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3 篇作品累積創作 8181 
鄭煒

反修例運動創造了什麼文化資源,從而成功吸引了全球目光?

此文內容為Matters於7月13日舉辦的沙龍《衝擊之後》現場發言: 6月9日時,示威者出來遊行時的絕望感是很强烈的,不會覺得走出來可以改變什麽。那天大家出來時,是不怎麽喊口號的,有種「哀悼城市」的感覺,街站功能也不是太完善。但是到九龍那次遊行,完全沒大台的,完全沒人帶你喊口號的,但是人們會不斷創作口號出來。

鄭煒

香港社運的再想象

編者前言 鄭 煒 袁瑋熙 社會運動與庶民經驗 自2003年「七一遊行」起,標榜自發自主,由下而上的群眾動員,漸成香港社會常態。利東街、天星碼頭、皇后碼頭、菜園村、遮打花園、葵青貨櫃碼頭、公民廣場、龍和道、西洋菜街等場景,構成了一幅斑斕的抗爭圖像。

鄭煒

是運動,還是時刻?

由眾志被DQ,到旺角案審結,似乎預示香港新一代政運和社運的落幕。這些標誌性事件,也間接回應了編集「社運年代」的一條線索──那就是香港過去十多年的社運,到底是運動,還是時刻?是栽下了轉變的種子,還只不過是一場意外?如果我們將視覺拉闊,也許有助今晚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