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de

希望學會聆聽

尋找棋逢敵手──棋靈王

發布於
《棋靈王》講的是小男孩進藤光對圍棋的開竅覺醒,但其實也是對棋逢敵手的尋尋覓覓。
來源:https://www.blankshoop.com/%e6%a3%8b%e9%9d%88%e7%8e%8b2-%e6%a3%8b%e9%9d%88%e7%8e%8b%e4%b8%ad%e6%96%87%e7%89%88%e5%85%a8%e8%9e%a2%e5%b9%952/

《ヒカルの碁》(《棋靈王》《棋魂》、《光之碁》)
原作:堀田由美
漫畫:小畑健

話說,頑皮的小六男孩進藤光在爺爺家的閣樓發現一方沾有血跡的棋盤,因而邂逅了戰國時期的大棋士藤原佐為的幽靈,從此佐為就成了進藤光的背後靈,三不五時棋癮發作,催逼著小阿光去找人對奕,被佐為附身的進藤光,因此陰錯陽差地打敗了同齡的圍棋神童塔史亮,自小隨圍棋名人父親奕棋的塔史亮、被阿光/佐為高到不可思議的棋力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懼害怕,自此誓要打敗進藤光/佐為(為了突顯佐為的實力,還特地趣味地安排佐為上一回的「宿主」為日本最有名的圍棋神童本因坊秀策)。在一局對戰中,阿光不依靠佐為,憑自己的本事下,當然,慘敗,塔史亮卻是震驚失望繼而有之,好不容易才遇上了的旗鼓相當敵手原來只是自己的錯認,曇花一現。小阿光這廂,反因而真正激出對圍棋的興趣,開始認真學棋,希望有一天可以成為塔史認可的勁敵,和他下盤棋逢敵手的棋…

但凡這種含有競技對戰成分在的漫畫,不管從武功到運動到廚藝,當然都有一定公式可循:主角常是半途出家,但天賦異稟的天生拳王/廚師/棋士/…,經過恰當的啟迪、刺激從此覺醒,展開漫長的修業、對戰、爬到最高點之過程,稍微看幾部,就大概可以約略抓出情節的律動,比方說《將太的壽司》裡,假如將太連續好幾回合都做出「此饌只應天上有」的那種壽司,那大概下一回合就會慘敗然後讓他咬牙切齒地懊悔著:「我太粗心了」,上了一課然後明天請早。

一旦能對主角的心電圖作出一定程度的預測,也就沒法把自己徹底綁在飛車上隨著劇情一併上下起竄,《棋靈王》也不能例外,不過任何一種類型漫畫的情節轉折本也就只有那些種既定模式,那些種基本節奏可運用,這麼說,並不全是抱怨,就像波赫士雖說過:「所有的故事情節(暗喻也是)其實都出自於少數幾個模式而已」,另一方面也說:「我的重點不在於這些[隱喻]類型為數不多,重要的是,光是這幾個[隱喻]模式幾乎就已經足夠演變出無窮無盡的變化了。」把不能在現實中下棋的佐為隱匿為網路戰場上的sai,繼續下一盤的精妙突圍,隨著捲軸逐一的被展開,仍然可以繼續開出下一回的奇峰突起。

儘管前面說了對漫畫心理機制的破解,《棋靈王》還是有點不一樣,每一場棋局還是可以把人逼的緊緊的,其他漫畫中每回合成敗的肇因除了人物本身的實力,可能還牽扯到場地、運氣、素材、對手耍心機等等天時地利人和的複雜因素。反觀,這些「噪音」在圍棋中很少成立,每回對局都是最直接的對壘,實力、氣勢、鬥志、意志力上的直接纏鬥,相對地簡單許多,但也因為這樣的純粹才醞釀出迫人的濃度,那種知道每一步都非同小可的屏息專注,那種瞬間攀到極點的爆發力。

都說圍棋易習難精,而且很大一部分靠的是天才天賦(所以才會出現本因坊秀策這種五歲就打敗棋士的神童),拿天賦當上限說起來就殘酷,可也就是這樣,才有可能不設限,全憑直覺的下,甚而出現像不通棋藝的虛竹在《天龍八部》裡面閉目下棋,殺死自己一大塊白棋後反解開消遙子佈下的「珍瓏」棋局,那樣的絕處逢生的奇著,當然這個例子其實更接近盲拳打死老師傅的誤打誤撞,但也是要這樣不据泥於既有的成規路數,才可能闖蕩出自己的獨家鋒芒,很晚才對圍棋開竅的進藤光,有時也是靠這純然無礙的感知才得以突圍。

每一場對奕的況味當然也有不同:兩造實力一高一低的指導棋,捧著棋譜參研從而擬定戰術,但是最過癮的,還是那種遇上了對的對手,心無旁騖,眼前一方棋盤就是十方世界的精采淋漓,這也是圍棋極端有意思的地方;其他的功夫本領你可以關起門來修練個十年,之後不管是要自己在家玩的不亦樂乎,還是找江湖高手單挑當場一鳴驚人什麼的,都可以,但圍棋卻是少了對手練不就本事,當然習武也需要有人陪著水磨功夫的餵招等,但圍棋的精髓更接近獨孤九劍式的「敵弱我弱,敵強我強」,越是強勁的對手越能激出匪夷所思的妙著;自己一個人當然還是可以排擺棋譜沙盤演練,但到底寂寞了些。

所以最精采的對奕是當佐為/sai對上了塔史行洋,當進藤光對上了塔史亮;因為棋逢敵手,所以所有腦細胞全得用上地極速運動,把自己逼到極限,所以才能廝殺地這般淋漓盡致、酣暢痛快。少了對手,那些石破天驚的對奕也只能成絕響。

至此才發現,《棋靈王》講的是小男孩進藤光之於圍棋的開竅覺醒,但其實也是對棋逢敵手的尋尋覓覓。

(2004.02.28)


現實中,要遇到可以講話的人是非常非常難的,我對地球人的世界無知的程度很驚人,我常常連新聞大事都不見得知道,遑論此刻正在流行的事物,最夯的劇、當熱Youtuber\網紅、流行語彙,我一概不知。

大部分時間,我都跟不上週遭人的話題,之前去很久不見的朋友家吃火鍋,我很喜歡他們,但我完全聽不懂他們說的話——我每個字都聽得懂,但又完全不懂,我也完全無法在他們爆笑的地方笑出來,我安靜地坐在那裡,在對的地方微笑。我還是很喜歡他們。

我其實早就已經完完全全不在意這件事情了。已經這樣很久了。它就只是這樣而已,我接受,這就是事情的狀態,我與世界的關係。

所以只要遇到可以講話的人,聽得懂我講的話的人,我都會覺得很珍貴、感動,宛如尋獲稀世珍寶。

棋逢敵手,可遇而不可求。用白話文就是,無法靠努力換來,無法去做什麼,逼他出現。

當然,我也沒想過這種事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關於愛情|愛在黎明破曉時+愛在日落巴黎時

5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