盯著鏡子的呆子

我盯著鏡子,發現一個呆子在盯著我

溫和政治的黃昏

# 一件非常容易破碎的精巧器皿 #

大陸 - 香港關係,是一件非常容易破碎的精巧器皿,這件器皿由信任這種精神上的材料打造成。

陸港兩邊的擺渡人希望兩邊的信任能加強,這些擺渡人在兩邊都生活過,他們對兩邊都有認同(identity),這是構成他們回憶與感情的一部份。這些人是天然的溫和政治支持者,是搭橋者以及信任傳導人。

溫和政治的溫養者,知道任何一端的激進化和強硬化,都會導致信任退潮的循環,裂縫每加大一分,仇恨的回音就會越來越沈重。

搭橋難,而毀橋容易。


# 政治極端化 #

政治極端化,伴隨著民粹化,仇恨化。不論是在那一種政治秩序下,都不是一件好事,無論在那一種政治秩序,溫和與妥協才能令社會良性前進,若果單以仇恨作為政治動員的動能,某一方勝利登上權力的王座後,仇恨就會被進一步合理化、正義化與歌頌化。

在勇者屠殺惡龍的途中,砍傷了多少人,歷史可能要到很多年後才會開始反思,而那時侯人們可能已經忘記了這些犧牲者。

這是溫和政治立在人本主義的哲學根源,手段和目標不能分離,手段為恨,結果難仁。

如此我一直對香港本土右翼持有理解但不認同的態度;同時對中央政策的法家化持有理解但不認同的態度。

溫和政治建基於信任,和假設「非我者」對「我者」持有一定善意,能夠中性互動。若果信任完全破碎,就會變成你死我活,純粹的權力斗爭。

不死不休,個體的人性,將被群體沖突的神性所蓋過。

當兩個偉大崇高碰撞在一起,諸神之戰的血液由凡人所流,這一切並不美麗。

2008 年,是陸港關係最為融洽的一年。是兩邊信任之橋最為具有彈性的時侯,兩邊的擺渡人感到希望。奈何各種外因內因,導致 2008 年就是信任的最高點,其後一直下滑。


# 湯家驊的中間路線 #

回看現今香港政府行政會議成員,即香港政府內閣成員 湯家驊 的文章,李波事件 我不相信是中央刻意去做,這篇文章寫在 2016 年。

湯家驊出身寒門,靠著自己的努力得到現今的成就,是一位事業有成的大律師,香港中環精英的代表。湯家驊曾經是反對派公民黨的成員,公民黨主要由專業人仕和中產精英組成。湯家驊在 2015 年政改方案被否決後,退出了公民黨。然後林鄭月娥特首組班底時,邀請了湯家驊加入香港內閣。

湯家驊組建了「中間路線」的「民主思路」。在文章 李波事件 我不相信是中央刻意去做 中,湯家驊說

另外我們要避免以釋法解決問題。最近我們民主思路上北京,花了一整天和清華大學、人民大學的學者辯論,當然談了很多問題,包括港獨。很多北京學者說香港人完全不懂看《基本法》,包括法官和官員,完全誤解了條文,嚇了我一跳。我就說我好歹也是律師,也看過法律文件,為何你會認為我看的方法和你的完全不同呢?他們就講得很簡單,因為《基本法》是中央授權成立的,寫明了中央有釋法權,所以當你不明白時我就替你解釋,釋法你不就明白了麼。這就得到一個完全相反的後果:不但你解不明白,香港人完全反感,覺得你是改了《基本法》,違反一國兩制。所以如果你的出發點是搞好一國兩制,想中港關係向好的方向走,就千萬不要釋法。任何其他方法都好,不要釋法。

再有

第六,我要求加強中央各部門對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認知和理解。這一點是後加的,完全因為李波事件。我不相信李波事件是中央刻意去做,如果是的話中央領導人就非常愚蠢,我不相信中央領導人是愚蠢的。這就是說,可能是中央以外的部門做了些事,沒想過會有這麼大迴響,對一國兩制的信心會動搖得這麼要緊。如果各部門對一國兩制的認知和理解深一些的話,是否可以避免很多事情呢?每次這類事情出現,都會加深香港人、特別年輕人對中央的不信任,加深了他們對中央的憤怒甚至仇恨。既然有可以比較簡單地解決問題的措施,為何不去做呢?我覺得這是必須處理的。

再有

一國兩制整個關係其實沒有變過,正因為沒有變過,日積月累的誤解就加深。最初是不了解,之後是誤解,然後不滿、仇恨,日積月累而來。
我在此引述張榮順主任,希望他不介意。有一次我在北京和他交談,他說北京和民主派牙齒印太深。為何有牙齒印呢?當初咬一口受傷了,再咬傷得更深,來到今天可能已經骨都露出來了。再不補救,我覺得一國兩制是面臨懸崖。我不是恐嚇大家,我自己非常擔心一國兩制捱不到2047年。未來有一個試金石:政制發展可否再重啟、港獨問題怎樣處理、管治質素的問題即是特首的問題怎去解決,這三件事逼在眉睫,所以希望中央和香港人都放下成見,各方繼續努力,多謝。

我看到湯家驊在 2016 年寫的這篇文章的這些段落,這些段落我自己都感到很認同。

我想到湯家驊組建的「民主思路」,他說要走「中間路線」「溫和路線」,希望「為北京和香港信任搭橋」,我亦對他的這些做法感到認同。

然後,我想起他在 2019 年逃犯條例中的種種表現,種種行為與言論,我感到難以理解。我難以理解為甚麼一個走「中間路線」「溫和路線」的人,在推動逃犯條例時,對整個社任的「信任」把握是如此的不到位,對逃犯條例有可能造成的撕裂毫無覺察,並且成為了撕裂的推手之一。

湯家驊說 他低估了修例涉及政治的嚴重程度

湯家驊強調,林鄭月娥是「很有能力的官員」,她當初堅持修例,是因她作為母親,受台灣殺人案遇害者母親打動,也令她發現要堵塞相關法律漏洞,卻不虞事態轉化成嚴重的政治鬥爭;若然要對她問責,並不公平。
湯家驊表示,今次事件令他感到,特區政府應要成立一些部門,更及時把握民情轉向。他續稱,特區問責班子及行政會議成員過去「太過君子」,未能用香港人聽得明白的語言,向港人清楚解釋政策。這亦涉及近年不少市民對政府的不信任,而這問題並非現屆政府造成,和輕易可以扭轉。
他亦不點名批評高院法官李瀚良,公開參與聯署反對修例,是背棄整個法律制度、法治原則和港人信任,應該辭職。
湯家驊呼籲港人,應以尊重態度看待內地司法制度,內地司法過去5年亦已有很大改善。他亦指出,香港若持續意見兩極化,會更難爭取中央信任,難以取信北京願落實普選特首,甚至令一國兩制無機會在2047年後延續。

我嘗試想像湯家驊為甚麼如此表現,他的想法從何而來,他行動的正義化來源是甚麼。我嘗試想像為甚麼一個走「中間路線」「嘗試為兩邊搭橋」的人,卻對修例可能造成的「信任危機」「撕裂」沒有敏感性和警覺性。為何會這樣?

2019 年 8 月 2 日,湯家驊為「溫和路線」「中間路線」所組建的民主思路聯席召集人全部退出

民主思路續現「跳船潮」,繼聯席召集人麥嘉晉、黃梓謙及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政治助理馮海容近月陸續宣布離開,最新消息是原聯席召集人(硏究)宋恩榮及其妻子、前秘書長宋陳寶蓮今日(2日)在社交網站宣布退出,短短1個月內有4人退出智庫,亦令民主思路所有聯席召集人從缺。
民主思路多個成員相繼離開,包括港大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陳祖為港大首席副校長王于漸城市大學公共政策學系教授葉健民等。
宋恩榮於facebook帳戶宣布辭任民主思路所有職務,他指民主思路在2015年政改功虧一簣的時刻成立,當時社會高度撕裂,民主思路成立的初衷是走溫和民主的中間道路,至今已經4年,他認為凝聚不少親密朋友和心血,其中「一國兩制指數」及香港行政和政治學苑的工作, 頗有成績及影響力。但他指出,隨著香港局勢發展和不少親密朋友相繼離去,民主思路不斷從政治光譜中間的溫和民主定位移向建制一端,已經無法履行其目標與使命第一項:「凝聚社會上大多數的民主派支持者」。他稱「聚有時、散有時」,最後以「天下無不散之筵席。天佑香港」作結。該帖文有宋陳寶蓮的個人帳戶連結。他接受《香港01》查詢時,指沒有補充。

湯家驊說他感到錯愕。

我對湯家驊感錯愕感到錯愕...


# 溫和政治的黃昏 #

這是香港溫和政治的黃昏,雙方激進派系和強硬派系都越來越得到話語權。這將是族群政治,認同政治,仇恨政治的無理之戰 (uncivil war)。站在左端的不會理解右端,站在右端的不會理解左端,站在中間的,不會被兩端理解。

幾年前,大家都知道香港越來越撕裂,很多人都想讓社會不再撕裂,想重建民間對香港政府的信任,重建香港對北京中央的信任,重建大家對香港未來的信任。

沒想到最壞的事情,就這樣在 2019 年「不察」「沒有敏感性」中爆發了,仇恨螺旋上升,有時某一端說些同情敵方的說辭,都會被打為和稀泥,是要搞分化,是內鬼。

溫和政治溫養者的活動空間越來越少,只能沈默地看著舞台上的喧嘩與殺戮,並嘗試去理解各方為何有這樣的想法,有這種的行動和情緒。


# 極端政治中的人事物 #

劉細良在訪問中,說到六四事件

30年前港人(從北京)回來時,大陸學生囑咐我們,一定要將中國發生的事向全世界說出來

這群香港反對派的成員,也是大中華的支持者,甚至有些人到今時今日還是大中華的支持者。

在 19 年前,2000 年,李柱銘到美國,和克林頓會面,遊說美國讓中國加入 WTO

http://news.bbc.co.uk/chinese/trad/hi/newsid_730000/newsid_733800/733871.stm

美國總統克林頓會見了香港民主黨主席李柱銘,藉此勸籲 國會給與中國永久正常貿易國地位。
美國官員說,安排這場在美國東岸時間傍晚六點二十分舉行的會面,目的是要顯示同中國加強貿易關係 ,並 非等於 不推進中國的民主改革。
白宮發言人斯托克維爾說,李柱銘將會支持克林頓希望國會批准給與中國永久正常貿易國地位。

同一個李柱銘,在今天 2019 年已因勾結美國被變成亂港四人幫

劉細良曾經是香港曾蔭權政府中央政策組的成員,現今大公報指責劉細良要建立「元朗共和國」

對於暴力對抗,劉細良煽動有「大把方法」去玩。他甚至號召年輕網民建立「元朗共和國」,以自己簽發的簽證才可入元朗。竟然有亂港分子已依照劉的「獨」念,製作「元朗共和國」護照網上流傳。劉細良還提出其他的造反運動,包括鼓吹公務員聯署癱瘓政府運作,並製造公務員紛紛響應的假象。有正義網民十分憤慨,大罵劉細良這個唯恐天下不亂的亂港軍師,如此瘋狂煽動,必將自掘墳墓。

在政治大勢之下,建制派議員田北辰,曾在逃犯條例風暴中,落街頭去和黑衣人談話,希望能理解黑衣人的想法,年輕人不歡迎身在建制陣營的他。

然後田北辰和黑衣人談話的畫面,被人拍下來,並流傳到網上,說田北辰支持港獨。

田北辰不以為意,他覺得沒有人會相信他田北辰是港獨。

結果出乎田北辰意料之外的,有人們真的相信田北辰是港獨,並要抵制田北辰開的 G2000,迫使田北辰和 G2000 發了一個公告聲明


8 月中,佔中發起人戴耀廷獄中獲保釋。香港的勇武派年青人,在 telegram 和連登討論,懷疑戴耀廷是香港政府在這個關鍵時刻放出來,是分化他們的內鬼戴耀廷要建大台,要拆散運動。勇武派的年青人說見一個大台,就拆一個大台,要建大台的,都是內鬼,是分化他們的人。其中夾雜若干的廣東話粗口。

靜靜地看著建制和非建制兩陣營最極端的言論,這就是新的香港,這就是溫和政治的黃昏。

反對派老人劉慧卿和建制派老人田北俊坐在一起聊天有說有笑的場面,不會再是香港的常態


# 香港分離主義的成勢 #

經由 2019 年這次超級風暴,香港分離主義 (港獨) 將會越來越成勢,香港認同將會變得越來越排外。很多香港的人們對此很歡喜。而我一直認為,分離主義的成勢並不是香港最好的路。事實上,在香港反對派中,一直有很多人想消融掉香港分離主義。

劉細良說

我預測,我不是提倡,我預測一個分離主義運動在香港會慢慢成形。這就是今次「反送中」運動中共所付出的沉重政治代價。


# 抽離 #

曾俊華的「我們都是香港人」,希望香港的人們能夠互相理解。曾俊華的訊息,預料之中的,沒有太多回應,甚至有批評。這都是意料之中的事,這是整個大勢下不可避免的事。

我感到高興的是,在喧嘩的舞台中,還有一種這樣的訊息。這就足夠了。

這不再是溫和政治的回合了,溫和者只能在心中埋下這種「我們都是香港人」的敍事,然後從喧嘩中抽離,平伏情緒,默默地觀察黃昏之後的黑夜。

曾俊华︰我们都是香港人 (文字版 / 繁简)

香港羅生門 (1) - 從「牆」和「心牆」說起

香港羅生門 (2) - 日漸成真的「莫比烏斯馬蹄鐵」式政治光譜(上)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