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栗鹹鹹姊

爆栗不等於暴力不等於暴戾。 鹹鹹不等於閒閒不等於賢賢。 姊就是姊。

鹹鹹的炎炎夏日記|懶

發布於
真的很熱。

早上進門,辦公室一如這兩個月來的安安靜靜,鹹鹹的上班日繼續寂寞著。


老闆大人拿著上半年度的績效考評結果,眼神呆滯。
我們坐在辦公室的兩端,桌上擺著一堆洋芋片,相對無言。


這兩周的狀況,別說鹹鹹我了,連老闆大人自己都不是太想上班。


工作的熱情被消耗殆盡,談什麼發展跟創新?談什麼永續經營?
再看看去年底提報的年度白皮書上,當時咱們的雄心壯志,現在看來是鬼迷心竅的 KPI ....
頓時覺得前途一片黑暗,提不起勁來。


老闆大人垂頭喪氣的說:「給我一杯熱咖啡。」
鹹鹹不想動,想睡。
「咖啡機在先生您的的左前方,麻煩移動尊駕,想喝什麼自己隨便按,我請客。」


老闆大人乖乖起身,問我:「按這個按鈕就好嗎?還要弄什麼?」
「用力給它按下去,不要怕,不會壞掉的。按!對!就是這樣。」
咖啡的香氣,瀰漫在空氣中。


「很簡單齁?來,給你練習的機會,幫鹹鹹也按一杯,我要義式。」
鹹鹹不想動,一點都不想動。


老闆大人默默地將咖啡遞過來,再望向剛剛討論的年度報表,嘆了一口氣。
端起他那杯美式,轉身踱步回到自己的辦公室。


辦公室恢復了沉寂,天氣真的好熱,熱到整個人懶散了起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鹹鹹的炎炎夏日記|桑心難購

6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