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重建

LikeCoin 與 #decentralizehk 發起人。 地球人,信仰自由多元,左而不膠。人文為體,科技為用。 https://ckxpress.com

2020.11.29 永遠太遠,絕對太絕

發布於
沙頭角紅樹林

肺炎在家時間多了,終於讀了擱著很久,重量級的《時間繁史.啞瓷之光》,好厲害,好精彩(但卻不敢說讀懂:)。

據說董啟章不喜歡被封為「重量級作家」,大概是跟我不喜歡人家「誇獎」我寫的東西「博大精深」差不多吧(潛台詞就是「敬而遠之」。但我還是用「重量級」來形容了,因為它確實沉重得我看完手腕傷了,痛得很。我不是那些說實體書才有「溫度」的讀者,除了很有紀念價值的,更傾向實用的電子版。但為盡量幫襯小店,有次在解憂舊書店看到,就買了。

總之,很喜歡這部小說,也很好奇裡面提到的場景,於是月初跑到沙頭角內海看看。好靚,也很清靜。

讀擱著很久沒看的書,去想去很久沒去的地方,算是疫症帶來的積極面吧。


上月有位好友恭喜我「著書立說」寫了《區塊鏈社會學》,我笑了。

照道理那一點都不好笑,不過是事實。我當然是「著書」了,但我真完全沒意識過自己「立說」。事實上我已經不知多久沒聽過,也沒想起過這個成語,好遙遠,感覺像《論語》。ok 我知,《論語》不是孔子寫的,但我意思是,「著書立說」一詞讓我聯想到那個年代的人,而且是偉人,好友忽然間用在我身上,但字面意義又沒有錯,就產生了一種莫名其妙的滑稽感。

也是上月,我跟另一位好友閒話「吵架」,也跟「立說」有關。話說我們聊到 AI,我說在挑選新聞的範疇,AI 永遠不能取代人類。朋友說我不應講得太絕對,太遠,AI會怎樣發展,發展到超越我們的想像,我們不一定能預見。具體用詞可能有點偏差,反正大意是這樣。

也為賭氣,也是實話,我說,你永遠不會錯,因為你永遠不說永遠,絕對不說絕對。這可以說是智慧,但也可以說是不肯作判斷,總是留有一手,不用承擔過錯。

表面上我是責難好友,實際上我是提醒自己,不需要慎言慎到過了頭,每句說話前面都加句「我覺得」、「可見將來」云云。既然是你說的,不特意說明就是你覺得啦;既然是表達自己的觀點,當然是你可見的將來啦,難道是你不可見的將來咩。每話謹慎,每事留有餘地,固然穩重,但也未免缺乏判斷的魄力、犯錯的勇氣。

我借題發揮,越扯越遠,說到牛頓的 F=ma,翻譯成白話就是 f 永遠等於 m 乘以 a。然而後來的科學家發現例外的邊沿情況,並非永遠絕對如此,理論上牛頓錯了,然而這沒有否定牛頓的成就,F=ma 依然是非常有用的公式,在非極端的絕大部分場景,精準地解釋世界的運作。

其實很多時,判斷錯了不打緊,承認,修正就可,按「永遠、絕對」的法則而為,總比不確定就不作為要好。

p.s. 聊到的 AI 話題,大致寫在這兩篇文章: <TikTok:史上最強 Social Dilemma>、<人工智能不一定好,以人為本不見得對>

p.p.s. 要問該在月初發給朋友的月報為甚麼拖延到月底,我也說不上來,連藉口都找不到。說不上很忙,至少跟年青時的工作時數沒法比。11 月上旬幾乎把所有文書工作都推到下旬,好善用在台灣隔離的兩週時間。真的隔離了,卻糊裏糊塗過了十天而沒甚麼產出,到今天才洗心革面,找找朋友。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367003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020.09.07 Last Letter

《地圖集》-建立在虛幻與真實間的香港城市論述

1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