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8 篇作品累積創作 50212 

一歲一枯榮

浮世蔗民王礽福

來到四季分明的地方,才真正感受何謂一歲一枯榮。而在春分前後,冬未盡去,夏還未來,更是枯榮並存,走在路上,落葉枯枝蕪雜之間,可以長出一大片黃水仙,這就是真正的自然。這種一歲一枯榮、枯榮並存的自然景色,會否也能積澱成一種文化心理結構,接受盛極就會轉衰,衰後仍能復興?

老爺車

浮世蔗民王礽福

前一陣子用八百鎊買了一部老爺車,具有極佳的防盜、防撞、防刮功能。

不像你所想,就如我所說?

浮世蔗民王礽福

如果青少年真的是多元、各有想法的,我們就不應只顧複製別人的「成功模式」;而是需要有不同想法、興趣、專長的青少年事工同工。物以類聚,青少年階段常出現的一種孤獨感,催使他們尋求與自己臭味相投的少數派。⋯⋯我也希望一些中小型堂會不介意擁有一班為數不多,卻相濡以沫、性格鮮明的青少年。如果我們相信教會真的是合一的群體,各種不拘一格的青少年群體,才能使香港教會擁有更多元、豐富的人才,應對一個不可知的未來。

爛泥地也可以成為「道路」

浮世蔗民王礽福

//耶穌說祂就是「道路」,這「道路」是否也包括「唔係路」的爛泥路呢?當你走過爛泥路,覺得「唔係路」時,會否仍然走在主道中呢?回首向來爛泥路⋯⋯//

百無禁忌

浮世蔗民王礽福

//傳統社會面對小朋友觸犯禁忌,最有效的回應是說一句「百無禁忌,沒事沒事」,然後把他帶離案發現場,以免受到懲罰,再輕聲教導與提醒。當你願意說「百無禁忌」,就即時成了「解咒的人」;老實說,禁忌往往是種文化想像,並不是魔咒。說一聲「百無禁忌」,禁忌就不成禁忌,再無法力,你就成了犯禁者的守護者,自己也在這禁忌文化中暫時得到鬆綁。 //

反對成功主義,就是失敗主義?

浮世蔗民王礽福

電影First Reformed青年團契那一幕,對白精警到位。當牧師提醒大家很多信徒都誤以為敬虔代表幸福成功,即時遭來信徒反駁,把討論推往極端:難道基督徒都是失敗者?這種非此即彼的思維,扼殺了理性討論,也使信仰淺陋。

即使瞎子摸象

浮世蔗民王礽福

瞎子摸象後就一定自以為是嗎?當我們都知道自己是瞎子後,我們還是需要一套瞎子摸象式知識論。

成大惡者多行小善

浮世蔗民王礽福

我們常說「成大事者不拘小惡」,其實「成大惡者多行小善」,這些小善使到他自己以及他身邊的人(尤其是受惠者)相信他是個善人,並對其惡三緘其口。

一句台詞的力量

浮世蔗民王礽福

重要角色的第一句台詞很重要,電影First Reformed(2017, 中譯《牧師的最後誘惑》《首次自新》《因罪之名》)中,巨型教會的主任牧師出場的第一句台詞,是對一位行政同工說:「這是我妻子的⋯⋯」(Um, this is- That's my wife's stuff.)那麼尋常的一句話,卻有力地塑造了角色形象。

廁所是你的堅固保壘嗎?

浮世蔗民王礽福

文學裡最值得玩味的多是細節的處理,留心悶藝片的細節處理,也許能使你在沉悶、沉重中找到趣味,繼而玩味。有時草蛇灰線,伏脈千里,能把一個意象不斷延伸與擴大。這裡舉電影First Reformed如何從馬丁路德在廁所寫《上主是我堅固保障》的典故,對照、貫穿男主角的信仰掙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