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然

文字工作者,堅持我手寫我心。

前所未有的寂寞

發布於

某日黃昏,我從電視新聞看到一則名人自殺的消息,那宗案件的詳情耐人尋味驚心動魄,我和一眾網友一邊看新聞一邊言不及義地胡說八道時,心中既恐慌又亢奮,當天晚上我便決定要以自殺題材寫一篇小說。

自從這宗轟動一時的自殺案發生後,本市所有居民對於“自殺”這兩個字高度敏感,充滿疑惑,看來勢將成為某種新興的禁忌。

人們熱衷於對案中死者的自殺或被殺提出不同的觀點,竊竊私議,爭辯不休,唯一共識就是事情發生的過程充滿謎團,真相也可能永遠是個謎。於是我寫小說的想法變得豁然開朗,欲罷不能。

對於一個很長時間沒有寫出好小說的作者來說,一宗命案的衝擊可謂非同小可,何況我本身是個熱愛生命的人,何況這宗自殺事件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發生。


前所未有的寂寞

從上司楊金承的辦公室出來後,周俊穎都神不守舍,心事重重,他覺得今日的經歷不可思議,有點邪門。「這樣的事情,竟然選上我,完全超出我想像。」他在車上已急不及待打電話給妻子,匯報上司決定要安排他升職的消息,即使楊金承說得斬釘截鐵,語帶肯定,他仍然不敢相信那是真心實意的提拔,說不定背後還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無緣無故把我提升到那個位置,一來會令同事不服,二來也會打亂我的退休計劃呢.....」

還未等他說完,妻子凌雪宜竟然激動地回應:「難得在事業上有點突破,你應該把握機會,擔任老總的薪金會比現在高很多,正好為將來的退休生活做好準備呀!」

「我知道,錢當然重要,但要我帶領一班經驗比我更豐富,實力又比我雄厚的同事應對未來的工作,我真的沒有信心,同時也擔心會吃力不討好。」

凌雪宜聽完更生氣了,她說:「你的上司決定要重用你,一定有其原因,也許你的同事都只求安逸,沒有更上一層樓的雄心;也許其他有潛質的人都心高氣傲,難當重任。依我看來,你那幾位資深的同事,年紀都比你大一截,可能也快將退休,無法再接受新挑戰,只有你,年齡合適,忠心耿耿,兩個女兒又剛赴英國唸書,在經濟上仍有所追求,我覺得老楊今次的安排合情合理,請你不要再杞人憂天,更不要辜負上司對你的一番好意。」

周俊穎聽完凌雪宜連珠炮發似的話,心中泛起淡淡的哀愁,然後用很鄭重的口氣對凌雪宜說:「老婆,如果妳覺得我應該做這件事,我便接受這次升職安排吧!」

        凌雪宜說:「我現在去買些海鮮回家,今晚我們要好好慶祝。」


        周俊穎在新的工作崗位上忙得暈頭轉向。

        從前的同事們,如今都成了他的下屬,表面上對他相當尊重,他們事無大小都向他請示,各種問題都向他報告,再無聊的會議或應酬都建議他參與。這些改變在凌雪宜看來是身份的展現,大權在握的象徵,但周俊穎心中明白,這些行為的真正意義是陽奉陰違、無聲抗議、消極抵制。正如他升職前所預料,同事們對他不服。

        凌雪宜總是安慰他:「位高權重的人誰不是這樣忙碌?你看你的上司老楊,他管的事就比你多,他要出席的應酬活動也比你頻密,他還不時要面對傳媒的刁難和戲弄呢!人家還不是把難題一個接一個的化解和處理!你慢慢學習,盡快投入新的角色,很快大家就會對你刮目相看。」

        突然之間,周俊穎覺得凌雪宜變得很陌生。

關於他在工作上的煩惱,相信日後很難再跟凌雪宜討論和分享了,反正她根本沒有耐性聽下去,也無法理解他在這個新職位的壓力和苦況。

        他當然明白凌雪宜的用心,事實上,當年她是執業會計師,事業發展得比他好,工作手腕亦比他強,但在兩名女兒出生之後,她的淋巴系統出了點狀況,醫生建議她停工休息,加上兩名女兒當時相繼升上小學,功課日益繁重,於是她辭職治病和專心照顧女兒也就變得順理成章。

轉眼又過了十多年,女兒已長大及出國了,不再需要她照顧,她從前的事業野心都寄託在丈夫身上。周俊穎也深知家庭婦女有時只會以金錢為出發點,彷彿只要能賺錢就可以不惜一切,可是他向來在工作上循規蹈矩,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現在每天卻要面對繁瑣而複雜的行政問題,他總感覺自己受了委屈,這種不被理解又有口難言的痛苦,除了讓他感到心煩,更令他陷入前所未有的寂寞之中,無人明白,進退失據。

(人為什麼要自殺之一)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