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w

情慾與學問 讚賞公民鏈接:https://liker.land/djwdjw1024/civic

白日夢與人間世

發布於

最近又陷入白日夢的瞬間。走路恍恍惚惚,剎那幻想你在我身旁。或是食飯的時候,突然想到機妙的句子試圖共享。

氣泡水一樣的愉悅,稍縱即逝。愛戀的幻夢。但這當然是虛幻的,那個你究竟是誰,我不得而知。

戀愛腦企圖將這種閃亮的,曖昧的,溫暖的時刻無限延長,但無計可施。

最近在最後一次打開reddit後,發現對方終於將我移除,鬆了一口氣,終於將她拉黑,並將聊天記錄完全刪除。至此她在我這裡杳無痕跡。試圖美化我的恨,拔高我的善良,但事實就是,我的怨恨和厭惡無法移除,相信她也是。但我唯一的優勢在於,我更清楚地看到事情發生的全貌,厭惡她也就是厭惡當時的自己。

那絕對不只是我的錯。或者說,責備心理狀態不穩定者毫無意義。這樣的人渴求高強度的attachment,苛求旁人的關注和歉意,以此成為傷害自我和別人的利劍,如今看來自然是不可理喻和難以原諒的。但我就是一個糟糕的人,我依然要伴隨這樣的人格走下去。

成年人大概總會存在一份對傷害過的人的回憶吧,無論是戀愛,友誼,於是我也是。是那種厭惡得只能遠離,並非仇緒,但希望死生不復相見的恨。全局觀帶給我的意義深重,它令我知道這並非偶然,是很多人的常態,我們都太渴望快了,一夜暴富,一見鐘情,一秒5G,沒想到人生是不斷試錯的過程。有些人不合適就是不合適,無論是相遇的時機還是彼此的性格,那麼她的離去和怨恨,和其他再也沒有聯絡的人有本質的區別嗎?

沒有的。只是這次離別格外醜陋,令完美主義強迫症的你感到針刺的難受罷了。

嘗試定義它的話,依然是恨。我沒有多餘的善意,同時這與感謝她沒有衝突。不然我就不會遇到新的人和朋友了。“能含著眼淚吃下飯的人,是能活下去的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