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Mo

荷兰语学习者

【译文】欢迎来到食物森林(4·完)

發布於
食物森林实际上是一种混合形式,一种中间形态,暂时没有明确的定位:它介于农业、菜园、果园和森林之间。

享受休闲时光

食物森林是一个有数百年历史的系统,它至今仍然存在于热带。英国人Robert Hart受亚洲食物森林的启发,在1980年左右把“森林园艺”的概念引入欧洲。在Martin Crawford的推动下,食物森林变得流行。Crawford是人们常常提起的名字。

Josse Horsten是Crawford的学生。Horsten起初想开办一个CSA农场,但他遇到了另一个机会。“当我刚从Landwijzer(有机农业的职业培训)毕业时,我遇到了两个人,他们在Onze-Lieve-Vrouw-Waver的一个老农场上建立了一个社区。他们已经在建食物森林,并寻找可以负责菜园的人。起初我想:不,我要去一个真正的农场。当时,我坚持认为永续农业不可能赚钱。但是那天我半夜醒来,觉得我必须给它一个机会。第二天我去找了他们。”

现在,Horsten和妻子、儿子住在蒙古包里,他们有一公顷土地,那里的一切——包括菜园——现在都或多或少地变成了食物森林:他被食物森林逐渐征服了 。森林里住着10个成年人和3个孩子。每个人都有一份“正常”的工作:医疗保健行业、博物馆、IT行业、Josse的妻子是DJ。他们在休闲时才种植,没有人以收成为生。只有Horsten现在以食物森林为生:他为其他起步者制定食用景观计划并组织课程。

“人们对此兴趣极大,新冠疫情更为此推波助澜。第一次封城让人们的思想发生变化。一些人因此开始制定计划,希望利用祖父的闲置土地,一些人寻找可以与家人共处的地方,一些人想组建团队、建设苗圃或寻找市场。现在,我有许多客户希望与当地社区合作。你需要与客户建立各种不同的关系,这个行业潜力很大。”

拥抱自然

对于Horsten而言,最大的收益不在于产量,而在于生态财富。“这是一个有弹性的系统,草丛、灌木和树木具有降温作用,因此你不必浇水。食物森林还能储存大量二氧化碳。食物森林和有机农场可以帮助我们应对与地球有关的挑战。”

Horsten称这种人与自然的关系为“拥抱”:不争取,顺其自然。“当人们站在这里时,我也会想:哎呀,他会不会觉得这里太乱?但是在春天,当你拥有如此多美丽的花、鸟、蜜蜂、食物——如此丰富,那真是太棒了。食物森林最美好的一点是建立起人与大自然的联系。顺便说一句,如果你让自家花园中的植物多样性增加,也可以建立这种联系。”

他有时会遇到想要在花园中建食物森林的客户——这也是可行的。你只需要将把同样原理应用到小范围:“你种一棵果树,在其下种一些水果灌木,这些灌木下种可食用的香料,比如在覆盆子或黑莓下种西兰花或海芥蓝,还有野草莓、薄荷柠檬草等……你有很多种选择。尝试哪种方法最有效,再给它们反馈。一段时间后,你将在花园中品尝美食,这有益身心健康。”

不容易的工作

再说回新建的Kontich。食物森林实际上是一种混合形式,一种中间形态,暂时没有明确的定位:它介于农业、菜园、果园和森林之间。你在私家花园中拥有很大自由度,但你不能在农业区这么做:你需要得到市长和市议会的许可。它一旦变成森林,你就不能松土、耕种、修剪和收割,因为它受到森林法的保护。这是新主人有时会忽视的问题。De Badts很幸运,市议会颁布了许可:她的土地现在被授权为果园。

11月,De Badts在草地上种了200种“坚不可摧”的植物: 赤杨、榛树,山梨...最近,她建了树屋——一间在欧洲柳树上的小屋。今天她在改造水塘。现在是三月初,经常下雨,但是她已经订购了池塘植物——比如水薄荷和水芋。她穿上高筒靴踏入水中:这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

“一开始有很多事要做。”附近CSA农场的Wesley Lemoine过来帮忙。 “他看到我在努力工作,就过来帮我。”De Badts笑着说,“他很热情而且知识丰富,他帮我们建造了树屋。““我是出于热心和好奇。”Lemoine说,“我曾做过很多年传统园艺师,但我现在不再支持传统园艺。我做了很多年反自然的工作,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现在是时候要遵循自然规律了。现在,许多人都在想如何以不同的方式来做事,因为像传统农业那样完全控制自然的方式已经不起作用了。我支持遵循自然。”他不久后要去上Martin Crawford的课。

我们现在穿过的这片区域,树木将会落下足够的叶子来覆盖和滋养土壤。如果有足够的阴影,就可以创建微气候,之后可以种植其他层次的作物。De Badts说:“如果你什么都不做,它也会自动长成一片森林,你只是稍微加快了这个过程。” 池塘旁边有几节树干作为座椅。他们是街道旁的白杨树,因为撑裂街道被移除了,而且根据Natuurpunt的要求,外来物种也需要被移除。“想起它们,我还是会很难过。” De Badts说,“但是我们可以在木桩上种蘑菇,孩子们也喜欢在树干上攀爬玩耍。”

这些孩子们现在四岁。这里终将长成一片茂密的森林,他们可以在其中散步、采摘果实。“食物森林不受人的控制,但我还是很认真的对待它。”De Badts总结说, “我很高兴我们选择了Kontich的土地,而不是法国的房子。当然,前提是我们负担得起。这个项目花费了很多钱,而且永远不会产生太多财务收益。你在农业用地上种植树木,土地的价格也会降低。但是,我认为这是我们可以做出的最佳投资。对人类和动物都充满乐趣的森林,不会是‘不良资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译文】欢迎来到食品森林(1)

【译文】欢迎来到食品森林(2)

【译文】欢迎来到食物森林(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