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在時空縫隙的虫

台灣人不在台灣,喜愛旅行、編織、藝文、烹飪、園藝、健行、攀岩,對一些舊東西情有獨鍾,用文字寫出生活與過去連結的樣子。 Medium: 線人工作間

山路 // 期待相遇

發布於

歐亞大陸的另一邊,小喀爾巴阡山脈從斯洛伐克西部往北一路延伸到烏克蘭,其中波蘭與斯洛伐克相交的塔特拉山最為出名,裡面又依地域分成高塔特拉山、低塔特拉山、西塔特拉山、Belianske塔特拉山。

高塔特拉山裡有許多山谷,往北延伸到海拔2500公尺以上的許多高峰。山谷裡有人–登山客、攀爬者、傳統背伕;有動物–土撥鼠、羚羊、棕熊、野豬、鹿、大鷹、狐狸、山貓(猞猁,類似台灣石虎);有植物–對我來說最新奇的是紫色的番紅花,在融雪之時的山坡地綻放,最愛的是藍莓;有房子–像是曾經是牧羊人小屋現在被登山客拿來休息的木屋,蓋在高山下稱不上豪華價位卻不低的飯店,座落在不同山谷各自營業的山屋;有水源–斯洛伐克人以水為傲,跟他們說隔壁國家的水比較好喝,是一種冒犯的行為,他們會推薦你路上裝一瓶上游水源地的水,喝下肚能保持健康。

上山時都會有點期待,期待直撲山頂的雲霧,期待一場有趣的對話,期待一眼愛上的人,期待一趟美好的旅程。曾經遇過一雙穩健的手,在彎月濛濛細雪飄揚的雪地陪伴我上山的步伐,然後在山屋裡和一群人相聚同桌,他們一杯熱紅酒,一杯啤酒,一杯烈酒,不斷喝下去。

那是一群每年會在冬天上去塔特拉山的波蘭中年男子,所謂的拋妻棄子偽單身出遊,每一位的背包無一不是裝載高濃度酒飲、香腸、起司、麵包、越野滑雪裝備,舉步艱辛的重量也難掩離家遠行數日無怨無悔的期待。我在山坡下裝上冰爪然後開始前進,不知不覺已穩穩超越他們在雪中負重爬坡的速度,後來親眼看見他們在山屋如同掏寶庫一樣拿出一件件東西,甚至有吉他,才明白他們背負的青春至少有25公斤重。

幾位大哥說森林,說國家公園的伐木生意,聊鏡頭捕捉到的動物身影,唱波蘭老歌,當然還有喝酒。我在山屋過了第一夜,又在山屋旁的小山屋和他們過了熱鬧的另一夜。我想念那一年冬天雪的厚度,還有冬日裡和一群初次見面的人窩在室內肆意談天的溫暖,也微微期盼今年冬天可以再來得及下幾場雪,讓春天的時候土地有更多的花朵可以綻放,讓冬天再次來臨時,濕潤的大地可以再有一次滿滿的雪。

我也期待在山裡與動物相遇。最近一次在高塔特拉山上,遇見山友和動物攝影界人人相傳非常出名的狐狸Eliška,斯洛伐克文全名Líška Eliška(狐狸愛莉需卡,š=英文的sh),和愛莉需卡這場相遇不費任何功夫,她就守在前往山屋Zemkovského chata的山路邊,據說這個山谷的其他地方也有可能會發現她的足跡。

愛莉需卡深橘的毛色在蕭寂的冬日裡更引人注目,她匆匆從山路穿越針葉樹叢停留在大石塊上,觀察我們這些上山又下山的人類。她在期待些什麼呢?為什麼會開始駐足在這個山谷?僅僅期待偶爾有人留給她的食物,或是曾經受到有緣人特別的照料呢?不知道她的狐狸家族是否也在這座山谷裡生活。下山時再次遇見,她已叼一片肉乾迎面而來,在我們面前沒有一絲猶疑轉進樹叢之間享受美食,看來今天她的等待有了結果。

Eliška本狐狸,攝於2020.12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