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k

單側聽損患者,從此用看的看世界,興趣是寫作與攝影。 文字的世界裡沒有聽損,讓我們勇敢面對自己的心。 (我的網誌都是使用我自己拍攝的照片喔!)

如果那時候再堅持一下,或許可以擊敗抹黑!!!

發布於
自然不是存在考試中,看啊!窗外的藍天白雲,蒼翠挺拔的大樹,花叢間翩翩起舞的蝴蝶,那些才是真正的自然。

那時候,我小學五年級,
功課不算好也不算不好,
但有一門課我始終沒興趣,
也讀不下去,那門課叫做『自然』。

除了學校外,
小學生最常待的地方就是補習班,
也許是我特別不愛讀書,
補習班老師給我寫的考卷比較多。

考卷寫比別人多不是我的錯覺,
我記得同一課還有分A、B、C、D試卷,
別人可能只要寫其中一種就好,
在老師的關愛下我四種全寫了。

記得,那時候除了寫完考卷,
補習班老師的標準是95分,
低於95分少一分打一下,
打完之後開始背考卷,
覺得可以就過去抽考,
隨機抽考十題全對才能回家,
錯了一題就繼續背,重新挑戰。

在這種嚴格的教學下,
我可以說是A、B、C、D,
這四種試卷從頭到尾都背到滾瓜爛熟,
不誇張要我從頭到尾默寫整張考卷,
我一定可以寫得出來。

事情就這麼剛好,
自然老師突然換了小考考卷,
而且就是補習班使用的一模一樣,
答案我一看便知道,
不用說就是一百分。

如果要問我當下為何不表達我考過一樣的考卷!?
因為老師就是規定不准講話不准轉頭,
有任何問題考完再表達,
雖然只是小考我也不敢出聲。

考完沒多久老師對著答案卷一下就改完了,
我還來不及發聲,
自然老師看到我一百分,
卻不相信那是我自己考出來的成績,
不斷的懷疑我作弊,
也檢查我抽屜桌子跟全身,
當然什麼都沒有找到,
因為整張考卷就印在我腦海,
不過這讓我幼小的心靈很受傷。

問我為何不把補習班用一樣的考卷的事情說出來!?
自然老師一開始就懷疑我作弊,
還把我叫去訓導處前要我好好反省,
我很疑惑沒有證據缺乏理由,
就因為考一百分我就是罪人!?
說出來要證明老師是不肯自己出題的爛人!?
還是說明了我們的教育體制就是那麼死板腐敗!?

在那個時候,
我完全不想替自己辯解,
也絲毫不想說出一百分的真相,
我只是思考著讀書是為了什麼!?
一百分又如何!?

於是我厭惡了眼前的一切,
考試、考卷、補習班、老師,
甚至開始翹掉補習班的課,
我完全不在乎分數了,
也不想被人打分數。

自然老師把作弊的標籤貼在我身上,
如果那時候再堅持一下,
是不是可以有決心去對抗老師的抹黑,
告訴老師分數並不是一切,
沒有必要這樣折磨10歲孩童。

寫了一封信,10歲的我啊!
如果你看到了,請拿給老師吧!
面對抹黑請再堅持一下。

給親愛的老師:
100分是什麼樣子的呢!?
在妳眼裡我不是一百分的學生,
但很遺憾妳在我眼裡也不是一百分的老師。

考卷上的並不是學生的一切,
也不該是影印機重複複印下的模樣,
那並不叫作教育,
而是種泯滅學生更多可能性的體制缺憾。

我想坦白我考過一樣的考卷,
其實我不知道,
先考過一樣的考卷算不算作弊,
我確實是認認真真的寫過並了解過題目,
至少這證明了一件事情上面的我都會了,
考試考得不就是學生有沒有學會嗎!?
至少我以為是這樣。

那我想反問老師,
小學課堂上不上課,
一直小考這是對的嗎!?
如果身為老師也有分數,
我不知道小考考卷不自己出算合格嗎!?

人是很脆弱的動物,
可是人與人之間又互相不信任與傷害,
老師和學生不該是這樣的存在,
也或許因為只有這樣,
人們才可以證明自己的權力與身分吧!?
但其實說穿了不就是無聊的虛榮心與自卑在作祟。
人比其他動物更優秀的地方在於,
懂得用許多東西來武裝自己。

如果再來一次,
我會再堅持一下想學習的心,
把考卷撕掉說我考過了,
我們不要考試了,
自然不是存在考試中,
看啊!窗外的藍天白雲,
蒼翠挺拔的大樹,
花叢間翩翩起舞的蝴蝶,
那些才是真正的自然。

如果那時候再堅持一下,
說不定我們可以一起找到教育的真正含意。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