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京Dajing

决定坚定

又來一次酒吧通宵“田野”

發布於

這次完全沒有喝酒!喝了好幾瓶蘇打水,感覺還行,不像上次那麼累,也應該是這次我戴的是框架眼鏡,不是隱形。之所以在BBB待到這麼晚,還是因為想知道一下和Nina一起玩到天亮什麼感覺!感覺不錯,她最後high了一把,聽到她十幾歲在維也納酒吧聽到的電子樂,不過她的身體是給人很緊繃的感覺,我也應該是,按五種創傷型身體分類,就是屬於“頑固”型。

她第一次看我戴眼鏡,驚訝了一下。我也知道了,她也是近視,一百多度和兩百多度,但平時不戴眼鏡……好吧,我開始懷疑她從沒看清楚過我的樣子!

她喝了好多杯酒,主要是威士忌加蘇打水和啤酒。時不時就去外面抽煙,再和朋友分享差不多一晚上一包到兩包菸吧。我可以理解,在酒吧待四、五個鐘頭呢,嘴不能閒著!她請我喝了一罐蘇打水,這裡是15塊。我後來請她喝了杯酒,唉呦!大京還是走直男路線了啊,非得請客!不得不說我真欣賞獨立自主的女性,有自尊和骨氣,她們不會想著或想當然地在我身上撈好處或利用她自己的身體騙我的錢之類的。

她當然知道我對她非常有意思,所以我可以感覺到她和我單獨在一塊兒的時候,她會給我有點兒是尷尬或類似尷尬的那種感覺,反正我可以感受到她會避免和我能量“連結”。而也真的連結了一下,在跳舞的時候,對着跳的那一刻,我感覺暈眩了!時間極短也感受到了,不可思議。她迅速“逃”了,真好玩兒!

她的很多老外朋友都來了,反正她就不停聊天唄,我就像個旁觀者,因為我只想看她!不過很快我就意識到,我也要參與到這個環境中!就也和他人聊天了,實話說我對那些老外都沒有好奇心,他們也可以感受我,那麼冷漠的氣場。哈哈哈。還遇到了一個九十年代的著名民謠北京歌手唱<笑臉>的那個,他好像精神崩潰過,他一直說毛主席世界第一,他世界第二。

Nina同學昨天晚上十點多的時候說困了,說前一天宿醉了,凌晨兩點多時候說差不多要走了。最後是凌晨四點多走的,後來的兩個小時內又喝了多杯酒。我也不知道怎麼說準確,挺心疼她,也不心疼她。她是自由的,我會相信她能學會照顧好自己的。我其實很難信任他人,對她是特例,我容易嗎!

臨走說拜拜的時候,我隔著她的頭髮親了她的臉,感覺真棒!我做到親她了,哈哈哈。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