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漪軒

喜愛做無用的事,認為人生最幸福的時刻,是忘記時間。 🌐 clouddropwave.contactin.bio

【寫一個MV】6|《讓浪漫作主》會走的Nikki,為了不會走的Nikki,哭著打119

發布於
中邪的是你,發神經的是你們,真正有病的是世界⋯⋯嗎?
剛冬逝的初春,生活節奏還沒找回來,朋友建議我,晨跑。

我聽話,還特地挑了在海邊跑,貪圖海風的刺骨,能迫我趕快清醒過來。

卻沒想到,冷風反而是種誘惑,我不過是往海灘一看,腳步就從此停下了。

那裡,好像躺著她。

我就這樣不顧一切跑過去,和從前一樣。

走近才發現她居然面朝地,我趕緊把她翻過來,俯身聽聽還有沒有心跳。

好像,聽不到。

風聲太大了吧。

信我,風真的很大,看她的秀髮如此凌亂就知道。我忍不住出手替她理順髮絲、衣領⋯⋯還有那條快打結的項鍊。

一把項鍊翻正,我的手立即抖得厲害。

Nikki,這項鍊寫著Nikki。

Nikki...Nikki...Nikki…...

我決定帶她回家。

趁著等公車的空檔,我終於有時候喝口水。抱著她從海灘走過來,都快累死了。咕嚕咕嚕喝掉快半枝水,我才突然想起,欸,她也會想喝嗎?轉頭看去,她正直視前方,我把水遞了遞,她也沒反應。我想,她可能是累了。

公車來了,我自然繼續公主抱她上車。司機很是擔心,從我們上車起,他就一直注視著,待我們安坐後,他才肯收回視線。

夕陽灑進車內,車外風景飛逝,她恬靜地坐在我身旁,忽然有種我們在旅遊的感覺。


到家,仍是公主抱她進門。安頓好,為她徹底介紹了家每個角落後,她還是一句都沒說,直視前方。

前方到底有甚麼好看的?

順著視線看去,是張超級凌亂的桌子。

啊!我忘了女生最討厭家亂糟糟的了!


我趕忙收拾起來,可是當茶几、沙發,甚至地板都變得一塵不染時,她還是沒說話。

我倒杯水給她,熱水、室溫水、涼水,甚至冰水,都倒過。她還是沒說話。

我調空調,15度、20度、25度,甚至關掉,她還是沒說話。


我想,她應該是怕生。

不過沒關係,生活可以沒有聲音。

正如我在浴室,為她梳髮,默默地。

我決定收留她。

她不說話,沒關係。

她不吃飯,沒關係。

她不睡覺,沒關係。

她不知道,有多久,沒人在聽我說話了。

她不知道,餸菜可以煮兩份,筷子可以放一雙,我期盼了多久了。

她不知道,把床讓給她,替她摺好被角,無言說聲晚安,我是高興得睡在沙發也能做個美夢,笑出聲的那種。

我決定照顧她。

只要有我在,沒有她去不了的地方,她只需要坐上輪椅就好了。

我們在公園裡狂奔,像無憂無慮的孩子。

我們在長椅上並坐,像一對老夫老妻。

我們去逛周末市集,像平常的情侶。

但我知道,公園裡的小孩猜我在惡作劇,坐在隔壁長椅的老婦人以為我中邪,市集檔主當我是神經病。


這個世界,與我相違。

除了,那位路邊歌手。

她的目光,跟她的歌聲一樣溫暖,她唱著:

「我不怕明天,跟預想有衝突,你會在這,將我的心穩住。」

所以,教她下棋,為她畫素描,以至帶她見朋友。

我都不怕。

因為喜歡。

來到跟朋友聚會的餐廳,帶位的女待應第一眼就望向她。

沒有嫌棄。

我瞬間失了神,不是因為她的善良,而是因為她的名字。

她叫,Nikki。


門一開,立即爆出震耳欲聾的歡呼聲。哈哈,實在太久沒見了,我的朋友們。上次見面,好像已經是學生時期了。除了一個人,我們前不久才喝過酒來,那是我的兄弟,建議我晨跑的好哥們。

兄弟一見我,不說一句就立刻上前給我一個擁抱。

是的,我終於肯露面了。

我說我帶了伴,大夥頓時起哄起來,使勁地鼓掌又不斷地吹口哨,搞得我好像成了世界冠軍似的。

我也就笑開懷地把她推進來。

大家隨即交頭接耳起來,發出陣陣笑聲,意味不明。


我習慣了。

照常替她倒水,喂她吃東西,緊握著她的手,告訴她,別人的目光不算甚麼。

雖然她還是沒動。

聚會愉快地結束,大夥在餐廳門口,依依不捨地聊天,誰都不願意先走。

獨自在旁邊抽煙的兄弟,反常地沒有搭話。

聊了快半小時,依舊沉默的兄弟,忽然一個箭步,不知把甚麼推走了。

狠狠的墜落聲,驅使我轉頭一看。

我的天!那是她!她,她,她跌倒了!在馬路上!我立刻跑過去。

豈料,兄弟硬是把我拉住,邊推著我胸膛,邊咬牙切齒地說:「夠了!你發甚麼神經!那是個假人!假的!」

「呯」,一聲巨響,她,被車子輾過,毫無預兆,毫不留情。


世界靜止,唯一動的,是人生走馬燈。

她陪我等車,陪我吃飯,陪我散步,陪我畫畫⋯⋯即使我甚麼都沒做,呆在一角,她還是在身邊,陪我。

中邪的是你,發神經的是你們,真正有病的是世界。

她陪我,無關血肉。

她在這,就是陪伴。

我緩慢地抱起她,沒想到Nikki卻焦急地走來。

會走的Nikki,為了不會走的Nikki,哭著打起119。Nikki禁不住發抖的手,摸遍了她大大小小的傷口。

然後看著我。

那是久違,但很熟悉的眼神,就像心跳忽然找回來的感覺。

包容、理解、接納,愛⋯⋯

似乎,不再需要找些甚麼,去取代些甚麼了。


最後,她跟我,跟輪椅,一起回家。

沒有了不會走的Nikki。

只有那個一直在我心底亂跑的Nikki。

跟我回家。


「別介意故事通俗,先刪除人類理性的束縛,以浪漫為主。」

路邊歌手這樣唱著。

與其把自我保護的牆建得更高,變現實,多疑,迷失心跳本能指引的我們,是否能清除心中的灰塵,卸下負擔,重組幸福的定義,重新出發,讓浪漫作主?

P.S.

以上是腦補的劇情。

仔細看看MV,03:52 你會發現,黑暗終究會退散,人生總可以重新出發。

有時候,最好的安慰,不是道理,而是陪伴。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寫一個MV】1|我合上眼睛,發現你留下的,只有這封《諷刺的情書》

【寫一個MV】2|《我還是一個人》,一個人把拼圖拼好了

【寫一個MV】3|「天下沒有不愛孩子的父母」,你怎會有這種錯覺?《砂之器》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