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k

靜默地寫。

最後一杯酒

留著






你選擇了最遠的那一條路去走,在那之前將四季放進為她醃製的梅子酒甕裡,陪她留戀陪伴所有每一季節到來。


你的離開,不是瀟灑的背影。


她的眼淚在來年之時,與你的梅子酒對視,那陳成思念的液體,黃澄澄,帶一點點似是而非的青草綠,還有已經走掉青苔表面褪變成皺痕有黃帶紅的梅。


晃著晃著,酒杯裡的梅子圓滾滾的,像個可愛的情人,撲通的笑著,撲通的偷哭。


笑著笑著一年就過去了。

哭著哭著風景也就淡了。


你最怕她思念,所以送她微醺。

喝下了之後是不是更美好的狀態,不得而知,或許帶著一點麻痺的思念,會讓人只有感動時分,可以繼續感動。


酸酸甜甜的滋味,你都說是初戀的代表。


她不覺得。

那是因為回過頭來才會湧起的酸甜,她說。


要走的人,聽不懂任何留下的字眼。

要留的人,看不見自己不想走的路。


你選擇了遠方的季節。

她想像了遠方的遼闊。


你們確實都還在同一個地方,你們確實都還在同一齣戲裡。


你們確實都還在。

不在這裡的人,當初的你們。

誰先讓誰走失的已不重要,那只是彼此的結打開了。


最後一杯酒,她留著。

等你回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