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go

当代艺术从业者,女权主义者,关注艺术行动,学习拉康精神分析

繪畫女性 | 水桶腰、妊娠纹,背叛完美,拥抱自己

發布於

其他绘画女性内容请关注此标签

绘画/文:iago

我打开谷歌,输入”wonder woman(神奇女侠)“,找到了这张非常典型的照片。一个wonder woman,她的腰线,却不属于她。一看,就可以看出来,这穿了强力束腰,腹部的内脏,都挤到一块去了。为了保持这样的腰,可以想象,她在拍摄过程中,也不能吃饭,否则,不能保持平坦的腹部。回想儿时,女孩们的芭比娃娃,身材与这压迫后的形状,也是一致的。 而可以看得到的、女性身形,却一定是这样的:瘦、凹凸有致、皮肤光滑。

我把这腰线强调后,将更明显。

这样的图像,成为了女性的仿同对象,为了与这样的仿同对象相符合,女性开始自我厌弃,开始不接纳、不理解自己的身体,离自己的身体越来越 远。在孩提时代,女孩以为自己长大后将会如同公主一般,这公主的假象,替代了对真实自我的想象。

我们来看看实际上女性的腰线,是如何的:

这是我在谷歌输入 woman body之后,好不容易找到的一张没有在凹造型、不是职业模特的照片,而仅仅就是普通女人的样子。这样的胯,也常被宣传为”假胯宽“,这样的腰,离A4腰距离更远。可这就是大部分女性的身材,真实的女性的身体。我们需要的不是芭比公主的女性图像,我们需要的是铺天盖地的真实的女性的图像。

女性的皮肤并不总是光滑无暇的,无暇的是遮瑕膏,而不是皮肤。在成长过程中,女性的臀部和大腿迅速累积起脂肪,往往大腿、臀部就会有一些白色的纹路,是撑开的皮肤。身上还可能有鸡皮,可能长满了痘痘。 而手肘、膝盖,也不是光滑的,这些地方的皱纹是天然的,却被叫做”大象皮“ 。 女性对皮肤光滑饱满的焦虑,让她们花了大价钱在美容院里,不仅脸上要打针,身上要脱毛,手上也不能闲着,拿上磨砂棒,执着于为脚底去死皮。

这样的种种,让我有种野心,希望女性们,都能对抗那个追求完美而非勇敢的自己,打败那个为完美而焦虑,忽视了爱自己的自己。

我的力量很微弱,我到最近才决定,重新开始绘画女性。做完美女性图像的叛徒,背叛曾经画过的、想象的甚至向往的完美到变形的虚假女性。不需要美图,不需要拉长、液化自己的身材,是怎样,就是怎样。我在ins上,看到有些女生已经非常勇敢,用笑容迎接自己的身材,她们拍了全身照,既没有那变形的细腰,也没有修长的腿,她们的长相,也不是完美的模样,但却特别真实。真实,尤其是关乎我们自己的真实,已经离女性太远了,现在,是时候把它拉回来了。

在绘画的过程中,我需要不断地不断地调整自己,因为一下笔,完美女性的形象就从笔尖画出,但她不是我路上遇见的、生活中交往的任何真实的女人,也不具备真正的女人的特征。因此,我学着画一个更真实的女性。

多吃点东西,肚子就是这样了

这是今天在路上见到的一个女孩,她的颧骨很平,而且是地包天,皮肤黝黑,肩膀宽、跨小,个子很高。我很喜欢她的样貌,会让我重新理解不同的美,就是,人类生物性状不同而已。我想象她有一天会染一个耀眼的桃红头发,我还希望,画的她,是更现得没那么凹凸有致的,而就是一种非典型的女人。

生育、或者别的手术,可能给女性的腹部留下一道疤。我画的这疤,在我心里,是很显眼的红色。那种色彩,就像干了的肉一样。它是真实的、它是实在的。疼痛,痛苦,在女孩来月经的第一天,就开始伴随女性的一生。甚至更早,在作为女儿的时候,在家中被忽视,或加诸于一百零八条关于”淑女“与”乖“的规训,遭遇着这不断的提醒:”你不是男的,你只是个女的,女的,什么也没有。如果想被爱,那就要变成公主,完美的女人,否则,就不被爱。 “

而生育后的女人,只是母亲,不是女人了。她们身上的伤痕、妊娠纹,都只是提醒着生育的事实,又在说:你已经不完美了,破了,不是女人了。

可我真想告诉那些一个个为妊娠纹崩溃的女人们,你们的魅力,与你们的生命一样实在。

我画这之前,想到了《维纳斯的诞生》那幅著名的画。曾经,我也迷恋它。现在,我觉得维纳斯不完美了,她由泡沫所生,一个完美女人的躯体,内里只是泡沫而已。她没有经历、没有时间,那也不会有活生生的感觉。因此,我要画另外一个维纳斯,一个有妊娠纹的维纳斯,一个结束了生育重新来月经的、由于生育乳晕变大变黑的维纳斯。

我还希望,她能拿着把手术刀,划破虚假的完美女人的面具。

到最后,我又画了一个今天路上遇到的trans,我先是被她的脸吸引,她扑了很多粉,她难掩男性化的骨骼,她不是网传的美丽的人妖的模样。她就是一个普通人,她决定做女人,她没有整容,保持了自己原来的面貌。

她鼻头大,就像男性的比例,她的嘴有点突,也比较大,颧骨也高,这样的面貌,是男性的话,人们不会说什么。可她现在要做女人了,我就担心她厌弃自己的样貌,不能自信地觉得自己美丽了。可她就是美丽的,和我在泰国街头、面包店、餐馆、巴士上所见的所有的普通的trans一样,不是那种柔软的女人味的面庞,而是她们自己,带着原来的生理痕迹,以及这痕迹,昭示着她们的决心、勇气。当她们开口的瞬间,还带着男性的粗些的声线,是她们生活的启始。她们就是这样美的,带着她们自己。







2 人支持了作者

女性書寫|繪畫女性 | 我和我所創建的標簽|社區活動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