首次進入元朗站收費區打人- 7月21日晚上約10時40分至45分
  • 重要素材整合:晚上10時44分之後的直播片段 - 實時同步及整合 (附部分字幕)
  • 八、林卓廷抵達元朗站並開始直播;大批白衣人其持棍折返元朗站閘外,與閘內市民對駡及發生零星衝突 - 7月21日晚上約10時45分至晚上約10時50分
  • 八點一、「林卓廷不住元朗,干嘛率領兩、三百人進元朗?」
  • 八點二、林卓廷到場之後做了些甚麼?
  • 九、立場新聞女記者何桂藍到達元朗站現場,開始直播,大批白衣人持棍折返元朗站閘外,與閘內市民對駡及發生衝突 - 7月21日晚上約10時51分至晚上約10時58分
  • 九點一、這個時候在元朗站閘內的是甚麼人?
  • 十、立場新聞女記者何桂藍以及起碼其他三名人士在閘外遭白衣人圍毆、其後閘內人士開消防喉噴水 - 7月21日晚上約10時58分至晚上約11時00分

一、一些背景資料

元朗是個甚麼地方?
根據民政事務總處的網頁

元 朗 區 的 範 圍 涵 蓋 屏 山 鄉 、 廈 村 鄉 、 錦 田 鄉 、 八 鄉 、 新 田 鄉 、 十 八 鄉 、 元 朗 市 及 天 水 圍 新 市 鎮 , 面 積 達 14,430 公 頃 , 人 口 約 54 萬 , 其 中 約 14 萬 居 於 元 朗 市 、 13 萬 居 於 六 鄉 , 27 萬 居 於 天 水 圍 。 (人口資料應非最新2016年版本)

元朗區議會 - 地區摘要: 

元朗區議會 - 地區摘要

元朗西鐵站附近一帶是甚麼地方?
Google Map 截圖:

Google Map截圖

根據區議會選區分界圖

https://www.eac.hk/pdf/distco/2019dc/final/dc2019m.pdfhttps://www.eac.hk/pdf/distco/2019dc/final/dc2019m.pdf
https://www.eac.hk/pdf/distco/2019dc/final/dc2019m.pdf

各選區的人口分佈可見:中期人口統計結果 - 地區概覽

2016中期人口統計結果 - 地區概覽

元朗西鐵站是個甚麼地方?

元朗西鐵站輕鐵元朗站相鄰,乘客可到該站轉乘輕鐵,底下設有元朗站公共運輸交匯處,可以接駁多條巴士線及專線小巴線

元朗西鐵站上蓋有甚麼商場和住宅?

YOHO MALL 形點商場YOHO Midtown等。


二、暴力事件的前奏 - 7月21日之前

自7月起,除了大型遊行「遍地開花」之外,反修例示威者也開始在香港各區進行一些小型的和平抗爭活動(如「連儂牆」、社區放映會、派發傳單等)。

7月中旬,伴隨著一些鼓吹民間人士要對示威者施行武力的言論(詳見下文「疑點及爭議」部分),元朗地區的第一次團伙暴力事件發生在7月16日,有人認為這是「元朗居民趕走搞事份子」,也有人懷疑背後有「黑社會成分」:

以下節錄幾則政治取向不同的媒體報道(部分報道內有當晚影片):

立場新聞:元朗警暴放映會遭踩場-數十口罩大漢掟樽-潑水辱罵驅趕

昨晚有元朗居民在鳳攸北街公園放映警暴影片期間,被數十名戴黑色口罩的彪形大漢指罵驅趕。從網上流傳片段可見,有大漢以掟水樽、潑水、粗口辱罵等方式挑釁,亦有人疑似揮拳毆打、腳踢放映的市民。
...
撐警專頁「向香港警察致敬」亦有轉載大漢追著市民指罵的影片,形容行動是「手無寸鐵的真元朗人成功趕走要"光復元朗" 的搞事份子」,並 hashtag 「#自己社區自己救。」

大公報:正義村民元朗趕黃絲 還社區安寧

亂港派暴力升級,一系列以社區為目標的所謂「光復行動」大為擾民。不過昨晚滋事分子在元朗發起的搞事行動,就遇上正義村民強勢回擊。
亂港派昨晚在元朗鳳琴街公園一帶,播放所謂的「警察濫暴」影片,聲稱要「維持社會怨氣」。網上流傳的村民語音通訊提到,村民在制止這場搞事行動的過程中「贏曬」,趕走了所有「口罩仔」和「黃絲」,現場短時間內回復平靜。有網民提到事發時「出咗好大口氣」,現場眾人齊呼「支持警察執法」。
還有村民指出,亂港派立法會議員朱凱迪和鄺俊宇一度在現場為滋事分子搖旗吶喊,但最終亦躲入附近商場「唔敢出嚟」。正義村民話齋,成件事好「療愈」。

堅料網:元朗居民踩場 「警濫暴」放映會爆衝突

放映會期間,有近60名帶口罩的中年男子前來踩場,在電影放映地點相隔50米處對峙,有人向會場中擲雜物,並大叫「元朗唔係你哋玩政治嘅地方」,雙方一度發生爭執。衝突爆發之後,引來大量群眾圍觀,紛紛對放映會相關人士破口大駡,有人更揮拳相向,一時間喊聲震天。
警方於晚上9時許接報到場,大批警員持盾牌戒備,試圖分隔衝突雙方,放映會由於參與人士四散因而終止。目睹放映會被迫結束,在場圍觀市民紛紛鼓掌,大叫「支持警察」,警方亦安撫在場市民,呼籲大家冷靜,和平散去。

大家最痛恨的蘋果日報更加引述區議員麥業成的說法,指控事件背後有黑社會背景,甚至有中聯辦的影子,中聯辦吹雞元朗惡漢即搞事 麥業成:認得有啲人係屏山鄉水房

中聯辦新界工作部部長李薊貽出席十八鄉鄉事委員會就職禮時,溫馨提示「聽到」有人會在元朗設置連儂牆,相信「元朗居民」一定不會容許示威者入元朗搞事。言猶在耳,昨晚有團體在元朗鳳攸北街公園舉辦「黑警惡行觀賞會」,果然有惡漢現身,可見中聯辦「反搞事」的動員能力。
...
《蘋果》向昨天一直於播映會現場守護學生、元朗區極資深嘅民主派區議員麥業成查詢,他指在場的惡漢是黑社會,明顯旨在搞事,認得有些人是屏山鄉、是「水房」分子,表示聽聞中聯辦已落柯打,元朗區有勢力人士必須撐警,相信這些惡漢搗亂旨在邀功。

( 補充資料:連登當晚的一個討論貼:[突發]元朗黑警播放站需要極大量人手 快 ,高登當晚的一個討論貼 - 元朗好似有人比廢老圍 )

放映會事件發生後當晚,在"反對派集中地"的連登論壇上,有不少熱門發文和回應均對在元朗宣傳/遊行表示保留:

元朗真係唔搞得 非曲
元朗真係唔建議大家搞光復
[分清楚] 唔搞元朗係無謂搞, 唔係冇能力搞
琴晚開始不尋常地有大量post叫人唔好入元朗
網上截圖

發生事件的鳳攸北街休憩處:

Google Map 街景截圖

一些自媒體、網民的評論:

網上截圖
網上截圖
網上截圖
網上截圖

元朗放映會事件並沒有引起太過持續或廣泛的關注,當時香港主流媒體、社交媒體和示威者的焦點放在即將到來的民陣的721維園遊行上。

另外,事後回顧,似乎也值得順帶一提的是,7月19日凌晨在大埔發生的這宗事件:

300人分乘多輛旅遊巴抵大埔踩場 連儂隧道變 靈堂
大埔連儂隧道屢遭破壞,繼早前有多名人士凌晨到場大量貼上「萬國旗」後,今日再有多達300名不明人士大肆破壞連儂隧道。凌晨2時左右,有六輛旅遊巴突然駛至大埔墟火車站旁,逾300名身穿黑色及白色上衣的男女,部份人戴上口罩,走入火車站旁邊的的「連儂隧道」,隨即「分工合作」,部份人取來木梯,攀上隧道口並將寫有「連儂隧道」四字的大紙移除,隨之由左至右貼上「壽終正寢」四字取代,又在兩旁放上花圈,再大量貼上「7.20添馬公園守護香港」集會的單張,遮蔽原本牆上的便條紙,他們亦撕毀牆上留言,令隧道面目全非,記者在現場採訪時更遭對方恐嚇不要拍照。至於「信念拆不走」幾隻字仍然貼在隧道口上。
有目擊人士向《香港01》表示,大約凌晨零時左右,見有10多名白衣大漢抵達連儂隧道內游弋,懷疑踩線。及至凌晨2時左右,有六輛滿載的旅遊巴,先後抵達南運路,並從多個入口四方八面湧入「連儂隧道」,對牆身的紙張進行破壞,擺放花圈及站上木梯,在隧道口貼上「壽終正寢」四字,部份人士操內地口音,大約半小時後分批離去。據知一輛旅遊巴可載60多人,如坐滿計至少有300人。
恐嚇在場記者不要拍照
由於對方人多勢眾,不少市民均不敢走入隧道內,只在路面靜觀其變。有記者聞訊趕至採訪,被在場多名白衣人圍住,再以近距離高聲提問:「你試下影我吖!睇下會點?」至於警隊則派出四輛衝鋒車,約20多名警員到場戒備,當中有警員持盾。
區議員拍片直擊 不滿警方無截查隧道內不明人士
大埔區議員區鎮樺事發時在場拍攝直擊,並向留守的義工了解事件。區鎮樺指,凌晨零時許,在場義工在被一批為數8至12人的不明人士詢問:「係咪喺度集合,係咪陣間搞事?」令他們感到非常震驚,遂提高警覺,留意附近是否有可疑人士及車輛,並向警方備案,以免發生衝突。
至凌晨1時30分,義工發現有一輛可疑的私家車在附近停泊,更有彪形大漢下車踩線,並聽到對方嘗試轉移集合地點,有義工嘗試分批跟蹤他們,惟對方人數眾多,難以找出他們的集結處。凌晨約2時,陸續有旅遊巴圍繞新達廣場停泊,15分鐘後,大批白衣人士下車,四方八面進入隧道,並按身穿黑衣的男子指示,大肆破壞留言,並大量貼上印有「7.20添馬公園守護香港」集會的廣告,白衣人士亦恐嚇在場記者不要拍照,明顯來意不善,留守義工遂兩次報警。其後約20名警員持警棍及盾牌到場驅趕 ,惟沒有主動截查或拘捕隧道內的不明人士,涉事旅巴接載不明人士及駛走時,亦無遭警方截停,區對此予以譴責,並致電大埔分區助理指揮官表達不滿。據義工透露,涉事的白衣人操內地口音,更有人向警方表示自己來旅遊。

三、自產自銷的「光復元朗」 - 7月21日及之前

示威者在7月21日根本沒有任何「光復元朗」的活動

耐人尋味的是,接下來的一兩天,網上(主要應該是一些親建制自媒體以及whatsapp/telegram群組)忽然流傳兩張來歷不明,聲稱要「721光復元朗」的圖片,一張冒稱了組織學生動源的名義,另一張則是一張甚麼「得元朗得天下」(?),後來一些媒體和人士便以這兩張為「黑衣人」首先發起挑釁的依據。

網上截圖
網上截圖

然而,翻查媒體報導及網上大型群組等,並不見有「721元朗遊行」的任何報道或消息

另外,翻查香港警方7月21日的紀錄 公眾集會/遊行所施加的條件(只包括須通知並已作出通知的公眾活動,當中根本沒有任何元朗的不反對通知書/集會通知。

(按:警方這個網站只可以按出一個月內的日期,不過用Chrome的Devtools改一下按鈕的attribute還是可以把7月21日的記錄顯示出來的。)

香港警方7月21日的紀錄

事實上,第一張以「學生動源」名義發出的圖片,根本就是偽冒之作,學生動源在7月19日就已經對該圖片發出了澄清聲明

學生動源在7月19日對該圖片發出的澄清聲明

至於第二張圖的用字更是相當奇怪:「得元朗得天下」「沒有元朗贏了世界又如何」 對本地人來說真的是一頭霧水 - 有誰可以賜教一下,元朗在哪個平行宇宙的香港有此等意義?

連登論壇和一些示威者群組隨後也開始留意到這些來歷不明的文宣圖片,搜尋關鍵字也可以找到對「721元朗」的一些質疑和闢謠發文,基本上可見"連登仔"對這個消息可說是不以為然,還有莫名奇妙

搞元朗ok,但先搞掂721先。
[極急!] 點解721係去元朗?
有人整假圖721 fake人去元朗, 請廣傳並幫手澄清
721係金鐘 唔係元朗
出面流傳緊假文宣,叫人721去元朗
當我地721遊行時 班垃圾元朗佬話睇下721元朗邊個多人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另一邊廂,一些建制和內地自媒體則繼續大肆宣揚元朗鄕親們將要「保衞家園」云云: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所以,我們還是不能排除有一些群眾(特別是當天的部分「白衣鄉親」們)對此信以為真的可能性。不過,當中組織者、發放消息者和製圖者,他們之間有沒有關係、有甚麼關係,便十分教人玩味了。

港台節目《鏗鏘集》節目編導鄭思思在採訪手記中也寫出了對這點的疑問:

別讓我們成為被玩弄的螻蟻- 20190804 - 副刊- 每日明報
鏗鏘集《721元朗黑夜》透過人證物證重組元朗白衣人襲擊事件,但近半小時的報道,除了區議員外,所有受訪者也是遮樣、背影、錄音,不敢上鏡,即使他只是無辜被毆打的受害者、只是受驚報警的元朗街坊、又或者只是有碗話碗講吓感受的普通商戶。他們怕。我作為記者也怕,半夜會發夢淋紅油,猙獰的白衣人找到線索,重返鳳攸北街傷害他們。我感覺自己挾持了一班正義的人上船,讓他們面對風高浪急,刀光劍影。如有任何閃失,我難辭其咎。
大家也怕,但大家也在自己崗位上盡做。因此我希望將他們提供的證據再仔細梳理,尤其是因篇幅所限未能在《鏗鏘集》報道的一些要點,梳理出來,以不辜負受訪者的每一句說話、閉路電視的每一格畫面。這些要點縱然零碎,卻提醒我們不要跌入人民鬥人民的圈套。
一、誰是白衣人?
我們最初的計劃是重組白衣人整天行蹤。綜合網上和商戶拍攝的片段,7月21日天未黑,白衣人已一批批坐旅遊巴來到元朗南邊圍村和鳳攸南街等地,浩浩蕩蕩下車。有街坊更提供了白衣人茶樓飲茶的相片。但這些線索涉及的地點太多,我們在緊迫的拍攝時間內無法全面調查,只有中途放棄。調查收窄至和西鐵站距五分鐘路程、發生襲擊事件的鳳攸北街。但要指出,我們掌握至少三輛旅遊巴駛來,即合理推測,有超過一百名白衣人由其他地方有組織而來,他們是否元朗居民?這是一個疑問。
根據鳳攸北街多間商戶的閉路電視片段,白衣人大約在八時左右湧現,最多的一批有近二百人走向鳳攸北街休憩處的公園集結。他們很大部分人穿上一式一樣、無任何花紋的純白T,當中很多人手持藤條,少部分人手臂綁了紅巾。
而同樣在八時左右,片段見另一班白衣人循相反方向走。他們離開公園,狀似遊行,手上是「保衛元朗」、「拒絕黑色暴力」的示威牌和一支支特區區旗,有人拿大聲公,有人敲鑼鼓。這一班人為數約四五十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年輕,身上的白衣毫不一致,嬸嬸穿大花花,叔叔是間條或格仔,純白T的反而不多。根據商戶無任何科學證明下的主觀推斷:「嗰班是真心膠,是街坊來㗎!熟口熟面啦!他們係話要保衛元朗,驚班𡃁仔來搞事啊。」他指着他拍攝的片段說:「你見呢班人遊行,隔籬的白衣人係唔郁的,成班企晒到。根本是兩班人。」另外有商戶表示,有遊行的白衣人來買水買紙巾,態度正常,但要求減價:「佢話佢哋係愛國的,要收平啲。我睥一睥他們,之後照收錢。」
這班遊行的白衣人在九時左右不見蹤影,而公園在晚上十時發生襲擊,大班白衣人圍毆放工經過的廚師蘇先生,他被打致皮開肉裂,背脊的斑駁傷勢令人震驚,後來白衣人再衝入西鐵站瘋狂襲擊巿民。The rest is history.
二、假消息的散播
我想把歷史回帶到當晚八時,鳳攸北街的白衣人遊行。如果襲擊巿民的白衣人是黑社會(警方指部分被捕人士有三合會背景),這一班白衣遊行人士又是什麼人?他們「保衛元朗」「拒絕黑色暴力」又指什麼?
綜合各方資料,原來7‧21之前一天,網上開始流傳消息,有講法指朱凱廸、鄺俊宇、黃之鋒等人將於7‧21在元朗舉辦遊行,又有講法指他們帶幾百人來「光復元朗」,所以號召元朗居民保衛元朗,「寸土不失」。愈來愈多以暴力「教仔」的信息開始流傳。事實上7‧21是民陣港島大遊行,資料亦不見上述三人有發起元朗遊行,但謠傳已散播,直至7月22日,我重返元朗現場和商戶閒聊時,有路過的女街坊仍氣冲冲加把嘴:「唔係黃之鋒帶五百人來,他們會郁手?你唔知啊,他們帶好多人來搞亂元朗!(下刪五百字)」(幾天後,我又聽到林卓廷帶幾百人來搞亂元朗的新版本)
我有一個疑問,究竟這些假消息是誤傳抑或有組織散播?如果是後者,誰在煽動鬥爭?誰又在背後組織白衣人襲擊?兩者有無關聯?記得資深傳媒人區家麟寫過「紅螞蟻鬥黑螞蟻,誰在笑?」,指紅螞蟻和黑螞蟻被拔掉觸鬚,失去理智,互相廝殺,只有背後操控的人在笑。
三、失去信任
「最恐怖不是黑社會,最恐怖是元朗無警察。」這是我訪問十幾個元朗商戶和街坊的一致感受。在襲擊發生前數小時,拿着藤條的白衣人已在鳳攸北街集結,有商舖怕得提早關門,有巿民報警求助,但警察巡邏車至少3次巡經都未見處理。署理新界北總區指揮官曾正科事後在記者會解釋:「元朗居民在元朗出現,就算他們全部穿上白衣,是否代表他們犯法?」
其中一名受訪的元朗街坊,他當晚三次報警:「有啲人坐喺van仔入面已經攞住條藤條,佢哋已經講粗口、好爛口啊,喺度叫罵,我覺得佢哋班人都唔友善,會有啲暴力嘅行為發生……但完全未有警察。」訪問當天,他決定出鏡,我再三叫他考慮風險,他拖着懷孕的太太說:「我都住元朗,我都驚畀人騷擾,但我覺得要憂慮的,不應該是一些伸張法紀、伸張正義的人。我做緊啱嘅事,我報警係唔想其他市民畀人打,點解憂慮嘅係我?驚係驚嘅,但我就覺得有一個需要,企出嚟同其他人講,或者同我第時個仔講,唔應該去怕呢啲惡勢力、壞人。」
訪問翌日,我們收到他的信息,說太太勸他不要出鏡,希望我們在後期遮樣。我絕對明白,甚至認同他的做法,我只是感慨,感慨大家(包括我自己)對黑勢力的恐懼,感慨大家不再相信警察能保護巿民。不過,怕還怕,大家就在自己崗位上盡做。
我祈求上天保守正義之士,保守香港。現在唯有阿Q地望愈多人關注報道,愈對鳳攸北街有更大的保護。亦望大家警惕謠言,別讓我們成為被玩弄的螻蟻。
作者為《鏗鏘集》〈721元朗黑夜〉編導
(利申:這集《鏗鏘集》是整個團隊的努力成果,眾志成城,我只是其中一名編導。)
文//鄭思思
編輯//蔡曉彤

「我有一個疑問,究竟這些假消息是誤傳抑或有組織散播?如果是後者,誰在煽動鬥爭?誰又在背後組織白衣人襲擊?兩者有無關聯?」

是否有人故意制造「黑衣人要進入元朗搞事」的消息,相信諸君自有判斷。


按:以下部分影片截圖及內容引用自 鏗鏘集:721元朗黑夜 (香港電台)【經緯線】元朗黑夜 (Now財經台) 有線新聞 重整襲擊事件全過程 (第一節) (第二節)、 端傳媒 - 元朗無差別襲擊事件重組。關於這些節目嘛,說得沒錯,篇幅或者版權所限,還有很多重要片段和內容未能收錄在這幾個節目當中。不過有人就因此覺得這幾家媒體遺漏了很多影片,「傾向性」嚴重云云 。

我只想說一句: 不利於白衣人的片段著實遺漏了很多

至於所謂「黑衣刻意挑撥、挑釁」「黑衣噴水挑釁」「黑衣用傘捅對方挑釁」「黑衣白衣互打」的片段他們為甚麼沒有放進去?大家先別急,讓我們慢慢看下去吧。


四、事先張揚的暴力 - 7月21日下午6時之前

必須要注意的一點是:元朗事件並不是當日10時半後西鐵站內發生的一宗孤立的衝突事件。

早在7月21日的數天前,網上已經不斷流傳出許多對黑衣人的追擊警告。

721元朗出發既巴絲小心鄉黑吹雞打人
一些LIHKG及Facebook截圖
Now TV截圖

其傳言之廣,以至當區有區議員在7月20日已經向警方備案。元朗區議員黃偉賢表示7月20日得到鄉事派「動員」的消息,同日已致電警民關係組,警方回應會有所部署

元朗區議員麥業成指,在21日中午12時,即事發前12小時,已透過Whatsapp通知警方,指有一個近500人的堂口會在雞地聚集,聲稱要毆打遊行後回家的市民,元朗警民關係科的副主任回應警方已知悉事件,並「已安排人手應付」、「一定有相應部署」。

元朗區議員麥業成提供的WhatsApp截圖

(見: https://www.hk01.com/政情/354590/元朗黑夜-白衣人打市民警察無影-元朗區議員-警方說早有部署 、五問元朗黑夜:「預先張揚」的襲擊與多次缺席的警力 、【元朗暴力】區議員爆事前已預警村民號召搞事 警方回覆:有相應部署 | 星島日報 

至當天下午2時多,網上開始流傳出白衣人在酒樓等地方持武器聚集的消息和相片。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四點五、港島區遊行以及其後發生的衝突 - 7月21日下午3時至7月22日凌晨

同日下午,民間人權陣線在港島區舉行第六次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大型遊行,按照警方的安排,遊行起點設在維多利亞公園,終點位於盧押道。不過,部分遊行人士其後超越警方指定路線,在下午約5時佔據了金鐘夏愨道,當中一部分人更在晚上7時前後抵達位於西環的香港中聯辦。

奇怪的是,當日警方竟然並無安排任何警力駐守中聯辦外(見: 【721遊行】衝擊中聯辦 警方「零防守」 劉兆佳:莫名其妙),部分示威者於是陸續在中聯辦大樓外集結,並發展成圍堵中聯辦、噴漆大樓、污損國徽、圍封西區警署等一系列事件。

晚上約8時多,警方宣布因應有示威者「破壞附近的汽車及塗污建築物的外牆」,開展清場行動,防暴警察沿西區警署、中區警署一帶推進。晚上約10時前後,示威者後退至上環信德中心附近和警方展開衝突及對峙,持續至凌晨時分散去。

在這裏順帶先澄清一個誤傳,網上曾流傳以下的說法:

如果你細看了這張圖片後還能相信這種說法,只能代表你對香港完全不熟悉。因為基本上一看就知道不對,上面那位博主的「同行」也很快「闢謠」了:

為甚麼呢?

第一、因為如果稍為有關注一點香港新聞或看直播的人,都會知道圖中是港島一帶,也會知道「黑衣勇武」換上不同顏色的衣物離去,避免被追踪及防備搜證的操作已經逐漸常規化

第二、因為圖中CCTV畫面上面根本直接就標註了「Harcourt RD 23:00:09」,表示畫面中的場面是金鐘夏慤道

按:說起換衣物和避免八達通被追踪,在港鐵還是示威者的主要離去交通工具的時候,遊行後的香港地鐵站會出現以下這種場面 : 有人會特地留下多張成人單程車票在售票機,供示威者離去;後期甚至發展為放下不同顏色的衣物,供示威者替換以便保護身分;再後期則發展為購買飯券支援前線支威者。網上流傳的一些「看見示威者在地鐵站內明目張膽分錢」的消息或相片,一般都是這種情況。(見:逃犯條例-好心人金鐘站-留散紙-有心人助處理上網交代去向【元朗遊行】元朗站售票機上留單程票| 星島日報【上環衝突】上環站售票機上留單程票及替換衣服| 星島日報

回元朗請換衣服

按上按:選擇性「闢謠」甚至是「自產自闢」,也是構築羅生門的常見手段。

所謂的「先指鹿為馬後再證明不是馬。

參考資料:

大公FACT CHECK\警打死16人?全部假! - 大公報

大公報Fact Check踢爆謠言 市民叫好


五、白衣人長時間大規模在元朗一帶集結 - 7月21日下午約6時至晚上約9時半

而從當天下午約5時至6時起,社交媒體上已經開始流傳有大量白衣人聚集的消息和圖片。

網上截圖
網上截圖
網上截圖

香港電台的記者翻查了當晚閉路電視及訪問商戶,也顯示了當晚從6時開始,一直有數以百計的白衣人士在元朗一帶聚集,當中部分人更持竹枝、木棍等攻擊性武器。 

RTHK 截圖
RTHK 截圖
RTHK 截圖
RTHK 截圖

當晚7時30分,區議員麥業成經過鳳攸北街,目擊持有木棍的白衫人聚集,並持有區旗及示威牌等,他再通知警長,但對方回應指,已經部署,又指附近有便衣警員。至晚上10時,即衝突爆發前半小時,他再致電999報警,接線生亦表示警方正在處理。

區議員黃偉賢說,事發當天晚上8時許,收到居民投訴指有人聚集搞事,他再向警方查詢,警方回應指,已派便衣警員處理。黃偉賢說,當天由7時30分到10時30分這段時間,他至少5次向警方要求跟進,但最終仍發生襲擊事件。黃偉賢質疑警方部署出問題,「其他我都唔講,但嗰晚7點起到10點,至少仲有3個鐘頭俾你調動人手,點解都冇警察呢?你明知有人非法集結,點解只係派便衣去視察?」。

(見: https://www.hk01.com/政情/354590/元朗黑夜-白衣人打市民警察無影-元朗區議員-警方說早有部署 、五問元朗黑夜:「預先張揚」的襲擊與多次缺席的警力 、【元朗暴力】區議員爆事前已預警村民號召搞事 警方回覆:有相應部署 | 星島日報 

Now TV 截圖
RTHK 截圖

根據東方日報7月22日的報道

約在昨晚七時,港島區大批示威者聚集、於中聯辦外大肆破壞之際,元朗鳳攸徑公園有逾千名市民集結,並自製一幅「禍港賊洩憤牆」,在牆上貼上超過三十名泛民政界人士的肖像,包括黎智英,立法會議員毛孟靜、張超雄、許智峯、林卓廷等。在場人士對眾人近期言行作出聲討,期間有人利用藤條、掃帚等工具,以近似「打小人」的方式拍打牆上肖像,拍打時亦唸唸有詞,部分人表現得情緒激動。近百人持標語及大喊︰「保衞元朗、保衞家園」、「反暴力、掃曱甴」等口號,並指反對黑衣蒙面示威者擾亂元朗。
直至昨晚八時,部分身穿白衣的人士一邊喊口號,一邊沿着馬路繞行一周,並有逾千人在原地留守,聲稱要恭候黑衣示威者。

另一方面,從晚上八、九時起,有大批白衣人集結,並將會伏擊回去元朗的黑衣遊行人士的消息、相片、影片也逐漸越加廣傳( telegram上的消息較難搜尋引用,以下主要給出部分連登論壇和Facebook上的發文) :

網上截圖

Facebook Live 影片 - 現時雞地有大量村民聚集  (影片直播時間 2047)

721元朗鄉黑伏擊中 (發文時間2102)

[突發]元朗手足小心!走之前記得變裝 (發文時間2107)

網上截圖
網上截圖

⚠️元朗朋友注意⚠️有人報料話 元朗有好多黑社會社團 今晚吹大雞係元朗地鐵站等黑衫年青人返屋企!大家要小心!(廣傳俾朋友) (影片發佈時間2112)

上述Facebook影片的另一連結
另一個相近時間位置拍攝的網上影片
另一個相近時間位置拍攝的網上影片
RTHK 截圖
某微博自媒體的相片轉貼

六、白衣人在元朗雞地一帶追打落單的黑色/深色衣著年輕人- 7月21日晚上約9時半至10時半

到大約晚上10時前後,網上Telegram及Facebook群組,以至部分即時新聞媒體開始流傳一些落單黑色/深色衣著年輕人被大批白衣人追打的消息、圖片甚至片段。

一些傳媒在這段時間的即時新聞﹕

入黑後元朗大批白衣人聚集街頭(2204)
今晚入夜後,示威者包圍中聯辦,向中聯辦範圍投擲雞蛋和油墨,中聯辦正門外的國徽被染黑。警方晚上8時宣布清場。多名讀者向《立場新聞》提供片段,傍晚起大批穿著白色衣物的人士在在元朗聚集,更追打市民。有元朗街坊讀者向《立場新聞》表示報警後久未見警察到場。
有讀者寄來受傷者照片,顯示傷者背部滿佈傷痕。
其中在小麗民主教室的Facebook片段可見,過百名白衣人士在馬路上行走,部份人戴上口罩,又有人向途人展露紋身。
近日,網上不斷有消息流傳,本日會有元朗人專門攻擊穿著黑衣的遊行人士。
在中上環一帶,有市民向居住元朗的示威人士派發新衣物,以供更換。現場有人指「元朗有白衫黑社會打(穿著)黑衫(的人),元朗人換衫。」
元朗雞地西鐵站附近有大批身穿白衣人士聚集 網民籲示威者注意安全
《逃犯條例》修訂爭議未平息,大批市民今日(21日)再參加反修例遊行。多名網民晚上指,元朗雞地近西鐵站附近有大批白衣人士聚集,部分人戴上口罩及手持竹枝,並將有關片段及相片上載到互聯網,提醒反修例遊行人士回家時要注意人身安全;有人稱已報警,但暫未見警員到場。本報已向警方查詢,尚待回覆。

一些網上開始流傳的圖片或影片﹕

元朗人一定要換衫除口罩-白衫打人 (影片發佈時間2203)

上述影片的備份

元朗後生仔請小心,已經白色衫無差別打人(發文時間2223)

網上截d圖

上面兩段片段發生時間大約在2145-2200之間,這是其中一個被傳到Facebook群組的連結(發文時間 2211) ,另外起碼還有一段不同角度拍攝的影片,NowTV和香港電台的新聞節目中有這段片段的畫面

而傷者是以下這一位:在元朗站上蓋形點商場工作的廚師蘇先生,當時身穿灰色衣物,他表示自己下班回家無辜被打,關於蘇先生的相關片段剪輯如下:

相關文字報道:

廚師下班遭20人圍毆 亂棍打至「背脊開花」

在元朗形點商場任職廚師的蘇先生是傷者之一,背部被亂棍揮打至傷痕纍纍,需留院治療。
蘇先生在病榻上憶述事發經過,指自己昨晚約9時45分下班並準備回家,約5分鐘後,沿途見到有人聚集,只說了一句「嘩,真係有咁多白衫」後,便有白衣人向他湧上,並被人打了一拳。他當時還以為對方誤會「點錯相」,並無即時走開,但後來越來越多人上前出手,最終變成被約20人圍毆。
他接著開始逃走,約1分鐘後被對方追上,由於跣腳跌低,之後再被打兩下和淋液體。白衣人離開後,他負傷走到附近一間便利店借電話報警,接著便入院。
背部滿布被鞕打血痕,兼頭手腳受傷的蘇先生指,自己被亂棍毆打,全身都被打,期間見到對方用藤條和行山杖之類的棍狀物品施襲。

廚師憶述:遭20人圍打 施襲者斥「搞亂香港」

西鐵元朗站昨晚(21日)發生暴力襲擊事件,於YOHO MALL形點商場一間餐廳任職廚師的蘇先生,昨晚下班後行經事發地點,他說出一句「乜真係有咁多白衫人」,隨即惹來白衣者不滿,未幾他開始遭人毆打,「起初以為他們點錯相,後來愈來愈多人圍着我打。」蘇先生當時被約20人圍着打,他拔腿逃跑,白衣者在後緊隨。蘇先生跑至偏遠位置時不慎跌倒,白衣者繼續向他施襲,在他身上淋液體,白衣者事後逃去。
蘇先生說,事發時自己仍穿着廚房鞋,亦已向白衣者表明「剛收工、唔關我事」,但白衣者仍繼續追打,一度斥「搞亂香港」。蘇先生認為,白衣者相當清醒、理智,「係好有目的想打我,可能誤會了我係某種人」。
蘇先生展示傷勢,背部滿佈傷痕,前臂和腳腕位置有傷口。他說現時「行步路都痛」,未來數星期未能上班,「我日日都咁行、咁放工」,對於被打感到無辜。

元朗站衝突 遭棍扑圍毆 男廚師背脊開花

任職廚師的蘇先生前晚下班途經YOHO MALL對出地下的行人道時,見大批「白衫軍」聚集,說了一句:「真係有咁多白衫。」一名白衣人突然趨前揮拳狂毆,蘇說:「我同佢講我唔係示威者,我仲着住廚師鞋!」惟對方充耳不聞,斥他「搞亂香港」,蘇欲逃走時約廿個白衣人追來,期間蘇不慎絆倒,被對方用棍施襲及淋水。他傷痕纍纍,坦言:「依家痛到行唔到路。」預計未來數周不能工作。
不同立場也不應亂打人
白衫軍肆意毆打途人令居民心慌慌,姓陳男街坊指妻子收工搭港鐵準備回家,豈料遇見打鬥事件,並說︰「好彩喺錦上路落,唔係一定會畀人打!」他慨嘆在本港這個法治社會,即使有不同立場也不應靠打鬥解決問題。另一名街坊楊女士稱,前晚放工搭港鐵至錦上路時,有市民見她穿黑衣,遂給她一件藍色上衣,楊立即穿上,惟仍被追打致手臂及背脊受傷,期間更遺失首飾,昨專程返回站內圖尋回失物。

翻查資料,警方表示在10時28分收到元朗安寧路一名男子報案,報稱遭白衣人打傷。

元朗安寧路

內地一些自媒體也在幾乎同步轉載消息,留言一片叫好:

立法會議員陳淑莊在7月22日的記者會指,她7月21日晚上10時左右曾致電元朗警署報案室,有警長稱已在元朗站設立指揮中心,亦已安排警員瞭解事件,囑咐她聯絡分區指揮官。陳淑莊曾追問警長為何遲遲未行動、已投入多少警力、誰是負責人等資料,警長指會紀錄在案。

而晚上10時30分左右,元朗錦綉花園區議員杜嘉倫在社交網站facebook發文,指有市民報警要求警方處理,惟接線中心回應稱「驚就唔好出街」,並隨即掛線。(見:市民報警求助 接線中心:驚你就唔好出街

太約這段時間以後,999熱線開始難以接通,警方其後回應指當時來電數目遠超負荷,另外有人報稱見到元朗警署關閘。

同樣在10時30分左右,在元朗雞地的一批白衣人開始往元朗站方向移動。

RTHK截圖
RTHK截圖

「驚就唔好出街。」

(第一篇完)

1 人支持了作者

香港羅生門(π) - 721元朗事件的「真相」與「後真相」(2)

香港羅生門 (1) - 從「牆」和「心牆」說起

香港羅生門 (2) - 日漸成真的「莫比烏斯馬蹄鐵」式政治光譜(上)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