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izzly Breeze 殷雨風

香港故事|地誌書寫|生活反思 藝術 | 文學 | 音樂 | 電影 | 創作 相信文字的力量。 Après la pluie, le beau temps.

香港00後的童年記憶:引文

發布於
我是個念舊的人。「舊」不一定是我所經歷的過去,從三十年代到昨天的夏夜都有零星事物沉浸在我的記憶裏,這大概是我喜歡文哲史的原因,請別問我為何選讀理科。
夏•流浮山•陽光

大眾對於00後的輿論可謂歷久不衰,網上討論區的標題彷似添加了「00後」便能引起關注和討論,在YouTube上也有一堆相關的街頭訪問。這確實是無可厚非,畢竟00後被大眾標籤為新世紀的「小孩」,而1999年與2000年間又有著格外寬闊,實際上不過是一年的鴻溝。上世紀出生的人和00後的隔閡遭無限放大,甚至產生無形的對立。

「而家啲00後xxxxxxxxxx!」聽見這一時之氣的說法便可知不滿者經已墮進「一竹篙打一船人」的圈套,而問心無愧的00後不必感到生氣,若然有愧,「過則勿憚改」。香港創作歌手Serrini有一首歌的名字是《同一種米養百樣人為甚麼養出你這個賤人》,我想,無論在哪一代總有惹人生厭的惡人,有惡人就有善人,善惡是世上存有的其中一個反差。「一樣米養百樣人」應該是每人在不受情緒干擾下皆通曉的道理。

我一直覺得世界上的紛紛擾擾令人窒息,設若一切源自人與人之間的誤會,是否解釋就可以消除誤解?又有沒有辦法拉近生於不同年代的香港人,同時保存每代人之間最適切安好的距離?我突然想起「解釋即係掩飾」,對了,有些人從不聽取違背自己主張的解釋。我的頭腦再次清醒過來,一個人的力量如星星之火但暫未足以燎原。面對這長久而來予人若無其事之感的裂痕,與其在別人提出責備時大聲辯駁,作出激烈的還擊,倒不如跟他們分享我切身的童年。有共鳴與否因人而異,至少能勾起讀者的回憶。

《香港00後的童年記憶》是二零二一年獻給即將換花呔(註:我校升中五的學生需換有花樣的領帶)的自己的一份禮物,趁著我這條善忘的金魚還有堅硬的鱗片,不怕被兒時回憶的碎片割傷。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