鱷魚把拔

教書是我的職業 寫作是我的志業 人生以分享歷史想法,撰寫小說、散文為目標 歡迎各位一起來欣賞 https://liker.land/dragonlovesnow/civic

粒史學加000173《史記》卷六〈秦始皇本紀〉32:給我我想聽的消息就好

發布於

七月,戍卒陳勝等反故荊地,為「張楚」。勝自立為楚王,居陳,遣諸將徇地。山東郡縣少年苦秦吏,皆殺其守尉令丞反,以應陳涉,相立為侯王,合從西鄉,名為伐秦,不可勝數也。謁者使東方來,以反者聞二世。二世怒,下吏。後使者至,上問,對曰:「群盜,郡守尉方逐捕,今盡得,不足憂。」上悅。武臣自立為趙王,魏咎為魏王,田儋為齊王。沛公起沛。項梁舉兵會稽郡。

──────────────────────

時間仍然還是在二世皇帝在位第一年,也就是他二十一歲的時候,這一年看來還真漫長。

七月,戌卒陳勝等人在戰國時代的楚國造反,訂國號為「張楚」(戍卒陳勝等反故荊地,為「張楚」)。陳勝自立為楚王,位居陳縣,並派遣將領們奪取土地(勝自立為楚王,居陳,遣諸將徇地)。崤山以東的各郡縣年輕人都因為受盡秦帝國的官吏壓榨之苦下,紛紛起身造反,殺掉了他們的郡守、縣令,以回應陳勝(山東郡縣少年苦秦吏,皆殺其守尉令丞反,以應陳涉),這些人在各地相繼擁立諸侯王,並團結起來向西進攻,旗號都是「討伐秦朝」,人數眾多數也數不清(相立為侯王,合從西鄉,名為伐秦,不可勝數也)。這時,負責傳達通報的謁者從東方回來,並把崤山以東的造反情況報告給二世皇帝(謁者使東方來,以反者聞二世)。沒想到,二世皇帝聽完後卻很生氣,就把謁者交給主管官吏去處理(二世怒,下吏)。

後來又有使者從東方回來,皇上問他東方狀況,使者回答說(下吏。後使者至,上問,對曰):

「那不過是一群盜匪而已,郡守、郡尉正在追捕,如今已經全部捕獲,不值得擔心(群盜,郡守尉方逐捕,今盡得,不足憂)。」

二世皇帝聽了之後非常高興(上悅)。

這時,陳勝的部將「武臣」自立為「趙王」,之前的魏國公子「魏咎」被陳勝立為「魏王」,原本的齊國公族「田儋【音同丹】」也自立為「齊王」,沛公「劉邦」在沛縣起義。原楚國貴族「項梁」則在會稽郡起兵。

──────────────────────

由於秦帝國是以「十月」為每年的第一個月,因此這一段內容中的「七月」已經算是二世皇帝在位第一年的第十個月。再兩個月就即將上任滿一年的二世皇帝,在這個十個月的任期中,曾經效法始皇帝進行東巡,也曾找理由殺死所有的哥哥,另外也繼續進行著當年未完成的阿房宮工程。

然而,二世皇帝萬萬沒有想到,使者竟然帶回來的消息是:東方出現反叛,而且對方還自立為「楚王」。如果此時仍是始皇帝在位的話,或許始皇帝會立即派將軍前去討伐,迅速壓制住這一場叛亂。可惜的是,這位才二十一歲,也沒有行政經驗的二世皇帝,竟然選擇不相信使者的「謠言」,而決定將這位史者移送法辦。這直接導致接下來的使者們,為了活命而選擇謊報,進而導致這場叛亂持續擴大。

令人訝異的是,秦帝國的大臣們並沒有人出面勸諫皇帝,如同前幾段文字中所描述的「群臣諫者以為誹謗」一樣。換言之,自從二世皇帝殺光了自己的哥哥之後,他就再也聽不到任何真話。當執政者只想聽他想聽的話的時候,這個帝國還能撐多久呢?

看著仍不斷有使者回到中央報告,至少說明秦帝國的行政系統仍保持著該有的效率。然而,二世皇帝不願意聽他不想聽的消息,即使行政體系仍保持高效能,也是枉然。

因此,在二世皇帝的耽擱下,造反且稱王者越來越多。秦帝國該如何面對這場大叛變?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以上,就是這一小段史料給我的小小感想。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粒史學加000172《史記》卷六〈秦始皇本紀〉31:爸爸沒教過我怎麼當皇帝,我該怎麼辦呢?

粒史學加000171《史記》卷六〈秦始皇本紀〉30:我只能透過殺死哥哥們來建立自己的威望了!

粒史學加000170《史記》卷六〈秦始皇本紀〉29:「年輕」就是沒有功績的藉口?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