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京Dajing

我得回家

二元化的约束

和丝丝讨论二元对立,她强调要质疑一切,我说观察一切。顿时感受到她的焦虑,继续聊了才知道她对于自己小说的创作进度上的压力。

二元化看起来很方便,错与对,哪个投资回报率更高,善与恶,诸如此类。在各种情绪化的包装下,沉得住气也是一种情绪,不过是没有到达那个触发点而已,这些统统不是观察,倒真是可以去质疑,辩论。而所谓的观察,首先排除情绪的因素,与我无关或有关,情绪不在,质疑不在,约束不在,创造进来。

而创造也不是说就是一个闻所未闻的体验过程,但觉察力可以分辨出所有冒出来的无意识念头,殊不知制造出最多恐惧的就是自我的头脑,尤其还无法分辨这些,还不痛苦都太不自然了。

最近还是卡在喉轮上,对ex也是,总是操心要说的很多,意外没那么爱说话的我,还是努力要在言语的表达上达到某种效果,甚至是去产生行动的力量。让话语有power不容易阿,修行于意识的生活,所有的power终将由内而外显化,同样也是可以用厚积薄发这个词。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