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鍵一

香港學者,研究政治傳播、社交媒介、社會運動

此文稿是10月15日 Matters 沙龍《後真相年代,抗爭中的資訊戰》發言內容:

我會注重分析傳聞對這次運動的推動作用。

太子站的悼念活動會是我開始構思這個分析的起點。太子站外的悼念實景,不只是一晚出現的畫面這已經連續很多晚了。這個畫面令我震驚的是那種氣氛和情緒,大家對於一件無人能求證的事件,但卻以一種如此真摯的情感去悼念。這件事很歇斯底里,這種歇斯底里的狀態,很不香港人——香港人一般是不願意這樣「炒車」的。似乎所有人都希望這件事真的發生了。大家以一種「真的發生了」的態度非常認真地看待這件事,一直要求得到事實真相和具體數字。

這場運動一波又一波又斷升級,而且持續地升級,並一直獲得群眾支持,是這場運動一個十分值得研究的範疇。激進化不是一個自然的過程,它需要與當下的論述環境互相配合。如果從六月開始回顧這場運動,6.12固然是一個很實在的急切性,令群眾認同運動激進化。而6·12之後到7·21,整個論述層面很大部分來自一種事情「很急切」的論述建構,及七一後逐步確立的「團結」論述,作為激進化的論述環境。7·21是一個分水嶺,它令運動有了一個更具體的升級對象,就是警隊。到了8·31,警隊在地鐵車廂無差別攻擊示威者和普通市民,其行動方式與7.21的黑幫無異。之後就出現了各種太子站是否有死者的討論,同時成為了「新屋嶺」、「性侵」、示威者「被自殺」和傳聞進一步的土壤。而在整個傳聞風潮當中,太子站外的悼念是現階段非常具有象徵性的場面。

接下來所用到的數據,都是昨晚(10月14日)跟同事在遮打花園做的現場問卷調查得來(按:樣本數目為662)。調查顯示,三成受訪者振示有曾經到太子站悼念。這是個令人震驚的數字,這代表至少有三成人相信太子站有發生命案。對於傳聞,相信與否固然一部分來自手上的「證據」,我們也不能否認有部分來自個人的既有態度和價值觀。在表述態度和價值觀的時候,我們總需要周圍的例子來支持我們的想法。有時,那些例子有多「真實」,大家也不太介意。到現階段,我在想一些示威者是不是需要傳聞來支持大家的共同態度和價值觀呢?到現在,這個氣氛和情緒,運動激進化和各種傳聞廣泛傳播關係密不可分。因此,我們嘗試繼續分析這樣的想法和現有的氣氛。

調查中,我們以五個傳聞為例子,問受訪者有多相信那些傳聞:(一)「有女性示威者在拘留其間被警察強姦」(82.8%);(二)「有女性示威者在拘留其間被警察以其他形式性侵犯」(98.4%);(三)「8月31日晚有示威者在太子站死亡」(84.5%);(四)「近期發現的墮樓屍體及浮屍有部分其實是被警察虐打致死」(89.8%);(五)「有警察扮成示威者作出破壞商店、縱火之類的激烈破壞行為」(97.0%)。括號內的數字為選擇「相信」或「十分相信」的受訪者百分比。十分清楚的是,上述所有傳聞都有超過八成受訪者相信,而部分例如(二)和(五),因為有了額外佐證支持(按:已經有學生以真實身份指證在拘留其間被警察性侵犯;另外,警方也承認有派出警員「喬裝」示威者,但強調臥底警員不會參與違法行為),更接近所有受訪者都相信為真有其事。

我再補充的是,從學理層面來說,相信傳聞其實是在豐富我們的價值觀。就像大家之前有看過的一些研究,保守派的市民比較相信一些矮化這場運動的傳聞,而支持運動的市民,則傾向相信有利運動的傳聞。我們在這個研究也有類似觀察:自稱為「本土派」的示威者整體上比自稱「溫和民主派」的示威者,更加相信上述五個傳聞。這就相信傳聞與個人態度和值價觀的關係。

下一部分是相信傳聞和認同抗爭激進化的關係統計。我們以三句子來看受訪者對激進示威者的自覺團結性:「我覺得他們(指激進示威者)正在為我發聲」、「我覺得我們坐在同一條船上」、「我覺得自己是他們的一份子」結果顯示,比較相信上述傳聞為真的受訪者,都傾向同意上述三句子。也可以說,相信傳聞對建立整體示威者與激進示威者之間的團結,有促進作用。

第二部分是受訪者對激進示威的態度。量度句子分別是(一)「激進的示威手段可以令政府聆聽民意」、(二)「激進的示威會令社會上其他人反感」、(三)「和平集會和衝擊行動互相配合才可以達到最大效果」、(四)「政府一意孤行的時候,抗爭者採取激烈行動是可以理解」。整體上,傾向相信傳聞為真的示威者,都傾向同意句子(一)、(四);並傾向較不同意句子(二)。甚至乎,傾向相信傳聞為真的示威者,都傾向同意句子「這次運動令我覺得香港人應該尋求脫離中國統治」

從抗爭行動激進化到意識形態激進化,這是全方位的。我們研究的觀察則發覺,至少在這個階段,傳聞在運動激進化的過程擔當重要角色。在這個假新聞、後真相的時代,因為社交媒介,網絡上有各種疑真疑假和媒介機構、內容農場,也有很多傳聞在個人的訊息圈廣泛發布,傳統新聞機構在釐清真假的角色無可避免減弱了。這時候,政府的官方機構澄清資訊的角色尤為重要。但是,運動發展到現階段,因為警察處理示威時候各種越界行為及被視為互相包庇的處事手法,警隊作為官方機構反而被人質疑了,造就了各方相信傳聞,並讓傳聞消息成為了不少人繼續認同運動激進化的原因之一。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