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的嬉隱肆

一直是這樣我的血脈裡沒有正經

反正活著也沒什麼好事

 (編輯過)
再無(孽)緣親見那些更加狗屁倒灶的未來,確實是美麗的停格。

看到一則疫情笑話:(見關聯文)

上海三大疑團:
1. 陽性每天都在增加,卻沒有高風險地區。
2. 沒有高風險地區,卻不讓人出門。
3. 不讓人出門,陽性卻每天都在增加。

這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荒謬劇,讓我想到你電影中的一句對白:「你站在這可以看到另一邊的那個地方,你覺得那邊一定比較好,但你不能去,你不去才能解決這裡的問題」,這根本無縫呼應上面那則笑話嘛,叫人笑著笑著就哭了。

所以還未等到大疫時刻,你就用文字與影像為此濁世敲響了在荒地裡挖洞度日的沈默警鐘。時年 28 歲的你,不過大學畢業兩年而已。孔老夫子說「三十而立」,既代表三十該是一個人熟成的起點,抑或是證明自己價值的最後期限,端看解釋角度。西方搖滾樂界有「27 俱樂部」,台灣文壇則有邱妙津、林奕含在 26 歲時結束生命。難道竟因如此,讓你毅然決定永遠活在 29 歲?

其實最後這三年的日子你一點也沒有浪擲掉,你留下的三本書和那齣電影已是你才情的豐足證明。我只是很想問你,到底是在什麼樣的背景下讓年輕的你滿眼灰翳?彼時未有瘟疫,秩序亦不如今天那麼窒息,牆是高了點,但表面上仍是一派光鮮。我好奇的是,在那「矇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摀上耳朵就以為聽不到」的自我麻醉社會裡,選擇把天線打開是一條絕路嗎?但當初若選擇遠走(如果走得掉的話),會不會好過一點?或是不好,對一名殉道者來說?我猜你會苦笑回我:「走得掉嗎?能走去哪?」

你當初是說過「當走到污濁的最底端,光明與美好便會到來」,如今你真狂肆探入底端,以為從此就能見到光明與美好?也許對此刻在上頭的你而言,是吧,但你來自的那個塵世可非如此,甚且每下愈況。也許,再無(孽)緣見到那些更加狗屁倒灶的未來,確實是美麗的停格。幸還是不幸,你說?

最後,點播一首歌送你,我想你可能也聽過。這歌有與你作品裡相似的氣味,披覆雲層深處的黑暗生活三十年,方得解脫。

望好。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十天後再度有綠光,借機舉辦活動

上海疫情笑话

污濁的最底端,光明與美好便會到來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