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0 篇作品累積創作 9719 
守望者

“发哨人”引发的中国网络奇观

大陆的《人物》杂志在3月10日刊发了一篇题为“发哨子的人”文章。采访了武汉一位女医生,她去年底最早把武汉肺炎病毒报告发到医生群体里,后来被其他人(包括李文亮医生)拿去公开或半公开提醒别人注意安全。所以她不认为自己是“吹哨人”,只能算“发哨子的人”。

守望者

夢與現實

##记一个梦## (上午起来刷了新闻,感觉困意又去睡了回笼觉。然后做了个梦) 【梦里已经春暖花开,可以自由活动了。于是去公园踏青。从公园回家的时候还想再多体验一些大好春光,就放弃交通工具,步行返回。想等到累了再打车。结果遇到岔路,走错了,莫名其妙进入一个小区。

守望者

在异化的时代里坚守人性的意义——李文亮医生“头七”祭

“面对恐怖我们无能为力,唯有坚持正常生活以示抗争。在一个专制的社会里,保持做人的本性不异化,不因恐惧而放弃对自由生活的追求,这就是最好的反击。” 今晚是李文亮医生去世后的“头七”,我把六年前说过的这段话重新写下,作为对他的祭奠。我当时写这段话的背景是2014年3月13日,...

守望者

当我们哀悼李文亮时,我们究竟在哀悼什么?

在充满专制与集权历史传统的中国大陆,从来没有一个小人物的生死像医生李文亮这般令人动容。他死亡的消息尚未完全被证实之际,就已经引发了举国关注,迎来全民的哀悼。昨晚(2月6日)22时左右,网络上传出李文亮病逝的消息,我和很多人一样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守望者

失敗的新年感言(因為寫不出更好)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會像我一樣,幾乎沒有什麼心理準備就突然發現2019已經走到歲末,而即將到來的2020卻完全看不清方向。回顧很快就將離去的2019,發生了那麼多的大事,用「兵荒馬亂」都不足以形容,但在終點前的這一刻,我竟然很難說出什麼事特別值得回憶。

4
守望者

香港机场与平度往事:暴风雨来临的时候

六年前的2013年8月10日,本来是一个平常的周六,我因为临时加班去了当时任职的单位办公室。中午休息时和一起加班的同事下楼到附近的一个商场地下饮食街吃午餐。我们刚点完菜不久,突然有朋友给我打电话,问:“听说你们记者出事了?”我有些懵,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守望者

《绝望者日记》

周一在办公室接待一位来京上访的老人,涉及军队而且事情二十多年了。我凭直觉以及多年记者经验相信她反映的问题是真实的,但我只能很遗憾告诉她,在当下的环境,媒体无能为力。送她出办公室的楼下小院时,我问她要去哪,她说“还不知道”。

守望者

“平安夜”与未完成

一觉醒来已是6月5日的白昼,晴间多云,无雨。这是一个普通的周三上午,一周中最平淡的日子:没有周一开始的忙碌,也没有周五结束工作期待周末休息的迫切。大家即将开始忙碌,按部就班继续着各自的生活,昨夜的种种情绪已成过眼云烟——尽管只是过去了几个小时而已。

守望者

又见“牺牲”,忍不住说两句

从昨晚到今天,大陆的网络热点是凉山州大火。30名灭火队员全部遇难,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年轻的生命,确实很令人痛心。但痛心之余应该更多是反思与总结,而不是急于制造“英雄”,把丧事办成喜事,把牺牲渲染为政绩。事实上,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类似事故,这类牺牲其实是无谓的,救援的第一原则应该是...

守望者

论潜水员的自我修养

我本来只是好奇来看看洁平新创业项目啥样,默默捧场,潜水围观的。没想到新注册要先发帖子,否则通不过机器流程。感觉比有些微信群新人入群要先发红包还严格,这让我这样的资深潜水员压力很大啊。而且帖子发言还不能少于二百字,凑字数实在有点勉强。其实不管什么样的平台什么场合,总是会有一些积极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