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福分站

自以為是兼長氣地閒聊影視各種怪現象。

《檢方的罪人》久利生與最上毅的距離

發布於
看到電影《檢方的罪人》(港譯:檢察狂人)木村拓哉再演檢察官,不期然會想到《HERO》一樣是檢察官的久利生公平,如果他與《檢方的罪人》的最上毅相遇,究竟會是什麼光景呢?
《檢方的罪人》VS《HERO》

《HERO》的久利生公平,是個上班時愛穿牛仔褲及輕便服裝的破格檢察官,招牌打扮是橙色外套,沒有一般高級公務員的架子和傲氣,不介意異樣目光,畢生只為受害者討回公道;感情方面,從青年到中年一直單身,曾經跟女事務官雨宮舞子(松隆子)搞曖昧多年,最後卻分手收場,又經常跟新女事務官麻木千佳(北川景子)混在一起,但整體上仍然是個無牽無掛、獨來獨往的單身漢。

到了《檢方的罪人》的最上毅,身為東京地檢刑事部的本部係檢察官,即將有機會晉升為幹部,平時把頭髮梳得熨貼、西裝骨骨、規行舉步,言行舉止看起來極為穩重;私生活方面,卻娶了一個比自己年長又帶著「油瓶」女兒的太太,家人之間疏離,而舊同學不是當事務律師,就是政治家的女婿,甚至捲入政治醜聞而喪命…加上廿多年前宿舍的青梅竹馬被害,兇手卻因為時效已過逃避懲罰,最上毅一心想借現有案件定疑犯的罪,在公在私背負的東西,比久利生多很多。

從瀟灑到沉重

縱使中學畢業的久利生一直不識時務、只顧別人眼中雞毛蒜皮案件,而且從不聽上司指示就向外跑查案,只能窩在地方分署,根本沒有機會碰到大學畢業、將會晉升為幹部的最上,但看久利生絕不放棄任何線索,無論如何都堅持要尋找真相,不理會立場是否對檢方本身利,他與最上毅的衝突,極有可能跟沖野啟一郎(二宮和也)沒兩樣。

《檢方的罪人》的木村不似以往瀟灑,但似乎更貼他近年的氣質。

以現在木村的臉及氣質,比起瀟灑不羈的久利生,更適合演表面風光實際鬱結無處伸的最上毅(否則只會重現2015年電影版徒具外殼,內裡一點都不瀟灑的窘態),戲外的歷練雖然令木村臉上看起來更為滄桑多皺紋,但他的演技更形內斂,單靠眼神呈現最上的內心世界,尤其是親自殺掉真兇(大倉孝二)那一場戲,沒有想像中的帥氣,而是會嘔,開第一槍後會手震會狼狽。他的最上毅有著原著小說沒有的聰明、冷靜及兇狠,加上新添的祖父二戰心理創傷包袱,導致他的行為與結局跟原著大為不同。

比原著多了什麼?

《檢方的罪人》原著為雫井脩介的同名小說,導演原田真人在改編的時候卻作出不少改動,部份像是增加演員發揮空間,如安排事務官橘沙穗(吉高由里子)為臥底、疑犯松倉(酒向芳)最後的下場…亦增添對二戰日本「有勇無謀」的英帕爾戰役、「白骨街道」、軍國主義復辟的批判,猶如王家衛的電影語言及配樂(事實上原聲大碟中的Aquellos Ojos Verdes及Perfidia均有在《花樣年華》及《2046》出現),令電影增添一份有別於一般律政片的糜爛感。

電影增添很多原著小說沒有的部份,例如英帕爾戰役。

當然電影亦有還原小說場景,被大眾稱讚的沖野怒罵疑犯松倉(酒向芳)就是跟原著有八成相似的場景,但亦新增安排松倉曾經是少年犯,令他更不堪,更令人厭惡,沖野粗暴的臭罵也顯得有理有據。

最具爭議的是跟小說完全相反的結局改編,沒有看到最上與沖野的和解,但「人渣」得到某種程度的正法實在大快人心,加上電影安排最上好友丹野兼議員(平岳大),曾經滿腔熱情要一展抱負,卻因為要與主張軍國主義復辟的強大勢力(兼妻子及娘家)對抗,被誣衊被迫害,最終只能以一死了結,然後喪禮上妻子及岳父假惺惺哭喪,在這種世道混亂的「現實」與疑兇被另類正法的「超現實」,會覺得要想靠自己的信念「伸張正義」,果然不是如《HERO》的烏托邦世界容易。

擺明影射安倍晉三?

電影版新添的支線反應兩極,原著書迷認為畫蛇添足,搗散了有關「正義」的討論;但亦有觀眾覺得深化了主角貫徹正義的心境,比原著更有力及具有魔性,只是未熟悉日本政治時局的觀眾可能會看到一頭霧水,稍為整理電影對照相關的政治人物及事件,才看得出原田真人意欲批判的是什麼情況。

戲中最上毅好友丹野和樹(平岳大)的岳父高島進(矢島健一),本身是個有能力成為下屆首相的政治人物,已經有影射日本現任首相安倍晉三之嫌;高島女兒(東風萬智子)被指跟新納粹組織及「世界極右會議」的團體極為接近,就是影射安倍昭惠與極右翼團體「日本會議」。

電影中意欲復辟日本軍國主義的高島父女,意圖影射安倍晉三。

丹野自殺前向太太控訴,指自己身處的是太太與其極右好友共同經營的酒店,就被指影射早前因南京大屠殺的右翼書籍鬧風波的APA酒店,其集團CEO元谷外志雄與安倍晉三關係深厚;甚至在最上與上司討論主要案件的同時,旁邊穿插著年輕女檢察官為一宗強姦案申訴,當中對白「被姦十日後才報警不奇怪嗎」「因為他為高島集團打工,警方才不理會吧」,亦可能是影射早前記者伊藤詩織慘遭TBS高層、安倍好友山口敬之迷姦的事件。

檢察官誣告的現實原型

至於原著有關檢察官為了令犯人入罪而做假證的篇章,其實亦是源自真實案件,就是2010年大阪地檢署特搜部竄改證據案。

2009 年 10 月,大阪發生一起轟動全國的案件 — — 民間社團假冒殘障團體享受郵資優惠的弊案,大阪地檢特搜部主任檢察官前田恒彥在偵辦時,懷疑承辦的厚勞省局長村木厚子,在國會議員的關說下,指示屬下協助偽造殘團證書,但卻苦無證據,於是對查扣的電腦軟碟資料動手腳。之後,前田從涉案的上村家中查到新的證據,但為了圓謊,試圖湮滅這批新的證物,此事被朝日新聞踢爆,最高檢察署被迫介入調查,證實前田竄改湮滅證物。最後,前田被判刑一年六個月有期徒刑並遭法務省免職,而原本被捕的村木厚子則被判無罪。

電影開頭最上為新人檢察官講課。

有理由相信《檢方的罪人》小說有借鑒這宗案件,設置跟現實相似的處境,讓檢察官面對「為求令犯人入罪做假證」的困局;而電影開頭最上為新檢察官作研修課的時候,亦加入了因為竄改證據案而規定審問過程需要被錄影,可謂影響深遠。

曾經因為《HERO》系列(2014年電視劇、2015年電影)及其他日劇多次為日本文部省代言的木村拓哉,可謂曾經的「政府代言人」,今次卻飾演一個行私刑的檢察官,不只把大家從《HERO》的烏托邦拉回現實,電影更隱含批評政府權力集團的訊息,這樣180度的形象轉變亦可堪玩味。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