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芒果

偏偏選擇芒果。我問芒果有毒麼

舊日辭|擲地殘紅,猶自燎蕪土。

發布於
舊日寫的一闋詞《蘇幕遮 詠木棉》,重做修改,翻寫成兩個版本,一闕獻給香港、一闕給台灣的木棉。這是一種屬於南方的樹,散佈在那些反抗的城,遙相呼應、彼此支持。


最近是木棉花季,讀了 @絲絨兔子 推薦的商禽《木棉花》,想起自己在還寫舊體詩詞的年代也詠過這種壯懷激烈的植物。

年少的詞(僅限於詞,不包括詩)多在追求「情」與「清」,這樣比較硬、比較激烈的題材和字詞都少用。因此有些珍惜。但也因此寫得很生澀,自己不滿意。

那時候我把嶺南的木棉樹,想像成古往今來南遷的文人。雖然有些根據,但其實內容是虛的。現在重看,忽然想到更適切的譬喻。於是,遷人不再是被貶黜的古代官員,而是當代的逃難者、流亡者。

但趨勢總是不變。從北向南,由陸而海,離所謂的中心愈逃愈遠。火炬一樣的樹也總是不變。這是一種屬於南方的樹,散佈在那些反抗的城,遙相呼應、彼此支持。




蘇幕遮 詠嶺南木棉

絕叢蒿,燒碧宇。海郡桃源,何事硝烽舉。

遷客長逾南嶺聚。料是丹心,染徹無情樹。


峭風顰,急雨妬。乍起天遙,摧落千門路。

豈折陶腰隨燕舞。寸寸殘紅,猶自燎蕪土。

2014年5月


蘇幕遮 詠香江木棉

絕叢蒿,燒碧宇。嶺外波清,何事烽煙舉。

疑是避秦依海聚。血隱離憂,徹染無情樹。


夢難安,天易暮。雨勁風狂,又捲千門路。

孰肯折腰隨燕舞。擲地殘紅,猶自燎蕪土。

2021年4月6日


蘇幕遮 詠鯤島木棉

絕叢蒿,燒碧宇。峽隔波濤,猶見煙烽舉。

聞有遷人過海聚。血覆離憂,徧染青青樹。


日微醺,天欲暮。爛漫連山,教憶鄉關路。

隔海相看千樹炬。莫問東風,何處捎飛絮。

2021年4月6日


(P.S. 我一向盡量避免詩詞中重複用字,但最後一首實在改不了,就如此吧。)

(再P.S. 我真的想不到,時隔三四年,我還能重新沉迷在格律詩詞的推敲中。)

(再再P.S. 想要把自己以前寫的舊體詩詞選一些放到matters上。舊日辭就是這個集合的名稱。)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用詩歌禱告,用詩歌應景

社區活動|木棉花開的季節

1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