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笑編哭。B編

我是B編, 出版業打滾中的多重身分人,韓劇重度中毒,立志成為出版界的迷妹第一把交椅。 ▲合作請洽:[email protected]

B編的韓劇時間|《二十五,二十一》:回到只為彼此應援的位置

韓劇《二十五,二十一》以90年代末期亞洲金融風暴為背景,闡述擊劍選手羅希度(金泰梨飾演)與面臨家族破產而輟學、繼而成為記者的白易辰(南柱赫飾演),兩人相遇並成為彼此支柱的故事。這篇,就先談談白易辰吧。他是五個主要角色裡,唯一一個第一集就成年(21歲)的人。

韓劇《二十五,二十一》以90年代末期亞洲金融風暴為背景,闡述擊劍選手羅希度(金泰梨飾演)與面臨家族破產而輟學、繼而成為記者的白易辰(南柱赫飾演),兩人相遇並成為彼此支柱的故事。

原以為這只是一部闡述幾位主角們歷經成長痛的韓劇,然而以《請輸入檢索詞:WWW》一劇出道、擅長描寫職場與情感抉擇的權度恩編劇(권도은),仍在此劇透過白易辰的記者生涯,鋪陳了現實與理想的殘酷差距,以及角色們奮力、掙扎、求生存的寫實景況。


——以下有全劇雷,請謹慎收看——
——以下有全劇雷,請謹慎收看——
——以下有全劇雷,請謹慎收看——


這篇,就先談談白易辰吧。他是五個主要角色裡,唯一一個第一集就成年(21歲)的人。在亞洲金融風暴前,他是人人稱羨的富家子弟,不僅家世好,人也長得帥,從高中開始就是校園裡的風雲人物。一場金融風暴摧毀了父親的事業,也中斷了白易辰的一帆風順。然而,這卻是他與羅希度共譜青春故事的開端。

白易辰有時充滿自信傲氣,第一次送報紙就遲到時,他可以坦蕩蕩地對著屋主說:「每個人都有第一次,今天就是我的第一次,我的不熟練只會維持到今天。」但白易辰也是容易過分共感的人,當債主上門哭訴悲慘人生,他竟是向對方允諾自己再也不會過上幸福人生。

當羅希度問他:「想回到過去嗎?」「最想念什麼?」時,白易辰想到的不是過往的榮華富貴,而是可以盡情擔憂雞毛蒜皮小事的時光:「只是,想念當時的擔憂。……擔心作業太多、擔心社團前輩太可怕、擔心校慶舞台發生失誤、擔心我喜歡的女生不喜歡我……這樣的擔憂。」

白易辰之所以喜歡希度,是因為在他人生最黑暗的時候,擁有他所失去的夢想、勇氣、「年紀特權」的少女希度,對生命、對未來的熱切渴求,點亮了他的暗房。

「我也不知道,就只是,當妳努力的時候,我也會變得想努力;當妳達成某件事,我也會想達到某個目標。妳啊,會讓自己以外的其他人也表現得很好。」——易辰

當希度問易辰:「你為什麼為我加油?因為哪一點?」易辰這樣回答她。白易辰和羅希度的情誼建立在互信、彼此應援之上,走了很長一段時間,少女希度或許不明白易辰自始至終一貫的心意,但所有明眼的觀眾都能清楚,當白易辰開始無條件為羅希度應援時,他的心早就不是支持擊劍選手這麼單純。


可惜的是,易辰的愛一直在不對的時機。兩人相遇時已經成年的他無法和未成年的希度交往,且此刻的希度也還不明白愛情的模樣;成為體育記者的他,則又被「不可遠、不可近」的原則束縛,當希度意識到情感變化時,白易辰早已困在職場與情感的兩難抉擇中許久。

更何況,現實還一直阻撓著白易辰的前路,他的每一個生命關口背後都有無法隻身抵擋、劃破時代的大事件點綴。無論是亞洲金融風暴,還是九一一恐怖攻擊,他始終是時代巨輪下的犧牲者,前者摧毀了他的家庭、大學生活,以及遙遠的太空夢;後者則斬斷了他和希度之間岌岌可危的愛情。

而易辰也不如希度勇往直前,他一直在逃,從帶著弟弟躲回鄉下、希度告白後的閃避,到報導宥琳後獨自一人在涵洞裡痛哭、承受著911事件帶來的嚴重災後創傷,他的情緒從來就是一個人消化——為了守護與希度一起許下「在一起的時光要幸福」的承諾,他寧可一個人面對傷痛。但對希度而言,他們不能只是一起幸福,還得一起悲傷、一起痛苦。

易辰的支柱是那個無所畏懼的少女希度,編劇透過第16集裡,那個因過度思念而哭著醒來的夢境,易辰渴望擁抱的是那年夏天恣意歡笑、玩樂的希度,暗示了這點。但隨著希度的年齡與心智成長,兩人勢必得面對價值觀的改變,易辰早已被迫長大,但他無法要求希度的時間停止前進、永遠天真。


「我只希望你不要再感到抱歉了,我依舊會支持你,但越是如此,我們就越疏離。」——希度

最後一集裡,看似希度先提出了分手要求,我倒認為白易辰申請派任紐約才是對她拋出了離別訊號,而希度的回應就是像陌生人般把錯拿的行李箱送回機場。到此,白易辰之所以惱怒,是因為他這時才深切體會到,做為戀人的希度,連希望男友陪在身邊的單純渴望都無法實現時,已無法再無條件支持自己了。

希度與易辰的結局,從第一集便已經落款完畢,編劇甚至給了長達16集的時間讓觀眾做心理準備,我們只不過是跟著敏彩的視線,追尋兩人為什麼無法在一起的答案。兩人關係的最佳註解,對我而言是這段話:

「可以用來定義我們關係的詞彙還不存在這個世界上。熟人、朋友、戀人,我們的關係不屬於任何一種人們創造出來的關係劃分,但仔細想想,我們是什麼關係?只有我們知道啊!所以由我們自己定義就好了。」——希度

他們經歷了友情(希度很早就開始對白易辰說半語),也嘗試了世俗所定義、要走向天長地久才美好的愛情,最終仍決定退回最舒適的關係:無條件為彼此應援的唯一存在、成為彼此艱難時期裡最可靠的支柱。

唯有如此,希度才能跟白易辰處得問心無愧、才能讓關係不再只有道歉與愧疚;唯有如此,用記者身分在悲慘人生裡重生的白易辰,才能不再有所顧慮、真正勇往直前去實現記者前輩們眼裡那個有點不切實際的「希望」。


「沒有什麼是永恆的,所以失去的時候才會覺得痛苦吧!可是妳曾經擁有過啊,那才是最重要的。」——宥琳
「某個瞬間,因為我們兩個在一起,才完整了整個世界。」——希度
「妳是幫助我從艱難中重新站起來的人,沒有妳的話,我不可能走到現在。」——易辰

走到結局時,全知的觀眾我們知道,白易辰早在分手那時意外收到希度日記就明白了她的真心,只有希度困在那段互相傷害的對話裡,把易辰晾在被傷害的時空裡,直到日記物歸原主時她才曉得,易辰早已道歉並諒解,早在25、21那年,他們就已經好好向對方告別。

「再見,白易辰。」
「再見,羅希度。」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聲明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