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子游戈

故事创造者,言论自由,博客(ZeroNet)地址:http://127.0.0.1:43110/1FoczfX4tQXssoZKaLtyfp5PJ1iMi4rYsE/

代表我的那首歌曲

宋猜本名叫什么自然并不重要,只是因为他不管被问什么问题,总是会首先用「你猜」作答,所以才有了宋猜这个绰号。不过「你猜」也仅仅是宋猜的口癖而已,他倒并不是希望你去猜,因为人的大脑总是充满了奇怪的想法,一不小心就会猜出稀奇古怪的东西来,尤其当别人猜的内容与他母亲有关时。

就像上个月父亲打来电话说母亲因心脏病突发去世那天,他刚请完假准备离开办公室赶回老家时被同事问道:「听说你妈死了?」

「你猜。」宋猜很自然地用这句话回答了问题。

「我猜你妈没死。」同事说。

「你妈才没死!」宋猜莫名地感到生气,丢下同事就离开了。

回到家后,宋猜发现母亲不仅没有死,而且还早已经与父亲离了婚,现在正与一个比她年轻十岁的中年人同居。宋猜疑惑,但父亲说这都是十年前的事情了,你不是都知道吗?

宋猜说:「你猜。」然后被困惑和迷茫袭击,昏头昏脑地接受了现实。

今天上午,主任说下周末的团建活动上每个人都要唱一首歌,「最好是能代表自己的那首歌曲。」

「能代表我的那首歌曲是什么呢?」宋猜在心里问。

「你猜。」宋猜在心里答。

迈克尔·杰克逊的《Earth Song》曾让他热泪沾襟,《Like Drenched Butterfly》曾让他怅然若失,《Die for the Government》让他愤愤不已,《Hurt》让他倍感孤独,《Stay Alive》点燃他的希望,《Basket Case》又熄灭它们,然后希望的余烬又会被贝多芬的《命运》化为新的火焰,再在 Beyond 的《海阔天空》中变成照亮前路的光……

但有一首歌能代表他自己吗?

「你猜。 」

在宋猜听过的歌曲中,能够配合他此时的心境的他却想不起任何一首,也许是《Zombie》吧?

In your head
In your head
Zombie
Zombie

「你猜。 」

在头脑的角落里,宋猜一直在持续不断地思考这个问题,直到当天下班时也没找到答案。

汇入下班后向地铁口的人流中,就像沙丁鱼,就像精子,like pieces of working-class shit rushing to mental death。

周围皆是行色匆匆又似有期待,就像压抑着,就像绝望,like mass-produced desperate robots waiting for a miracle。

shit and robot.

I am one of them.

FUCK!

宋猜感觉头晕目眩,倒不如自己写歌。

「请让一下,好吗?」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猜。」宋猜下意识地回答说,随即意识到自己竟在匆匆赶路的人流中央停下了脚步。他回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先看见一副黑框眼镜,再看见了这眼镜之后的一张脸——一张精致的盖在护肤品下的男人的略带焦急的脸。

「谢谢?」

「你猜。」宋猜对于问句有一种本能的应答模式,不过他也没再多说,让开了道路。

但人流过于拥挤,让开道路反倒加剧了堵塞。

「快走呀!怎么回事?」有人在咆哮,似乎想要就此发泄自己在其它地方积攒的怨恨。

「你猜。」

「我猜你老母!」

宋猜评估了一番对方的体格,便不做回答,准备挤开人群到墙边去。

「怎么,想跑?」

「你猜。」

「我猜你老母又该生个儿了!」

接着,一枚拳头飞到了宋猜的脸上,有人发出尖叫。宋猜两眼一黑,失去了意识。

黑暗包围了知觉,它持续着,是折磨人的酷刑;而当被折磨的终于无法忍受而开始挣扎时,便会有光。宋猜看见了那光,他挣扎过去,拼尽了全力。他嗅到不同的空气,他体会到自由,他被自己所感动,他痛哭流涕。

「是个健康的儿子!恭喜!」

在自己婴儿般的哭声中,宋猜听见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然后又出现了另一个他熟悉的妇人的声音:「儿子好,儿子好。」是他那五十三岁的母亲。

宋猜哭得更大声了。


社区活动提案 | 【代表我的那首歌曲】征文活动

Matters活动与幻想小说.project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