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監察

反對富豪瓜分世界.全球資源人民共享。People Before Profit!

非洲致命熱浪影響數百萬人生存,為何我們並不知道?

發布於

來源:Inside Climate News

作者:Bob Berwyn

日期:2020年7月13日

編譯:全球化監察

非洲納米比亞的納米布-諾克路福國家公園的日落。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非洲大部分位於赤道熱帶地區,是世界上最熱的大陸,那裡數以百萬的人們正面臨致命熱浪帶來的日益嚴重的威脅。但是,沒人知道有多少人死於極端高溫或受到其他嚴重影響,因為這些影響並沒有得到足夠關注。


科學家在最新一期《自然氣候變化(Nature Climate Change)》上發表的新研究指出:缺乏有關氣候變化影響的整合報告,而且全球範圍內相關研究和追蹤都主要針對發達國家。


牛津大學環境變化研究所代理所長弗雷德里克·奧托(Friederike Otto)表示,非洲升溫速度比全球平均水準快,但是缺乏資料——這對有效備災、評估脆弱性和規劃氣候適應力來說都是障礙。她還說,最近研究低收入國家的極端天氣事件時,需要查閱國際災害資料庫 (EM-DAT),使她注意到了這個資訊差距。


在查閱過程中,她心想:「這很奇怪,沒有非洲熱浪的資訊。這肯定有問題。非洲部分地區是熱點地區,為什麼這些資料庫裡沒有資訊?如果沒有極端高溫事件的記錄,也完全忽略其影響,那就不可能做出充分應對。」


該研究合著者盧克·哈靈頓(Luke Harrington)也是環境變化研究所的成員。他說,氣象站的觀測結果和氣候模型顯示,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熱浪正在加劇。「但這些熱浪沒有記錄,就好像沒有發生過一樣,但我們知道它們發生過。」


國際災害資料庫包含了1900 年以來所有大型災害的資訊。只要災害造成 10 人及以上死亡,並引發緊急狀態或國際援助的呼籲,就都有記錄。


擁有11億人口的非洲南部,在過去70年中氣溫穩步上升。1990 年以來,非洲大陸的平均氣溫以每十年 0.65 華氏度的速度在上升。


該地區的氣溫已經很高,很快就會達到威脅人類生命的級別。研究表明,至少自 2000年以來,熱浪事件就一直在增加。開普敦大學氣候研究員埃斯丁·平托(Izidine Pinto)雖然沒參與上述研究,但他也指出,這項研究展示了撒哈拉以南非洲最不發達國家在監測熱浪及其影響時面臨的困難。


他說,改善熱浪監測很重要,「因為它可以幫助預防和管理與熱浪有關的健康危害」。他又補充說,更好的熱浪監測還意味著可以為氣候適應性規劃提供更多科學資料。


氣候正義

奧托說:「熱浪是人類造成的全球變暖所致,也是後者最為致命的後果之一。在非洲強調這一點非常重要。」


她說,這個問題完全屬於氣候正義的範疇。在非洲南部,阻礙彙編有用的熱浪資料的主要原因是一些國家治理不善,這可以追溯到殖民主義時代對當地文化的破壞和剝奪。


與北美、歐洲和亞洲的富裕國家相比,非洲南部發展中國家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很小,但受全球變暖影響卻最嚴重。根據世界銀行的資料,撒哈拉以南非洲人均年排放量僅為大約0.849 噸,相比之下,德國和美國分別為9噸和16噸。


「氣候分析(Climate Analytics)」是一間國際氣候影響智庫,其駐巴哈馬的氣候研究員阿黛爾·湯瑪斯(Adelle Thomas)指出,這項新研究加強了人們對發展中國家缺乏資料和缺乏科學研究的擔憂。


她說,由於資訊差距,「實際發生的氣候影響和有記錄並最終進入科學文獻的氣候影響之間的二元對立越來越大」。


她還說,最近的重要報告(如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的評估報告)都顯示:「有關發達國家受氣候影響的資訊多於欠發達國家,導致人們對氣候變化如何影響世界不同地方的理解極為不完整、不準確。」


她又補充說,看看颶風「多利安」的影響是多麼致命,破壞力是多麼驚人,但它們很可能因全球變暖而加劇——這就說明了問題的嚴重性。


「我們缺乏襲擊美國的颶風的詳細資訊,」她說。「值得注意的是,颶風到來之前,我們沒有詳細而關鍵的風暴潮估計。雖然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NOAA)為美國提供了相關資訊,但我們缺乏及時解析這些資訊並在風暴來臨之前通知人們的能力。」

巴哈馬阿巴科群島,一名男子走在廢墟之中。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她說,巴哈馬人知道一場強風暴即將來臨,但並不知道風暴潮會高達 20 英尺(約6米),許多毫無準備的家庭被迫離開家園。災害損失的後續報告也是如此——由於缺乏資金,發展中國家往往無法做詳細的災後評估,因此第一個倉促的報告就成了評估颶風影響的官方數字。


她說:「對總體損失和損害的全面評估,應包含這些風暴實際的長期成本,包括無形的影響——如失去家園的失落感、社會心理學影響和失去社區的孤獨感。這些很少或幾乎沒有編入報告和公佈與眾。這意味著我們無法準確了解這些風暴造成破壞的程度。」


尋找解決方案

奧托說,研究人員需要改變研究氣候科學的方式和誰在做研究。


「我不應該是寫這份研究報告的人,」 她說。「我們經常談論能力建設,但發展中國家的科學家並不多,他們通常在大學教書,沒有精力研究。」


奧托說,另一個問題是非洲還沒有開發出自己的氣候模型。這些模型對預測溫度上升和影響至關重要。她說:「因為可以不停調試,所以這些模型在原建地表現最好。例如,日本的模型最適用於日本。如果一些全球性模型運行良好,非洲也可以使用,但並不是最佳選擇。」


她說,迦納和甘比亞開展了一些成功的試點項目。當地研究人員、醫院和流行病學家合作,共同幫助確定極端高溫對健康的直接影響。這些資訊可以與熱浪相關的停電和交通中斷資料相結合,進一步改善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熱浪識別。


奧托在發佈新論文的同時,還在碳簡報(Carbon Brief)的一篇博客中這樣寫道:此外,研究人員還需要對極端高溫時期的歷史氣候資料做進一步分析。這些資訊與其他資料相結合,將有助於建立可挽救生命的有效預警系統。


她補充道:「乾旱和其他類型的極端天氣情況都有預警,並已改善很多,但熱浪預警尚未有真正的改善。」


「非洲動力轉移(Power Shift Africa)」是總部位於奈洛比的氣候和能源智庫。其主任穆罕默德·阿道(Mohamed Adow)說,非洲人民當然知道非洲大陸的熱浪越來越多。「但如果科學家沒有把它們記錄下來,我們就更難在氣候辯論中聽到非洲人民的聲音。」

全球石油巨頭計畫讓非洲成為下一個塑膠垃圾場

如果不阻止全球變暖,2070年全球三十億人將生活在極端高溫地區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