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笑編哭。B編

我是B編, 出版業打滾中的多重身分人,韓劇重度中毒,立志成為出版界的迷妹第一把交椅。 ▲合作請洽:[email protected]

B編的韓劇時間|《衣袖紅鑲邊》:李祘的五場死別

朝鮮正祖李祘一共經歷五場死亡帶來的離別之痛,而這五場死別,也分別替李祘的人生帶來不同程度的影響。

《衣袖紅鑲邊》是以朝鮮正祖李祘(李俊昊飾演)與宮女德任(李世榮飾演)的愛情故事為主軸,述說以成為聖君為目標的李祘,在國家社稷與兒女私情之間的周全權衡,以及自小入宮、在無法選擇的人生中努力保有自我的宮女德任,在愛慕君王與維護自尊之間的揪心抉擇,是一齣以史實為基礎進行擴編詮釋的古裝韓劇。

其中,男主角李祘一共經歷五場死亡帶來的離別之痛,而這五場死別,也分別替李祘的人生帶來不同程度的影響

以下有全劇劇情雷,請謹慎閱讀
以下有全劇劇情雷,請謹慎閱讀
以下有全劇劇情雷,請謹慎閱讀

首先是父親思悼世子李愃之死。思悼是朝鮮歷史上特別濃墨而悲傷的一筆,肩負著父親英祖的殷切期盼,卻在嚴厲高壓的環境下,罹患嚴重的精神疾病,犯下了虐殺宮人等情事,英祖為避免王室動盪,最終大義滅親,將李愃關進米櫃,將他活活餓死。時1762年,其子李祘年方十歲。在戲裡,透過別堂裡思悼親題的狗屋匾額、李祘對「罪人之子」的敏感激動,去凸顯在李祘記憶裡,父親永遠是那樣溫柔慈悲,如果父親是罪人、沒有繼承的正統性,那麼做為「罪人之子」的他,又何能登上大位?隨著思悼罹病與離世,祖父英祖對繼承人的高度期待自然轉移到世孫李祘身上,而父親的處境與結局也無形間敦促著李祘,必須以國家社稷為重、以百姓人民為優先,他必須證明自己的治國能力,才能替父親洗刷罪人的污名——這是整齣戲裡,李祘始終擺脫不了的沉重壓力,也是使得他不得不壓抑私情的主要原因。


其次是祖母暎嬪的死,時1764年,李祘年方十二。在戲裡,暎嬪的死是男女主角相遇的關鍵事件,也是英祖與小德任初次見面的契機,帶動後續的情節發展。從小被英祖嚴厲教導的小李祘在暎嬪靈前哭得像孩子一樣,也是戲裡唯一一次李祘在德任面前展現脆弱,而後無論是英祖或其子李㬀的死亡,李祘礙於身分,只准人前堅強,就連在摯愛德任面前,仍是強忍悲傷。


其三是祖父英祖之死。在戲中鋪陳了兩段情節,一段是英祖在李祘懷裡斷氣,祘一邊埋怨著祖父的作為,一邊哭喊要求祖父回魂;一段是李祘穿著喪服,暗夜裡獨自登上大殿,立誓帶領朝鮮走向太平。前者凸顯了李祘對於祖父的矛盾情感,理性上明白他身為一國之君的苦衷,感性上不諒解他血刃親子的舉措,英祖毀滅了思悼,卻也成就了李祘。對李祘而言,祖父為他開起了通往盛世的大門,也替他關上了所有生而為人該有的情緒宣洩的窗口。作為王位的繼承人,李祘必須隱忍,必須以大局為重,當他穿著喪服隻身走向王位時,就暗喻了他以聖君為目標的一生,終究得孤單面對,也與最後一集李祘步出大殿的畫面互相映照,當他選擇肩負國之重責,負荊前行的起始與終了,都只有他一人。——這一段也是我認為整齣戲裡最精彩的名場面,相較於隆重鋪陳的登基大典,李祘的獨角戲更能彰顯他堅定、悲傷又無奈的複雜心境。

英祖死後,隻身走向大殿的李祘。(第12集)
身著喪服、獨自登上王位的李祘。(第12集)
成為被認可的聖君之後,獨自走出大殿的李祘。(第17集)

其四是世子李㬀之死。李㬀是李祘與德任的第一個孩子,四歲即夭折,王之李祘喝斥德任不宜過度悲傷,都城裡也有成千上百的孩子因為這場疫病死亡,看似無情的他,卻獨自跑到東宮(世子的寓所)放聲大哭。李祘分明清楚也能體會德任的心情,卻因為王的身分而必須強忍悲傷、武裝自己。當他在東宮哭得聲嘶力竭,觀眾雖為之動情,也不禁想問,如果李祘能在德任面前展示脆弱,一起承擔喪子悲傷,是不是就能繼續譜寫美好的戀愛故事呢?然而劇情至此,觀眾和德任一樣明白,在國家與私情之間,李祘始終偏向哪一邊;而德任一路堅持的包容壓抑,終究難敵家人摯友相繼離世帶來的傷痛打擊。


最後,是一生摯愛德任的死。至此,李祘終於在德任面前再次哭泣,但他的脆弱表現似乎為時已晚。李祘終其一生都在等待德任一句愛慕的告白,直到德任嚥下最後一口氣前,他都未能如願以償。即使所有人都看得出德任的一片丹心,李祘分明也感受到了,但他對於德任說出一句愛慕的執著,自始至終沒變。李祘與始終不坦白的德任一樣固執叛逆。

在戲裡,德任離世後,李祘很快收拾眼淚,將重心放到治國要務,好幾年的時間當大家都以為李祘已經淡忘德任時,就連他自己也被「忘記比較好」說服之後,他再次想起德任,命人找來她的遺物,孤坐東宮緬懷,再一次暗自哭泣。東宮,是宮女德任與繼位前的李祘,幾乎要日夜相處的地方,也是他們情意萌芽的重要場景。如今人事全非,世子李㬀離世後留下的空蕩房間,也隱喻著李祘的心,除了德任之外,再也沒有其他女人能走進。

這五段不同時期的死別經歷,將李祘淬煉成一代聖君,卻也讓他的愛情故事注定以悲劇作結。


同場加映

在第15集裡,德任堅定拒絕李祘告白被驅逐出宮後,李祘直入宮女住所確認她的離去時,導演運用了一個俯視視角,將一國之尊放置在狹小的宮女房裡,似乎也暗喻著李祘的心早已困守在德任的世界裡。

李祘始終無法明白,德任為何執意將愛意收起,導演透過四面緊閉的門窗,暗喻德任的心,李祘強行進入房間,主人卻不在,告訴觀眾德任早已將王放在心上,但王站在這裡,是多麼地突兀失衡?這裡不該是王所在的地方,所以她選擇離開。

王與斗室。(第15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聲明

B編的韓劇時間|《海岸村恰恰恰》:以梭羅為原型的男主角洪班長

B編的韓劇時間|《海岸村恰恰恰》:「愛」真能克服一切嗎?

B編的韓劇時間|《海岸村恰恰恰》:每個人都有牙痛般難以啟齒的傷痛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