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芩雯

台北人,現居台南。做過雜誌與書的記者和編輯,現在大部分時間翻譯書,偶爾採訪。

成為一位譯者

發布於
近幾年我的主要身分是譯者。從台北很忙碌的雜誌編輯工作,像是突然按下暫停靜音鍵,退守一個人對面一字、一句、一章這樣的譯書節奏。因為一些變動,自己心情上想要工作能少一點跟人頻繁互動溝通帶來的摩擦,翻譯成為理想的工作。

其實書籍譯者,或說像我這樣初入行、又沒有某方面特定專業背景的譯者,是很難挑書的。

我是大學新聞系畢業,傳播科系原本就屬於比較通才的教育,系上規定的集中選修是選心理相關領域。做過的工作數數還不少,有財經雜誌的記者、主要做生活類自製書的出版社編輯、另一間教育型公司的出版規劃執行與版權聯繫,再到比較跳tone的一間motion graphic studio當專案聯繫&公關窗口,短暫時尚雜誌編輯,以及沒做正職期間的各種接案採訪,多半集中在生活、設計、建築類。

中間還有一年僥倖拿到公費補助,到紐約大學進修推廣中心選修過出版研究所開的幾堂課,老師都是業界頭銜看起來響噹噹的人物,同學有的還在讀紐約大學、想藉這些課認識出版業,也有像我這樣國內公司派出來進修的(於我這是拿補助的表面說法),是一位在印刷廠工作的日本同學。

老實說一開始想說可以做翻譯,我想的是我比較常讀英文資料的生活、設計,或者財經方面,完全不是後來接的許多人文類書。

若是有出版社編輯來詢問譯書,我總是想先考量這本書的內容難度是不是我能處理的,作者的英文寫作句型、用字、習慣各方面是不是我能容易判讀、進入的。有些作者的英文你就覺得一看很懂,有些作者、通常又是語言能力較高級的人,看他們的東西要推敲很久,接這樣的譯書似乎就是找自己麻煩。

第一本翻譯的書雖然屬於比較硬的題材,台灣版名稱叫《柬埔寨:被詛咒的國度》,不過作者是一位紐約時報的記者,他寫作的目的是要讓讀者看懂,我自然比較不怕看不懂。另外就是我對於報導類寫作的想法比較熟悉,即使篇幅有點大本,還是接下來。然後就展開七、八個月的靜靜翻譯生活。

當時還沒搬到台南,天天背著電腦走到離住處最近的早秋咖啡,一開店就去,坐最裡面的位置。有一次前面那桌坐yoyo岑寧兒,那陣子她常常在台北 - 香港兩地移動,甚至住台北的時間多。她跟人約在早秋談創作方面合作的事情,我努力不要聽得太仔細,還是沒辦法,覺得有點不好意思探人隱私,又盼望多知道一些喜歡歌手的心思。後來早秋的店內有調整過,那樣店內店般的小隔間已經消失了。

柬埔寨幸運賣得不錯,想是台灣去柬埔寨旅遊、經商的人有一定規模,但是長期以來只有旅遊指南、旅行散文和少數教科書性質的書籍可以看。

原本出版前幻想著這本翻譯如期交稿,沒有出什麼問題,那麼按照出版社的慣例,是不是作者的下一本書我也可以接到。還在想這些事並且期待第一本譯書出版,2014年3月11日的一則新聞說作者Joel Brinkley因肺癌過世,原來他一直罹患白血病。再過兩個星期書出版,在330太陽花反服貿凱道遊行的前夕,我搬往台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