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魯克

有形世界留不住的,讓我們在元宇宙相會。 As for those which cannot last in the tangible world, let us meet them in the metaverse.

拒絕裸露的時代——黃土水的《甘露水》和王水河的《芭蕾雙姝》

發布於
黃土水《甘露水》的重見天日,回顧這段歷程也彷彿台灣百年來命運的縮影。1921年,黃土水以大理石雕刻的《甘露水》,暨《蕃童》後二度入選帝展。戰後因為作品經歷政治動盪的時局而不被重視,流落民間收藏保護,這一放就是超過六十年的時間。就在同一時間,《甘露水》被輾轉保存,另外位藝術家的作品卻沒如此幸運,因妨礙風化而敲毀。

1958年省政府巡視台中公園改建,因省主席周至柔的一句話,看不懂「兩座彎彎的裝飾品是什麼」,市長林金標代回答「這代表羅馬的印象派」。後來作品被認為「裸女」妨礙風化,王水河台中公園的大門上的雕塑作品《芭蕾雙姝》就被敲掉了。

如果你真的想看裸女,你可能看到這個作品會生氣。這是60幾年前王水河抽象轉化後前衛的作品,裸女都早就不裸女了。不懂的人還可能以為是「珊瑚礁」。

1957王水河受託改造台中公園大門,來源:《執著與自信的傳奇 藝術家王水河》。
同一年,黃土水《甘露水》雕塑被載出台北教育會館,即將被棄置,卻幸運的被張外科醫院保存下來。

王水河:「用建築的角度,而非藝術的角度來蓋公園是不對的,真正公園的規劃是連每一塊石頭的擺放都要經過整體設計的。畢竟,我們要彰顯的是『文化城』的意義和氣度呀!」但藝術家連作品拿回來的機會也沒有,就被敲掉了。

那是一個封建保守、藝術與審美倒退的年代,是一個缺乏多元觀點,會將裸露視為色情的時代。台中公園門口的裸女被敲掉了,而甘露水則被張家悉心保存,如今才有機會在我們的時代見證荒謬的歷史。

王水河與《芭蕾雙姝》模型,來源:《執著與自信的傳奇 藝術家王水河》。
黃土水《甘露水》將於2021年12月北師美術館展出,MoNTUE北師美術館 黃邦銓、林君昵提供。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