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sy

有貓就讚!喜歡在「最新」找文看,少看「追蹤」,佛系拍手,有拍未必回。如看了不記得拍手,歡迎通知補拍。 一時看很多文,一時不看文,看心情。 我支持的人不用回支持給我,不用為社交而社交,不需要覺得不好意思。 留意,本帳號所撰寫之內容不歡迎任何人以任何方式截圖分發,斷章取義,斥責不雅。敬請貴客自重。 自封 LikeCoin 後援會頭號會員及會長、高重建盲粉、元祖讚賞公民 2019年1月1日加入。

【社區活動】膽量就是你的超能力 之 我被活摘器官

發布於
我有十級毒毒認證

我發現原來我就要錯過小毒毒 @白鼬筆寬麵 的活動,趕快壓線來寫一篇。其實寫這些就是要出賣自己的經歷嘛,要幹就幹到盡,我就分享一個我被活摘器官的經歷--說笑,是做手術啦!還是自願的呢。

總之,事情就是身體某個器官壞了,壞得很緊要,曾經試過血色素只得 5 要送急症,而那時我壓根兒不知道自己的指數低得有那麼嚴重,雖然在症狀上其實經已是很嚴重的了。

一直以來就這個病,看過自然療法、中醫、西醫甚至巫醫都找過,沒有甚麼效果才走上切除一途。醫生說是因為我家族體質是這樣,再加上太過勞累所致。那時候,我的指甲超多白痕氣血極差,真的不知道那來的力氣還可以東奔西走出活動出國讀興趣班之類。

到最後決定要切除還是我自己的決定,我不是不怕那些傳說中的後遺症,只是要繼續過那種生不如死沒有質素的生活不如一槍打死我好過。

決定了以後,還要去找開刀的醫師,頂級那位原本不會接症(香港某區醫院聯網的學生做微創手術全部是他教出來的),後來我到討論區找到攻略法,到最後,竟然成功!還要剛好有人放棄檔期讓我可以盡快做手術。

有一篇文章說自己去做手術是最超級毒毒級數的,想不到我竟然可以親身體驗。那天早上我吃完早餐,就施施然地叫的士去醫院(還坐公車嗎?免了吧)。想不到入院的人也很多,弄完了手續以後上房間,換一套美美的睡衣,就要喝瀉水清腸(慘),弄好後我還在施施然地看劇,不知道時間已經迫近。

我是超毒毒

就在我看劇的時候,護送我到手術室的姐姐說:「哇,你還未穿壓力襪。」於是我急急地穿上壓力襪與病人服(甚麼都被看光光那種),然後上病床被推去待刀房,就像等待屠宰的豬一樣。

豬樣的我在床上見了麻醉師,他都是說那些不用擔心你甚麼都不會感覺到之類。他和我的醫生合作經已做過千千萬萬次同樣的手術。我們在香港說的「月球醫生」嘛(一球即是一百萬,而肯定他們每月不止賺一百萬),又怎會出甚麼差錯,最重要的是這醫生是基督徒,在上主的懷內有信心阿門(但現實是,我那討厭那然矯枉過正的基督徒不過這是後話)。

因為手術房是很滿的,我在待刀房也等了一陣子才能進入。進去後護叫叫我矯好姿勢,然後感到一條很粗的針插入身體,接著感到很冷,護士給我弄暖被……然後就沒有然後,沒有知覺了。

醒來後還是在待刀房附近?醫生護士還是麻醉師在床邊都不記得了,只記得有人給我看了一袋東西,就是我那個可憐的器官碎片,有點像那些切開的豬腸?還是腌魷魚?(我現在撰文時去找圖片,真的覺得超像的)說了要拿去化驗要看看有沒有癌病後,我就被推回我的病床去。

"Yangnyeom Ojingau" by Hume's Bastard in Busan is licensed with CC BY-NC 2.0. To view a copy of this license, visit 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nc/2.0/

復健怎樣那些就不談了,手術後三星期就回到工作崗位我都覺得自己很超人。而現實是出院時我也沒有那麼毒,我姐有幫我啦。只是怎樣治療、決定切除、找醫生、進醫院、付費(這點很重要,我出院時也是自己站著刷卡,沒有坐輪椅)還要由頭到尾都在擔心所有可能發生的後遺症都是由我自己決定,再加上國際毒毒指數十級一個人去做手術,比起我一個人去日本追偶像演出還和他吃飯那些都是小 case。

幸好,我這醫生真是超 top 的 surgeon,原本很擔心的後遺情況都沒有。血色素回升後 touch wood 每年感冒幾次咳到肺也跌了出來的情況都沒有了。沒錯我是失去了一個器官,也有機會比較短命,甚麼心臟病、乳癌、肝病和所有癌類也都會比其他人容易得到,但是這種以膽量換回來,正常人也會有的身體,經已算是我最大超能力了。

我有十級毒毒認證,還有人比我毒嗎?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白鼬大冒險<社區活動提案|膽量就是你的超能力>

8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