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蔗民王礽福

當美好的日子不再,我尋找各種「退而求其次」的選擇。蔗民就是如同蔗渣板般的庶民,不紮實,容易「淆底」。亂世浮生,只能將就將就,求主垂憐。

與誰共鳴?

發布於
沒有人不想成功,但最終我們認同的可能是輸家。


以前香港的受歡迎人物如周星馳、麥兜,都有種草根、魯蛇(loser)的特質,卻在那個經濟繁榮的年代贏得大部分市民的喜愛,間接反映即使在富庶年代,大部分市民仍覺得自己是個輸家,所以在這些角色上找到認同。


很多教會領袖,無論年長或年輕一輩,香港或台灣,都努力在人前表現得積極、樂極、進取,拍甚麼照片都要展現得很陽光、四萬咁口。但我想,在大部分人眼中,看見這種正能量過度活躍症的人,會覺得很疲累。他們一定有一批擁躉,這些擁躉的數目也足以令他們覺得自己很成功,但他們沒有跟所屬城市裡大多數人的心聲共鳴。他們也許覺得自己是拯救者,救人於消極、悲觀、失敗中。但在很多麥兜式的都市人(不是榮華臘腸式麥兜)心裡,卻可能想別人知道他們已很努力,卻也相當疲乏,只想走走停停歎歎息。他們不一定期望當大贏家(當然也不可能不幻想過),但去到人生某個階段後,所謂贏,可能就是輸少當贏。


這樣說,不是為了所謂贏得更多人、贏得大多數,而是為了聆聽這個城市最深沉的聲音。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