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啟敢

左翼作家,社運參與者一名。網誌《柏楊大學》的校長兼校工,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心有鬱結,才為世界動筆而寫。想了解我,就慢慢看我的文章。

蔡子強接受01訪問錯判香港民主死因,但是本土派內的本土右翼有資格恥笑嗎?(上)

發布於
蔡子強接受01訪問,定調2019年的民主運動策略失敗,從一開始已經大錯特錯?不過沈旭暉對蔡子強於01的訪問的批評也不對!究竟蔡子強和主流泛民30年來的策略錯在何方?若果,歷史有如果,蔡子強和泛民的當年的策略正確,香港民主運動會如何?

文章連結:https://www.boyangu.com/sc/news/蔡子強-01-民主-本土派/

雖然這件小事已經過去,不過啟敢身為左翼,還是為此話題發一下牢騷吧。

蔡子強對民主的心態倒也可笑。就像十八世紀到十九世紀時,民主和普選都是一個被污衊的名詞——因為當時的有資產階級(一如大學講師,中產的蔡子強)都安逸於自己享有的特權和財富,他們深深恐懼若果給予勞動階層和普羅民眾更多的政治權力,自己藉著民脂民膏所享有的榮華富貴,就會化為烏有——因此誓死反對全民普選。

想當然,全民普選是大眾多年來的奮鬥成果,和權貴仁慈讓步關係不大。這些反對普選的有產階級首重的是自由——他們擁有的財富和舒適生活的自由。至於基層大眾過得如何艱苦,他們能否藉著民主來完善自己,發揮自我,從來不是他們要考慮的對象。

因此,對於蔡子強和這些有產階級來說,他們自己的自由是目的,民主僅是保衛他們自由的手段,若果民主威脅了他們的財富和自由,他們就寧願不要民主,改為擁立一位仁慈的獨裁者保護他們的財產和自由。

當然,身為左翼,啟敢對於蔡子強等人的短視實在感到驚訝,因為財閥和權貴吃下蛋糕的絕大部份,只是分一些餅碎給他們,他們就欣喜若狂,放棄最進步的民主——原來所謂的民主派是這樣好收編。

托派前輩區龍宇先生於文章《蔡子有偈傾,香港無運行》回憶起六四民主運動失敗後,當時身為中大天之驕子的大學生蔡子強,就力斥革命一定不可行——立即被台下的工人痛斥你們這些中產階級吃香喝辣,自然不關心基層的水深火熱和窮困。做了小小的中大學生已經視進步的民主是洪水猛獸,難怪多年來蔡子強的民主理念十分保守。

這個工人的民主和蔡子強的民主,分別在哪裡?

工人追求的,是要全民都享受到勞動和經濟成果,因此要求進步的民主改革,讓大眾有權力過問經濟資源如何分配;但是蔡子強所想的民主,僅是如何維持港英政府善治所出現的香港精英、中產階級、富人維持其生活方式和財富於回歸後不變,若果民主改革太過激,威脅到他們的生活方式,他們的腦袋,就會退化成十八、十九世紀那些反對全民普選的有資產階級,將保皇黨的反民主論述,全部重申一次。

啟敢認為,因為相當的泛民主流是依從蔡子強的民主路線,因此民主運動的起跑線和方向就已經錯了。因此,泛民和蔡子強高舉中產階級路線,不敢向基層教育和啟蒙民主的真諦就是追求經濟上和社區上的自由(擔心普羅大眾作反威脅到他們的領導地位),加上蘋果日報的反基層傾向——結果缺乏民主教育的相當部份市民就被保皇黨的蛇齋餅粽,小恩小惠,輿論攻勢等洗腦變得反民主。

同時,泛民和蔡子強也迷信,只要不讓民主運動激進化,北京就會自然遵守承諾,給香港民主——當然,這種民主只是維持有資產階級的優渥生活,和普羅大眾是否能當家作主沒有關係。這也反映為何蔡子強連一些不符民主的政改方案也叫人接受。因為(他們的)自由是目的,民主是手段。

結果歷史開了蔡子強一個玩笑,2019年的香港的運動凸顯了千禧世代對中共的謊言不滿,於是要起來反抗,不惜玉石俱焚。雖然,中共的反擊讓香港一蹶不振,不少人要四散逃亡。但是這種反抗,當中黃絲的社區互助隱含的民主,比起蔡子強半調子的民主強得多,亦值得肯定。

而和強大的極權國家抗衡,一向是成功機會不大,就算香港人不反抗,僅有的自由也遲早被「陰乾」(不過也許可以維持到蔡子強老死,到時蔡子強就哪管洪水滔天了)。歷史上沒有一個民主運動的成功是完全等待當權者主動讓步的,香港人雖敗猶榮。啟敢只是遲疑,若果歷史有如果,泛民主流於三十年前不是迷信中產政治,對基層民主發展冷漠;反而著力發展基層民主,發展組織,也許就算現在惡法壓境,中共也許更難清算香港人。

不過,若果僅因為蔡子強和主流泛民三十多年民主運動策略的失算,就反映本土派及本土右翼是天縱英明,神機妙算,啟敢就覺得啼笑皆非,認為犯下非黑即白的謬誤。

欲知後事如何,請留意下回分解。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