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栗鹹鹹姊

爆栗不等於暴力不等於暴戾。 鹹鹹不等於閒閒不等於賢賢。 姊就是姊。

鹹鹹的散散日記|額頭上的傷

發布於
躺在手術台上,聽著冰冷的器械發出鏗鏗鏘鏘的碰撞聲,醫師跟護理師竟然還聊著他們的峇厘島假期,鹹鹹無比的擔憂著,額頭上的那道傷會不會留下疤痕呀?

說實話,這件事情是怎麼發生的,到現在還是一團謎霧。


絕對不是故意也不是不小心的啊!


好吧!坦白一下,事情的經過大概是如此如此、這般這般的喇!


那是幾年前的一個寒冷冬天的晚上,鹹鹹確定沒有拋棄某人也沒有被某人拋棄,沒有餐敘也沒有喝酒,日常生活中十分平靜安寧的夜晚。

快樂的吃過晚餐、開心的看完電視,再來個香噴噴美滋滋的泡泡浴,梳妝台前東塗塗西抹抹,完成所有的安眠儀式之後,鹹鹹乖乖地準備上床睡覺覺惹。

大概是瞌睡蟲們提前來找鹹鹹,鹹鹹覺得有點兒迷糊。

於是!悲劇!悲劇就這樣莫名奇妙的發生。


『碰』的一聲,我撞到了浴室的門,額頭流血受傷,並當場失去意識。


幸好當時家人及時發現,打電話請求救護車幫忙。

等我清醒過來,救護員已經蹲在身旁。我感覺整個頭部快炸開的疼痛,也發現臉頰上一片濕濡。慘了!事情大條了。

看起來有點年輕的救護員問:「小姐,你是清醒的嗎?除了頭部外傷,有沒有覺得哪裡不舒服?」

我試圖起身,卻被他阻擋了。他正拿著急救箱裡的紗布及繃帶。我問他:「我頭部受傷喔?」

他說:「我怕你有骨折或是其他的外傷、內傷。請問你有吃什麼藥嗎?還是有喝酒嗎?有沒有高血壓糖尿病?怎麼會在這裡跌倒.....」

要不是頭上還在流著血,我一定會舉起右手發誓:「我沒有嗑藥沒有喝酒,我只是想上廁所吧?我也不知道。」

救護員的動作極快,同時對著無線電回報狀況,他向我說:「你的傷口需要縫合,我們送你去醫院。」

哎呀我的媽!有這麼嚴重喔?咦?真的這麼嚴重嗎?


救護員迅速地為我的傷口做初步的止血及簡單的包紮,一邊請家人為我找件外套準備送我去醫院。

那是農曆過年前幾天,天氣正冷著,如果沒記錯的話,好像還有聽到寒流來襲的氣象報導。我套上外套之後,救護員要我躺到他帶過來的擔架上,他說另一個救護人員會上來幫忙扛擔架下樓。

痾...擔.......擔架?


「那個....這裡是三樓,而且沒有電梯欸,我自己走就好了喇!」

「你確定你可以走到樓下?我怕你撐不住欸!再跌倒就糟糕了喔!」

「可是我覺得還好啊!不要麻煩了」我心裡想,這也太尷尬了。雖然我嬌小玲瓏,體重一點也不重。

可我對擔架有股莫名的恐懼,很是抗拒自己躺在擔架上讓人抬著走的模樣

後來,救護員並沒有堅持,收拾好急救用品,護送著我往門口走。在玄關穿鞋的時候,突然一個激靈,發現自己身上雖然套上了厚厚的羽絨衣,但是裡面是睡衣....

痾.....不行!這個......我也無法接受。


於是,我轉頭跟救護員說:「等我一下,我要換個衣服。」

救護員大概沒料到有病患竟然膽敢提出如此荒唐的要求,嚇了一跳,說:「可是你額頭上的傷要盡快處理,衣服沒關係喇!」

「不是,我覺得會冷嘛!」這個年輕的救護員目瞪口呆的看著我緩步轉頭回房間換衣服。

吼!我只是覺得穿睡衣睡褲去醫院太尷尬了,而且是真的...真的會冷喇!

換上簡單的運動服,在救護員緊張兮兮的的『保護』下,我自己從三樓走到一樓。

我們家是個小社區,巷道裡又都停滿了車輛,救護車沒辦法停在樓下大門口,只能停在100公尺外的巷口。另外一位救護員在樓下等著我們,下了樓,他們又要我躺到擔架上

痾....我看到社區裡陸續有人探頭跟開門來看到底『花生什麼事』了。

於是,我更不想躺到擔架上,自己快步地走向救護車,鑽了上去,終於心不甘情不願的躺到擔架上。沒辦法啊!我總不能拜託救護員躺床或是跟司機說救護車交給我自己開吧!


於是,救護車『喔咿~喔咿~喔咿~喔咿~』的把我送到醫院。


在救護車上,我突然頭暈目眩了起來,意識又開始逐漸地模糊中。但是仍然聽到司機一邊用無線電回報救護站,一邊問說:「欸!那小姐流這麼多血,還可以自己走喔?」然後,那個年輕的救護員忍不住笑了出來說:「她還跑回去換衣服咧!」

啊啊啊!聽到他們的笑聲的時候,我的傷口是真的已經開始非常非常疼痛了,一點都不想抗辯,一點都不想頂嘴,並且第二度短暫的失去了意識,以至於救護車到急診室的片段,一點兒印象都沒有

後來,我被推進手術室。因為傷口在額頭,只做了局部麻醉。意識又開始稍微清醒的我,聽到醫師說:「你是剛剛那個還要回去換衣服的病人喔?哇!皮開肉綻傷口不小欸!我會幫你縫好看一點齁,你不要擔心。」

一群烏鴉從我迷迷糊糊的腦袋瓜兒裡飄過去,呀呀呀的取笑著我。

鹹鹹覺得當時腦袋肯定也撞壞掉掉了,怎麼會想到要回去換衣服喇!超尷尬的😂😂😂

躺在手術台上,聽著冰冷的器械發出鏗鏗鏘鏘的碰撞聲,也聽到醫師跟護理師們聊著他們的峇厘島假期,聊著誰誰誰的男朋友跟女朋友之類的。

最後,縫了20針,加上有腦震盪的現象,留院觀察。

喔!說起來真是萬幸又萬幸,這道傷疤在額頭靠近髮際的地方。受傷之後本姑娘用美容膠除疤膏仔細地呵護,過了幾年,現在這道疤痕已經淡到幾乎看不見,再加上美麗的劉海掩護,鹹鹹依舊美麗大方又可愛!

每次照鏡子的時候,撥弄著額頭上的瀏海,總想起這段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的經歷。

啊!那個時候到底是為什麼會撞到我家浴室的門喇!

到底為什麼喇~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人生難得的體驗

4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