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虫斜会

故事创造者,言论自由。 博客地址:https://www.czyouge.xyz 社交网络:https://mastodon.social/@czyouge

消失的地球人:蓝鲸问进(五)

蓝鲸问进

离目标越近,恐惧感便越渐强烈。蓝鲸问进跟在周辉纸羽后面,试图不去直视正前方漫无边际的触手,那扭动缠绕的东西会让他想起蛆虫和死亡。

周辉纸羽却似乎不受影响,或者说她已经学会了如何控制自己的恐惧,不让它表现出来。

「你知道吗?我们之前见过一次面。」蓝鲸问进突然发出了一句闲聊通信。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要做这样不专业的事情,大概是想要转移些许自己的恐惧。

但一分钟之后,周辉纸羽并未回答,蓝鲸问进在略多了一分尴尬的同时又瞥了一眼那些触手。距离已经不到一百米了,蓝鲸问进有一种被完全吞噬的感觉。

「你能听到我说话吗?」蓝鲸问进大声说。

五秒之后,他收到了周辉纸羽的答复:「能。」

「我们之前见过一面。」蓝鲸问进重新描述了这一事实。

「我知道。」周辉纸羽停顿了一阵,又接着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提这样让人尴尬的事。」

尴尬?蓝鲸问进回忆起他们之前见面的场景。那是五年前在奋进太阳系第三小行星带的安东·帕夫洛维奇·契诃夫空间站,一个由人工智能负责管理的矿物加工厂和运输中转站,没有其它任何人类。但有意思的是这里却有一个功能完备的酒吧舱,机器人和人工智能也一直很好地维护着。虽然感觉这毫无必要,但蓝鲸问进却非常高兴。所以来这里的第一天,他完全是在这个堪称专属酒吧的舱室里度过的——他甚至还在这里找到一瓶三百年前的新梨特典窖藏,虽然品来也仅仅是差强人意。

周辉纸羽是第二天上午时间到达的,她是自愿前来的,没有任何人的委托,那时候蓝鲸问进刚刚从宿醉中挣脱出来,仍与恼人的头晕目眩进行着战斗。

蓝鲸问进记得那时候周辉纸羽在调查界还没有这么有名,态度也要好得多,她向蓝鲸问进做了自我介绍,似乎还用了「前辈」来称呼他,不过那时的头痛让他的记忆不很分明,只是微眯着眼睛给出了一些言不由衷的回答。下午,蓝鲸问进让凯伊驾驶一艘小飞船将其送到了出现在奋进太阳系第三小行星带的幽灵船上,检查了上面的那具还没彻底腐烂的死尸,确认其死亡时间应该是在二个月前。而至于这艘幽灵船,蓝鲸问进让凯伊检查了近二十年的记录,没有找到任何结果。

蓝鲸问进一开始的直觉思路是这可能是一场政治谋杀,因为他向来不信任政府,而有能力完全清除网络上的记录似乎也只有政府。于是他联系了数据黑市商人的人工智能,试图找到近几十年与名为「兰希号」的货运飞船有关的信息。三天后,由于调查方向一开始就完全错误了,所以蓝鲸问进还没有找到最初的线索,周辉纸羽则公布了自己找到的答案:那个小行星带中存在一个以外部标准测量足球场大小的时空扭曲的高维区域,这艘载着一具死尸的幽灵船实际上是 540 年前的一艘运送小行星带矿物的货运飞船,而那具死尸则是 540 年前奋进太阳系一名很有名的行为艺术家凯特琳·瑟瑟米·端,这位双性人当时正在享受或忍受她的三年无网络孤独之旅。

原来答案就这样简单。

蓝鲸问进自然也没必要再继续调查下去,毕竟政府也愿意采信自由调查联盟的答案。然后蓝鲸问进又在这个远离人类定居点而且没有传送门的空间站度过了另外醉生梦死的三天。

蓝鲸问进想不起自己做过什么「尴尬」的事。「你是指什么?」

前面的黑影在触手前突然停住了,似乎也回过头来看蓝鲸问进。「你不记得了?」她的语气有未加掩饰的愤怒。

「如果我在无意中冒犯过你,我深感抱歉,但是我确实不知道我做了什么。」

「我们约好你来我房间,但你没有来,现在你说你是无意的?」

蓝鲸问进并不记得这样的约定,但如果是五年前的自己,倒是有可能会这样去约定;但那个五年前的自己也绝不会错过这样的约定。同时蓝鲸问进也知道,人类的记忆往往并不可靠,甚至还善于伪造并不存在的现实。「凯伊,有过这样的约定吗?」蓝鲸问进在头脑里问。

「有过,但你那时候正在宿醉之中。」

「你为什么没有通知我?」

「我通知过,并转述了周辉纸羽发来的信息,但那时你又烂醉如泥,给出了一个不礼貌的回复。」

「什么回复?」

「滚!」

也就是说这事儿确实发生过,而自己又毫无印象。难怪周辉纸羽一开始并不愿意见到自己。蓝鲸问进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进行解释,迟疑了一阵只是说了声「对不起。」

周辉纸羽没有回答,只是又开始继续向着触手前进了,蓝鲸问进也就不知道自己是否得到了谅解。


周辉纸羽落到了一个胶囊状的肿大结构之上,身上的纳米防护衣在她的助理人工智能的控制下自动变形,让她牢牢地站在了这个结构上。蓝鲸问进也随即抵达,站好的一瞬间,他感到自己的视角也随之发生了变化,原本在自己面前高墙般的存在现在突然变成了脚下广袤无垠的触手之地,这让他想起了古老典籍中描绘的地狱。

没有过多犹豫,周辉纸羽随即展开从林杰·赛森那里获得的切割工具,开始切割脚下的肿大结构。那结构受到了伤害,开始更剧烈地扭动,试图规避周辉纸羽的攻击;但它的扭动幅度并不大,所以也就几乎毫无效果。那结构渗出了血液一般的红色液体,但在接近开式零度的真空中,这些液体不过多久就开始了冻结。

激光切割对这样的生物组织而言效率很高,周辉纸羽很快就切开了这个肿大结构的外壳,并从切口向其中投放了一个跳虫机器人。

「里面是一个人。」不一会儿,周辉纸羽宣布了自己的调查结果。

「死人?」

「还活着。」周辉纸羽在肿大结构上切割的创口此时也开始愈合。

蓝鲸问进环顾四周,每一个触手末端都是一个肿大结构,这些结构中或许都有一个人——而且很可能就是那些突然消失不见的地球人。他们为什么被关在这里?这些触手的另一端又连接着什么?蓝鲸问进在纳米防护衣中倒吸了一口凉气,身体也开始微微颤抖,这恐怖的景象以及更恐怖的可能性让他倍感心凉。

「根据跳虫机器人反馈的数据,这个人后脑和腹部上都连接着某种类共生组织,我猜想应该是分别在与这些触手交换信息和物质。」周辉纸羽说。

蓝鲸问进走了几步,开始用机器臂上的 X 光设备检查另一个肿大结构。里面是一个大约十岁的小男孩,正如在子宫中孕育一般地蜷缩着。他把右手拇指放在最近,不断地吸允着。「这就像是《母体》中的世界。」《母体》游戏世界是根据二十世纪末到二十一世纪初人们对超级人工智能控制人类文明的未来场景的想象而构建的虚拟现实游戏世界。在这个游戏中,人类遭受了超级人工智能的奴役,并被用作计算单元而接入了母体世界——在这个世界中,人类的意识过着模拟虚假的生活而不自知。

「的确很像。」周辉纸羽说,声音也明显有些颤抖。

「你觉不觉得这可能是地球人自己干的?」蓝鲸问进说,「一场集体大逃避。所有人都躲进了虚拟世界之中。可能有人不愿意这样做,所以在各个城市中留下了线索。」

「我不认为地球人或其它任何人有能力制造这种东西。」周辉纸羽环视四周,「这简直就是一个超级生物体!而且还不要忘了这东西也完全没有引力作用,就像没有质量一样。」她叹了一口气,「我觉得这很可能是地球人在开发新型传送技术时意外遭遇的,地球人没有能力应对,便被它困在了这里。」

「人类找了几千年的外星生物没想到却在这里。」蓝鲸问进说,同时向凯伊查询,看通过模式分析检查天空中星辰的位置能否确定他们所在的位置。

但凯伊报告了一个错误:「这里没有可供连接的网络用于查询恒星数据库。」

「但这里肯定不在银河系中吧?」蓝鲸问进问。

「肯定不在。」凯伊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消失的地球人:蓝鲸问进(一)

消失的地球人:蓝鲸问进(二)

消失的地球人:蓝鲸问进(三)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