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ye candy

None

在地鐵上被人摸了屁股

在地鐵上被人摸了屁股。

沒敢回頭看,怕看到一張噁心的臉。也沒興趣回頭看,多數都是一張噁心的臉。

但是手在屁股上動來動去,某種小動物一般,熟悉了環境後一改可愛的僞裝,在家裏肆意妄爲跑來跑去,抓壞傢俱,到處撒尿。

我忍不住回頭,還好大家都帶着口罩,所以看到的只是一雙眼睛。沒有想象那種淫邪和魔光,反而是盡力裝出一本正經的樣子,像是路邊遇到的每一個人。

「您好像碰到我屁股了。」我說。

那人嚇了一跳,手迅速抽回來,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

我轉回頭,那手卻又貼了上來,我覺得無力。要叫嗎,想想手的主人驚慌之下定然據理力爭,要否認,要證據,可我沒有證據,我現在要錄像嗎,還是尋找看起來可靠的目擊證人,我要扯着他不依不饒,要叫來警察,要錄筆錄,要去和老闆解釋我遲到的原因,老闆會露出一臉諷刺的表情,不置可否,讓你看不出他是傾向於不相信還是認定我生性浪蕩。

想着覺得疲憊,我長嘆了一口氣,把感覺從屁股上剝離。

這手在我身上貼了一路。

到後來就開始覺得無趣了,猶如天生的一樣,我也不大在乎。

下班回家和老公說了這事,他說「挺爽的吧?」

我沒聽明白。

他說被人摸挺爽吧。

我愣住了,問他「你怎麼能說出這種混賬話?」

他說那你爲什麼不反抗,去叫,去撕扯,扯着他去警局來證明你的痛恨?

我看着他臉上的表情,覺得陌生又熟悉,一臉諷刺,不置可否,看不出他是不相信還是認定我生性浪蕩。

第二天上班的時候,我感覺到手又貼了上來,我猛地一把抓住,深吸一口氣預備尖叫起來,我鼓起勇氣準備迎接一場硬仗。

那手的主人毫不驚慌,睜着那雙無辜的眼睛,滿是埋怨「你不應該這樣,特別是今天。」

那眼神倒像是我摸了他的屁股,我的勇氣針扎一樣泄出了氣「抱歉?可我爲什麼不應該這樣?」

那手的主人理直氣壯「你昨天沒有叫今天就不能叫,那像是約定俗成的一個規則,一旦你被侵犯,你就要一直被侵犯。現在你一句話也不說,自顧自地毀壞規矩,當然不應該,全是你的錯。」

我想了想,確實是這個道理。哪能和規則作對呀,難度不是更高,我要叫得更大聲,證據要更多,要解釋昨天爲什麼沒叫,要和更多人解釋我昨天沒叫今天叫了的原因,要面對老闆和老公兩張一樣的表情。

我黯然放下了那手,誠懇致歉「你說得對,是我的錯,但我也不是有意爲之。」我把老公的話和他說了一遍,「我也是迫不得已,我可以不報警,但需要你來幫我證明我的清白,證明我被摸的時候的確不爽。」

手的主人聽後,眨了眨無辜的眼睛,「確實,你也有你的苦衷,可我要怎麼幫你呢?」

我窩在沙發裏,地上扔滿了蘸飽淚水的紙巾,朋友遞來新的紙「所以,這就是你老公和你離婚的原因?你找了一個陌生的男人回家摸他的屁股?你一定很恨他。」

「不,我不恨他,離婚不是因爲這個」我抽泣着,「是他和那個男的私奔了,所以我才如此感動,到最後他也在身體力行地教給我些東西,世界上確實有騷貨,還有以己度人總是有些道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NO RIGHTS RESERVED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