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子游戈

故事创造者,言论自由,博客(ZeroNet)地址:http://127.0.0.1:43110/1FoczfX4tQXssoZKaLtyfp5PJ1iMi4rYsE/

消失的地球人:蓝鲸问进(六)

蓝鲸问进

人类以及他们的造物们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踏出过银河系一步,甚至他们自 20 世纪以来发出的电磁波也都还没有逃出银河系的范围。

在传送门发明之前的星际殖民时代早期,人类只能依靠飞船散布到地球之外的其它地方,但这种技术甚至无法将人类送出太阳系,因为冬眠技术会对大脑和记忆造成严重损伤,而也几乎没有人愿意在狭窄的飞船上奉献自己以及后代的一生。传送门的发明才是人类真正走向宇宙的第一步。无人飞船会带着一个传出门出发前往人类想要到达的目标星球的轨道上,然后人类再通过这个传出门送去另一组传送门的传入门以及建造各种基础设施的自动化工具。当新的殖民地初见规模时,人类才会开始向目的地移民,这样,人类总是能在保证舒适生活的同时向宇宙扩散。

依靠这种方式,人类目前所能到达的最远距离也就是无人飞船所能到达的最远距离,即以地球为起点最远 785 光年的位置,这是人类派出的第一艘以银河系外星系为目标的携带有传送门的无人飞船。250 年过去了,它仍在银河系中飞行。再过 50 年,它还仍将在银河系中,但那时它将展开自己携带的传出门,人类将通过这组传送门派遣新的无人飞船继续它的航程。而人类的主要分布空间仅仅是在以地球为中心的约 340 光年的范围内。

而现在他们却通过一个传送门离开了银河系,甚至可能已经远离银河系几亿甚至百亿光年!

「你有备用的脑信号读取器吗?」周辉纸羽问,「我想看看这个结构在与人类的大脑交换什么信息。」

「没有。而且我想我们应该暂时撤退,这个结构显然是某种形式的生命体,我们很可能成为它的猎物。我们应该在确保自身安全的情况下再继续进一步的调查。」

「你难道还不明白?在我们走进塔中那一刻我们就已经回不去了。」周辉纸羽的语气显得有些激动,「为什么这些触手都集中在传送门的另一边,而我的机器狗却毫无响应地浮在我们的面前?你没看出来吗?这一切都是个陷阱,而且我们已经钻了进来。」

蓝鲸问进当然看得出来,但是他还留有一些希望,或者说是侥幸:也许自己还未被发现,还有机会退出去。

仿佛是为了验证周辉纸羽的说法,林杰·赛森又通过传送门回到了这片空间并发来了宣判式的信息:「和平卫队无法从外部爆破这座塔,几个物理学家正在研究方案,想要突破这座塔的神奇保护场。」

「神奇保护场?」蓝鲸问进问,因为这听起来就像是科幻小说中杜撰的东西。

「那些物理学家是这么说的,虽然他们也不知道是不是存在这种东西。」林杰·赛森说,「我已经将这边获取到的信息同步给他们了,我得到的命令是我们应该暂停行动,尤其是破坏性的行动,等待进一步指令。我猜想应该会考虑与这个生物体进行交涉。」

「已经晚了,破坏已经造成,不过我不必听从和平卫队的命令。」周辉纸羽说,「就我所知,那么多聪明的脑袋聚在一起,却不过变成了一个蠢货而已。你有备用的脑信号读取器吗?」

「你想做什么?」

「算了。」崇尚自由调查的周辉纸羽显然不愿被任何人束缚,便脱离了脚下胶囊状的肿大结构,向机器狗飘行的方向飞去。她断然的身姿说明她其实并不需要任何人帮忙。

「请注意,你的鲁莽行为可能会将人类拖入与这种生物的外交困境之中。」赛森发出了警告。

「我可是在为你们的外交获取筹码。」周辉纸羽回复说,然后向赛森传输了他离开期间所获取到的信息。

「这不可能!」林杰·赛森忍不住惊呼。

「这就是事实。这东西很可能已经通过地球人的大脑了解了有关人类的一切,而我们却对它一无所知,甚至可以说那十八亿人都是它手里的人质。所以我们已经处在最糟糕的外交困境中了,没必要再继续退让,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是收集尽可能多的情报,至少我们需要知道这东西究竟是什么。」

「作为政府的代表,我不得不警告你这一点。」赛森说,显然已经放弃劝阻周辉纸羽,但他大概也不会再提供任何帮助。

周辉纸羽追上了机器狗,她的人工智能帮助协调好她与机器人的同步速度之后,她便开始实施操作:首先打开机器狗下巴上的一个隐藏的小型机械密码锁,里面有四个按钮。周辉纸羽按下了里面的强制重启开关按钮,电源接通,机器狗返回了程序错误的警报。于是周辉纸羽只得按下狗下巴上的另一个按钮,从机器狗的冷备份恢复操作系统。这个冷备份包含它之前执行任务的数据,但对当前任务一无所知。

机器狗的智能系统开始重写程序和实施参数重新配置,这个过程中还涉及到对硬件的重新校验以及驱动联合训练,所以至少需要十分钟时间。

周辉纸羽没有等待,又按下了另一个按钮,解锁了机器狗身体左侧的一个长 70 厘米宽 10 厘米的窄条机箱,周辉纸羽用手掰开箱门,露出了里面的两个微型传送门——一个是传出门长 64 厘米宽 8 厘米;另一个则是传入门,只有 4 厘米 × 4 厘米大小。

传送门是一种成本高昂的设施,微型传送门更是昂贵至极,但身为「周辉」家族这样的超级富有又极富权势的家族的一员,微型传送门只是周辉纸羽生活标配物资中的一部分。这能为她提供便携式的移动仓库,让她能在任何地方都能获取到她所需要的东西。

周辉纸羽将右手食指伸入了传入门中,让传入门对应的传出门外的验证设置校验了自己的身份,然后她在脑中命令自己的助理人工智能通过自己指尖集成的信号发射器向另一边的接收单元发送了信号。另一边的机器人收到了信号,为她送来了她需要的东西——一组脑信号收发器和几十个跳虫机器人。然后她关上了传送门箱门和机器狗下巴上的隐藏机械开关箱,又向触手飘去。

蓝鲸问进看着那黑影飘来,感觉就像一个影子正缓缓坠落大地。「机器狗好了吗?」蓝鲸问进问,他没有看到狗身上的传送门。

「正在恢复。」周辉纸羽回复说。

消失的地球人:蓝鲸问进(一)

消失的地球人:蓝鲸问进(二)

消失的地球人:蓝鲸问进(三)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