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養食樂

充實自我,知足。歡迎✉ [email protected]

致,我5年的青春。

這篇文章大約5千字,我鼓起勇氣訴說著過去,如果你願意閱讀也請跟我聊聊。
2015年,記憶中最美好的我們。

家教尚嚴,大學兼顧課業跟打工之餘一直沒修戀愛學分。直到畢業透過網路認識了你。

你是外派的台幹,還記得見面時是個暖冬,我竟特別的打扮自己,帶上初戀般的期待,試穿了好幾件躺在衣櫥許久不曾穿的洋裝,像偶像劇般床上滿是篩選下的衣服。 終於選件淡藍鑲簍空花邊的印花洋裝,裙長大約在膝上5公分可露出雙腿、化上笨拙的妝,點綴些香水,踩上軟皮卻不合腳的根鞋,前往附約。

還記得相約在信義區車水馬龍的百貨,搭著藍線捷運那天,我在車廂想了數十種你真實的樣子,還記得長長手扶梯停止的那刻,我觀望了四周,找尋這數月只看過一張相片的那個你,而這時正好與你對到眼,你正站在那廣告牆的前方,手裡握著Iphone,身高1米8,日落的陽光剛好撒成你的背景,穿著寶藍色的襯衫配上鐵灰色西裝褲,這畫面如同昨日般那樣清晰。我倆相識點頭微笑,我勇敢邁步向前進,而你轉動側身面向了我。

我們同時開了口:原來你/妳就是傳說中的「網友」。

那天,你看出我不慣踩根鞋開始腳步變慢時,提出在藍色絨毛沙發椅上休息的體貼;坐下時才發現我倆肩靠著肩。 我望向你,發現你彎腰低頭看著我不一樣瞳色的眼眸說:「妳戴有色的隱形眼鏡嗎?」。

【如果愛情只停在這一刻,是否我倆的結局會不同】

往後一年只能見面四次的戀人,好似牛郎織女的異地戀真是不容易。最艱辛的不是被身旁人提醒青春有限,而是你需要他的時候只有手機螢幕,為妳擦淚的只有自己。

還記得周年紀念去花蓮小旅行,火車上的我們好似只要相愛就好。看看磅礡的太魯閣,遠離台北的塵囂,只有山林間鳥鳴的歌聲。只是模糊的記憶,已不記得美景為何物,只記得那次變天的低溫讓我打了整天冷顫,而你總穿著外套忘了一旁只有短衣短褲的我,回家後我卻重感冒了數天。 那時我像小女孩般只要待在你的身邊就別無所求。



2016年,如果你也聽說,有沒有想過我。

第一次接機我手捧著鮮花和手做便當,看著指示搭著公車、捷運、機捷來到偌大的陌生機場,只是不巧班機延誤,看著人群散了又聚、聚了又散,從白天等到了黑夜...。還記得冷掉的便當被你遺忘在計程車上...鮮花拿回家後被你媽碎念是很快就枯萎的垃圾,巧合的事只要去接機總是會遇上班機延誤、反之不接機都能順利。 履試不爽後我再也沒有去接過機了.. 也許這是老天爺給的暗示,而我們卻沒有視作警惕。

交往好陣子後,才發現你與前女友之間還有金錢關係再聯繫,夜晚下班的見面還債的不是現金,而是低債的直銷保健食品。你總是說沒什麼,但沒安全感的我只能默默壓抑忍耐,因為你說過:「妳別任性,就只是還錢而已」。

每每旅行後我都會重感冒,所以我開始不愛旅行,體質怕熱的我也很少出門,每年的聖誕節我們總約好在耶誕城見面,手心之間有彼此的溫度,總有說不完的話題、總是喜悅的心情,我們不曾吵架,會手作禮物送給彼此,好似只有完美的形象,故事頁尾停留在公主與王子結婚的Happy Ending. 而年輕時的我,以為HappyEnding就是愛情。


那一年的尾聲,我媽卻病倒了... 。還記得發現時已癌症末期,我拿不出專業白袍的形象,只有斗大流不停的淚珠面對那刻,從此我的生活不一樣了。白天像上緊發條的女兒機器人,夜晚才能流下眼淚。 每季的約會就像是劇本一樣配合的剛剛好、我們只要偶爾聯絡就好、偶爾見面就行,除了工作與母親,最後才是我自己。

只是,你從來沒給過我溫暖的一次擁抱,也從沒探望過我的母親。

我心理有個缺說不出口,只想犧牲我所有的一切陪著媽媽到老。...變調的愛情,是該寫著待續還是The end. 就這樣家庭、工作兩頭燒完的蠟蠋 ,最後才是我們分岔的愛情。


我母親驚人般的求生意志,出現了所謂的奇蹟。 但我卻染上憂鬱之苦,骨瘦如柴。

三周年的愛情考題: 關於未來。

交往滿三年,你時常應酬接受廠商招待的深夜場所,出現聯繫不上隔天才有消息的狀況,內心的忐忑、所謂流言蜚語、夜晚不安守著手機,只為了你一句 「放心,我到家了 」, 只可惜最後總是等到天亮的一句早安。好似昨晚的一切都是虛無。

其實我的愛情只需要簡單的陪伴。我想只要我在你心中還是初次見面最漂亮的自己就好。 只是從那時開始,你看手機的頻率變高了,我們的話題也漸漸變少了.. 吃著那盤已經變調的愛情餐食,我只能靜靜的看著你。 不語.

2017年,你說你的飛行哩程已滿,想帶我出國散心,只是要我自費。我想著這筆旅費我要存多長的時間,該省下多少餐費才能擠出送給玩樂,你明白卻不願意理解。還記得日本遊很吃腳程,乾熱的氣候與台灣略不同,溫差極大。第一次出國的我卻不懂,漸漸出現貧血的臉孔,就這樣撐著回台後的我抱病二周.... 而你,還是一樣穿著外套,從沒問過我冷不冷。..


愛情喊了墳墓來敲門,父母催婚的唯一條件就是他要返台工作。

「你很漂亮,孝順、會做家事、會煮飯,是家庭接受女孩,而且我也喜歡妳。」這是聽了數次對於結婚的理由,聽著聽著,如同任何人都能取代的家政婦,我的存在與價值都來自於「符合的條件」。 不知何時開始,電話兩頭的我們只剩下安靜與冷漠,見面的我們只剩下輕握的雙手,而不再是歡笑的每秒鐘。 詢問有無機會調回台灣工作,也總是得到沒有期限的三個字 等通知。

還記得某次經過信義區的T牌店,你問要不要進去逛,我卻反射動作的說 「不了。」 那剎那,我倆有些尷尬,你的神韻有些淡漠。

也記得某次拿著新年禮盒要去你家拜訪,快到家前路口時你媽卻來電告知「家中未整理太亂,不方便坐客。」當下被下逐客令,我沉默了整整一天,而你也只是牽著我的手沉默著。

好幾次與你父母見面吃飯,你媽當場拆開了我送的見面禮,評價著商品好壞價值高低,我一直告訴自己,這種無禮無知的行為只是個性的問題,而不是我小心眼、重禮節。其實陰影已慢慢漲潮就快把我淹沒..只是我選擇繼續漂流。

終於聽到你可以返台工作,只是我的青春又加了一歲。



2019年,女人,談戀愛與結婚的對象是不一樣的。

媽媽奇蹟式的陪伴我們數年,像似讓我們準備好道別一樣 。妳牽著我的手說:「希望能看我穿上白紗出嫁,幸福的模樣」。那時我流著開心的淚水微笑著向妳點頭,拿起了電話告訴你: 「我們結婚吧 !」

雙方家長見面的飯局只記得你爸說過:「婚後得讓女兒隨兒子到南部生活」,我父母明白點頭說道:「疼愛這個孝順的孩子就好」。那時我媽的日子已不多,想陪伴在我媽身邊的念頭好勝強烈。 約好提親的前天,我媽卻不慎跌倒骨折.... 談親日只好延到拆石膏以後,還記得媽媽為了我踩著石膏也叫我帶她去換套喜氣的酒紅色沙發,我倒是心疼。

去南部拜訪你老家的那天,意外從老宅的樓梯跌落....

提親那天南部的大咖長輩特別北上參加提親,一窩蜂約20多人擠在客廳好生熱鬧,我卻只有忐忑的心情;沒想到大姑姑取水杯要給男方長輩倒茶時,水杯卻意外地撒了滿地..... 媒婆自然化解這場尷尬的局面,而我卻只記得長輩們鐵青的臉。

那晚媽媽憂憂的說:「這些都是不詳之兆,要不要考慮延後結婚?」,我只笑著叫媽放心,只想跟時間賽跑的恐懼感不斷加深。

準婚禮進行式,你還在國外工作,我學習自己試吃喜餅,找尋婚禮攝影、婚禮小物、看場地,看婚鞋,選喜帖,像是按表抄課的準新娘般那樣工作著,只是都是隻身一人 。在那無數個夜晚,我時常問自己是否真的要結婚。 試穿期待已久的韓式婚紗的那刻,我臉上的笑容有抹哀傷。莫名的感覺問著不同秘書:「你們有遇過拍完婚紗卻沒有結成婚的情侶嗎」.. 雖讓祕書感到意外,但她卻說偶像劇的情節都發生過。 直到一個月後拍婚紗的那天我又瘦了整整一吋,趁裁縫師改大小的時間,未婚夫笑著對秘書說「她有婚前恐懼症」。

五十年代出生的父母,作為一個傳統家庭媳婦的母親有多辛苦.. 我非常清楚。

「年輕人準備買房,不需傳統禮俗,只需要吃喜餅就好」

原以為我父母的善解人意會得到友善的對待,卻意外發現人心是貪婪的。

日後未婚夫卻轉答「大嫂嫁妝附了一間房, 你們家要求的條件是否要給平等嫁妝阿?」當下聽完我卻把怒氣壓在心底,瞪著你那一臉無所謂的模樣問「你媽是什麼意思?」而你像個媽寶一般只有沉默著說:「我只是轉答」。

「能省則省,可以選國產平價車2台當禮車就好嗎?」

「大嫂他們都沒宴客,我們也可以不要嗎?」

「迎娶不要玩遊戲,我會生氣」

「喜餅、婚攝婚錄婚紗、婚戒,我媽問妳出了多少錢」

我笑傻了,才湧然的回想起為什麼很多情侶在準備婚禮的過程會分手,其實籌備婚禮過程非常的重要,考驗著彼此的價值觀、溝通、解決問題的能力,如同解題般,一題一題破解後才能看見答案:對方是否值得你依靠一輩子。 家中兄弟都是百萬年薪的台幹,我卻在這裡看清楚對方家庭的底細... 我走到這一步,我不忍現在喊停,不敢告訴家人我遇到的難題,也不甘心放棄這四年多的感情。

我愛我媽更勝於我自己。 以為看我穿上白紗後的母親,能再出現奇蹟



結婚是雙方家庭的結合,戀愛真的只需要兩個人。

從百貨到專櫃從中挑選戒指,最後選擇日本P牌。終於選到交往四年第一個對戒,還以為在安全感的身上套了戒指會牢靠些 。卻沒想到去取成品時,你媽的一通電話就被收走。好似我是小偷

「餐廳我訂好囉,那天我會跟你求婚」像是公式化般的語句,我卻無力抵抗。

晶華酒店Robin’s牛排屋,你精心選了15號桌,還記得你穿著第一天我們見面的服裝,而我卻沒有注意到。「妳願意嫁給我嗎?」你念著手機裏打的文稿,我竟猶豫了幾秒鐘問著自己 真的要結婚了嗎... 手卻自動化接過你的手心,微笑著說「我願意」,如同電影般都上演的劇情,送上鮮花與扮演臨演1天的戒指,我倆相識微笑。食之無味的餐點搭配我深度的不安,原來這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回台派駐南部的你,為了新房密集在看新建案。 只是卻從未帶我去過。 某天,你電話告知我「買好房了,什麼時候下來? 我帶妳看看」。未婚妻的角色看似有名無實,原來買房這件事只要一通電話就能交代,不必在意過程。 該慶幸的是「未婚妻」至少挑過傢俱、討論過設計、逛過床俱、電器用品。 「 原來,這就是家。」我心想著。

圖片取自:https://reurl.cc/Q6GvM2


夢醒十分,婚姻的別名是一輩子,戀愛只是一陣子。

「我可能又要調去桃園工作,我父母要你留在南部」

「不是才剛調到南部沒多久.. 我不能跟著你去桃園?」

「那空房留著幹麻,你就一個人住吧。我一個月會回家一次」

「即然都不能住一起,那我想在台北陪我媽。」

「當然不行,我們都結婚了,而且你要跟我一起付房貸,我還要在桃園租房。」

「........] 。如果結婚的代償是無我,那最後我選擇忍讓。

婚禮倒數碰上海外員旅,剛好在COVID-19疫情爆發前,飛了出去。在那幾個夜晚我找到了遺失的自己。也是人生第一次這麼放鬆,我買醉了酒,付費是默默無聲的淚。

「為自己而活吧,大家都說妳沒有新嫁娘的喜氣! 妳真的要結婚嗎?」同事說著。

讓我潰堤在那夜遊的海岸邊。


回國後,母親用了最大的力氣想為了久居國外的未來女婿煮個補湯,邀約前來家中享用

「我媽說結婚前不能過夜,不合適在女方家中吃飯,就不過去了」就在我媽為你都買好所有材料後,你只是一句不過來了就完結了事。

那剎,這幾年忍下的憤怒一洩而下,怒氣全轉化成悲痛,壓倒我們婚禮的最後一根稻草就是你們從來沒把我當成一家人,不尊重我最愛的父母,更不尊重我。  
我再也不想忍耐、不想體諒,不想再欺騙自己!  我不想! 我不想! 我不想!  

「那,我們不要結婚吧! 」崩潰的怒喊流下了淚。

原訂2020年結婚喜日,也是滿五周年的紀念日。只是我永遠忘不了,你們選擇的大喜之日卻相沖我父母生肖的時辰。 笑之。 也許從交往到結婚,你從不曾真正接受過我,何苦。

從不結婚的那一刻起,我心意已決。「媽,對不起,我不能結婚,也不想。」

母親沉默了幾秒鐘 :「我看妳並不快樂 再等妳開口,趁喜帖還沒發,妳想清楚了嗎?」

「非常清楚,媽對不起。後果我會承擔」。

母親像是放下了擔憂,微笑著說:「你爸那邊我會處理,是他對不起你嗎?」

「.... 只是他不適合結婚,這五年我覺得夠了。」

「那媽知道了,嫁過去妳也不會幸福的, 別擔心,媽在。」


取消婚約的那刻起,我像匹馬兒一直狂奔。我們的愛情如同訂金一樣覆水難收。你們家要的公平我給的起,看清真面目後才明白我贖回了自尊。那天退合約的路上,我一人在公園靜靜的等著暫時離開的你,我雙手不自覺得搓揉,淚默默流下卻一個字都開不了口。 而你回來只是坐在我的身旁,不語。 卻只反覆的問:「那我們登記結婚好嗎? 不要分手」

最後你帶著我去逛精品,面對這華麗的名錶、名牌包,香水專櫃,你說著你買的起送我。我哀傷望向你:「我要的,一直都不是錢,你還不明白嗎?」 而你像跳針一樣的告訴我,我想要什麼都能滿足我... 「我會改變我們家的狀況,讓你不要難過,我等你半年」.. 你信誓旦旦說起。 面對毀婚後日子,放手很難、前進更難。卡在中間的我們只能悲痛的笑著。我在天橋上拿著水果酒喝著,淚水緩緩流下問著: 「為何我們走到了今日這結局,你才想著改變?」 但我也不想再欺騙我自己了。

同事當成茶餘飯後的話題討論著,想像劇本如何演成毀婚。一直到2021年的現在那些嘲笑還是不停的告訴我,這事俗對待毀婚的女子是鄙視輕蔑的,但我覺得我是勇敢的人


若不把愛停留在這,往後是我悲痛的婚姻。

因為看不見男人的擔當,你 不 夠 格。也許也是前女友最後不與你結婚的原因,我走在她的身後上演著一模一樣的劇情,而你走了這劇本兩回,自導自演。

套句嘉賓的台詞:始終不願相信,這是命。

而我卻在分手後的一個月,親口聽你說著已帶新女友住進我們曾一起編織的新家。

我笑著流淚對旁人說起:「原來房子的女主人, 一直都不是我。」

我放下所有回憶,來成全你的愛情。 
最後這愛情劇本,身為主角的我倆都有責任,只是成長的代價是痛苦 也是我的青春。  

我已釋懷放下,才提筆寫起我逝去的5年青春。 敬,曾轟轟烈烈只求愛過的年少輕狂。


重生。 只為遇見更幸福的自己。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