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海雅

演員、作者、攝影師、插畫師︰寫詩、遊記、散文和寫自己的病。畫畫,寫文和攝影都是治療躁鬱症的方法。個人網站 ettachan.com 工作聯絡:hoingar@gmail.com

(二十九) 瘋狂的Musab

發布於

聽說阿拉伯人,他們來讀書的費用全數是由政府資助。在學校我認識的阿拉伯人也有三個,都是男生,有兩個是在第五班時同班的,一個是十分害羞,另一人很健談,常常和我開玩笑,他們二人時常在一起,所以和其他同學不太熟稔。另一個叫Musab的男生極度活躍,差不多全校的人也認識他。

Musab看來十八九歲,他實在太活潑太逗笑,樣子又非常年輕幼嫩,後來在facebook上看才知道他已二十三歲。我忘了怎樣認識他的,大慨是我和朋友站在校門前院庭說笑時,引起這個「八卦公」來插嘴而相識吧。Musab的嘴巴大,牙齒白,所以他笑起來時更跨張,每次見到他也在和人說笑,他一見我就一定熱情的打招呼,然後說些無聊話,我見到他定都很開懷。Musab和Mike也很熟絡,因為Mike也是愛玩的人。在韓國女生娟珠的生日會上,Mike和Musab不知拿了哪個女生的頸巾來纏在頭上玩得不亦樂乎,之後又到舞池亂跳亂叫,我就充當攝影師拍下他們瘋狂的樣子。

有次在學校電腦室,沒有太多人,我在埋頭發電郵,冷不防給Musab快速的偷吻我的臉,我還未及反應,他就咯咯在笑。坐在我對面的Matthias說︰「Rain,你真是很受歡迎啊。」我像小朋友般追打Musab,還教了他一句廣東話︰「頂你個肺。」事實上我並不生氣,很開心他這麼喜歡和我玩。

Musab對我那麼好,我卻做了些今他誤會我不喜歡他的事。學校舉辦了的士高之夜,先到酒吧後再到的士高。我本打算只是去酒吧,聊聊天,喝杯生果酒就回去。和我同班的回教徒女生Zehra這星期是她最後一個在英國的時間了,下星期她就回土耳其。可能因為她快離開劍橋了,所以特別也來,雖然她不喝酒,只喝果汁,也樂於來聊天,她不但去酒吧,還會去下半場的士高。我見她也去的士高,我也湊熱鬧一起去。在香港也未去過的士高,這次算土包子出城。這個叫Seoul Tree 的士高是全劍橋最大的的士高,入場費兩鎊,由學校付,可能是學費貴的其中一個原因。的士高有三層,各層播不同音樂,裝潢也不同,可視乎個人喜好和人數多寡而選擇。對於我來說強勁的音樂太大聲,所不同的音樂對我來說是一樣。我穿梭於兩層之間只是因為相熟的朋友在哪裡就往哪裡。Musab和Mike都很貪玩,不論在哪一層他們都瘋狂的在跳。二樓的舞池很大有點像舞台,人很多,Musab叫我一起跳,我不太習慣那麼多人一股惱擠在一起跳,只在旁邊看著打拍子,三樓的舞池較細,好像易「親近」一點,我們的學生差不多有四十人,只要有一半在這裡,就像我們包了場,所以我就和他們一起跳起來,剛巧Mike回到三樓,他邀請我一起跳,我本來已經在跳,所以又跟他一起玩,之後Musab又來到,他問我為什麼跟Mike跳而不跟他跳?我想他可能因為Mike是白人,而他是阿拉伯人而對他不同,我有一刻想過自己會不會是因為這個原因?想深一層,和Mike是比較熟稔,又因剛好他先到三樓,所以才會這樣。不論如何,我都令Musab不開心,是我不對。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