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京Dajing
大京Dajing

坚持不懈立定

雾霾天登香山

这是和Sonya的告别活动,她选择爬山,仿佛在藏区那次分手,我说了一个分手的仪式,在山顶告别。回想那时彼此之间有多少的信任感呢?硬要美化成非常爱,是为了安慰自己还是安慰对方呢?而至此,她还处在半信半疑之中,而我已然不会在去纠结信不信任,我对她的爱是存在的,虽然她不是我的理想伴侣,也不要去伤害她,是一种感情的支持,支持她去继续中断的修行生活。


爬山很好,我没有过于担心雾霾的问题,她很担心,然后还有焦虑会迷路等等,我在心里感慨她太多恐惧了,她还不修行那和她真不适合做伴侣。太热了,我中暑了,头疼。我们见面一起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光,虽然我还是给她很多我的建议,比如她说要对抗南非这个消极的黑洞,我当即表示太危险了,建议她去平衡自己的内在世界,自然就会帮助到他人。总之,即便我不要去充当“老师”,不过有时候,我真不能不说,出于正义感也好,出于对朋友的诤言也好。


她说着希望未来和我还能在一起,我觉得很高兴,她开始不怕我了,又觉得挺好笑的,这样的希望。她问我怎么想的,我说不知道,后来补充说还是看看未来能不能在一个城市生活吧。她给我的感觉真是一个小女孩,4岁。


阴差阳错的误会送她回呼家楼,我可以,在地铁上抱着她睡着了,她偷拍了照片,我和她都疲惫不堪的样子。哎。我回家后,洗了澡,还冥想了15分钟,之后就开始头疼大爆发了,身体想要呕吐,但胃里什么都没有,变干呕了,喝了老妈榨的黄瓜汁,然后吐了,这下身体才开始舒服些了,八点就睡觉了,我一边观察着身体的感觉,一边安慰身体,头疼渐消,很快就睡过去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