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京Dajing

跨性別酷兒修行者

没睡醒

發布於

嘿嘿昨晚睡在我的枕头上,时不时地大舔特舔我的头发,所以我在脑袋没有足够空间放的同时,还会被它的刺儿舌头扎醒,现在我也没那么清醒。

我想把它赶下枕头的,于心不忍啊,毕竟嘿嘿那么想表达爱我,给它这次机会吧。

哈欠连天,喝着绿茶都不管用。诶,想起来,声音有点儿变了,是打喷嚏的时候,不是高音了。脸上的皮肤手感变糙了,脸颊也有红点出现,呃呃呃呃。

老妈在看到我的针管之后,开始胡思乱想胡言乱语,都说让我找老婆的话了。她确实特别希望我可以结婚。结婚很容易,对方是谁最重要,其实我觉得自己都像是和每一个ex结过婚了,因为我都是是全情投入过了,分手就是离婚了,那算起来我都结过5次婚了。。。哈哈哈哈。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