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ncanLau

岀生及成長於香港,旅居加拿大25年後回流。兩地生活文化的差異與衝擊,一邊是多元文化,一邊是中西匯集,從一邊看過去另一邊,算是多重國際視野。

我的四分之三個香港之五:流水響/鶴藪

發布於
流水響這名字應該聽過,但不確定其位置,至於鶴藪,連讀也不懂,自然未聽過,卻原來這兩個水塘是彼此近鄰。
前言:香港地方小,不過住在這裏幾十年,其實很多地方未踏足過,特別一些熱門的景點,遊客必到,我們反而沒有特別興致。現在的時勢發展,不少人在考慮,甚至已有實質計劃離開香港,而今次,很多人會想像到,未必再會重回這個家園。因此我想起,很多地方其實未去過,於是盡量安排到此一遊,也寫下一些文字,留個紀念。

要去並不算容易,據說由粉嶺火車站那邊有小巴接入去,但在秋冬季,會人山人海,因為那個「天空之鏡」的景點是打咭熱門位置,尤其是有紅葉的季節,特別搶眼。因此到時交通會特別忙,一架小巴只載十九人,排隊等車會是一個考慮,特別是回程時。

這天不是假期,我們的朋友有車,因此直入至最盡處,泊好車才起步,只約十多分鐘路程,便已到了此行重點之景「天空之鏡」,雖然只有綠色的樹,效果也相當明顯,可以想像,當秋冬時分,漫山紅葉黃葉,一定更迷人。不過,鏡面的效果需要風平浪靜,稍有微風,吹縐一池春水,便會掃興。

這兩張相大約同位置拍攝,但有風和無風,已很有明顯分別。

至於兩個水塘都屬於小型,沒甚麼特別,不過從高處遠望,看到整個水塘的形狀,也是另一種風味。

流水響這名字會引發很多想像,但偏偏名不符實,有水流的溪澗不多,更少聽見流水淙淙,不過倒有幾處算是提供半合符的打卡位。

這不是「天空之鏡」的地點,是另一個鶴藪水塘,時間天氣配合,一樣可以拍到「鏡」的效果。


後記:在下車的地方,有人說沒有訊號,於是我也拿出手機試試,好像OK,於是我打開地圖,看看自己身處何方。朋友說那處算是粉嶺區,我滑着地圖,看看離粉嶺火車站有多遠,冷不防突然看到沙嶺和新屋嶺這兩個名字,心底悵然無語。想到這是粉嶺區,附近地方也多以嶺字為名,應該不是巧合吧,只是沒有想到突然就在附近。推算自己經過的路程,那天當局突然將被捕人士送來新屋嶺,實在疑點重重,山高皇帝遠,只會令人懐疑有不軌企圖。提起來,仍令人心有餘悸。

香港真的有很多美景,令人神往,隨時花半天出走,遠離塵囂,嘗試忘一下憂。不過,香港地真的很細,當崩壞來自核心,敗絮其中,美麗的外衣也不能獨善其身,尤其是當權者更不惜撕破臉皮,展現猙獰面目,面前的一切,都可以引發大家的情緒。我忽然在想,如果當時我沒有拿出手機,沒有看到那兩個地名,我會不會舒服一點?也許,不過絶不代表我已OK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我的四分之三個香港之四:愉景灣至梅窩

我的四分之三個香港之三:南丫島

我的四分之三個香港之二:西灣國殤紀念墳場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