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頓

獨立撰稿人,關注中國公民社會發展以及為此付出的行動者們

劉偉偉:我想看看誰讓我不自由(六)

發布於

我想看看誰讓我不自由

刘伟伟的這些行動放在今日,每一個都可以被「尋釁滋事」,你預測過風險嗎?你真的不怕被逮捕?我直白地問他。

「哈哈,即便在衝突地帶撞得頭破血流,我也不計算後果和代價的。媽的,我就要看看,誰讓我不自由!」劉偉偉回答很勇猛,無所畏懼,「媽的,你必須跟他們鬥,反正要麽他們折磨我,要麽我折磨他們。」

「即便被監視居住?被酷刑毒打?」我追問。

「我真不怕,任何事發生,都會坦然面對,即便監視居住,被虐待,我會充分去感受傷害,出來後就充分展現這些傷害」。劉偉偉舉例,如果被打,那就打,記住傷痕;如果被逼著看中央電視台新聞,他就會去背每天的新聞,直到嘔吐,「凡事皆有痕跡,我會把傷害推向極端,反向調查和證明,充分展示和控訴」。

劉偉偉又解釋「不計後果和代價」的語境。一是他看到大多數的藝術家只做消費語境下的藝術,避免參與政治現場,而他想對抗這種普遍的政治恐懼感,「我不想去計算安全性,每天每個人在這個國家還能活著就是政治」。二是他實在太樂於把自己的肉身投入社會衝突現場,去碰撞、激發可能性和未知性,「我喜歡現場的挑戰和事故,這讓一切變得更有趣」。三是,其實後果和代價很難預測。

最重要的是,劉偉偉認為,作為人,先要活出人的樣子。「瞻前顧後,畏畏縮縮,那樣太憋屈了。」

劉偉偉勇猛,但並非莽撞。 《眾泰》展被禁止,警車開到展館,劉偉偉不吵不鬧把展品打包好,現場展示被審查的結果——一個個被打包好的大紙箱。千秋村後來有村民報警說劉偉偉是恐怖分子,警車開來,劉偉偉扛著攝像機趕緊跑了。

7月下旬,劉偉偉準備進入一個大部分記者都無法進入的社會事件衝突現場前,他發來信息,提醒我「我不聯繫你,你不要聯繫我」。 出發前,他會刪除聊天軟件,使用安全軟件,備份保存手上的資料。

幾年前我也進入他現在要去的現場,帶著一種義無反顧,有種病態的熱血。他一針見血指出,「你是被自我感動和崇高道德感綁架了,這些在我這不成立,去拍攝案件和吃喝拉撒有什麼區別」。他又補充,「不被道德綁架,做事才能心狠手辣」。

確實,劉偉偉勇敢無畏的個性,充滿挑釁和爆炸性的表達,富有創造性的行動,以及他敏銳的觸覺和靈活的應變能力,他自由的思想和狀態,讓我明白,只有這樣的劉偉偉才能走進他走進的社會衝突地帶,挑動他挑動的權力神經,能做出他做出的行動。

劉偉偉展現了一種充滿活力和彈性的抗爭狀態,那就是,追求民主,就去現實中實踐民主;要自由,自己就要先活出個自由的樣子。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