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芩雯

台北人,現居台南。做過雜誌與書的記者和編輯,現在大部分時間翻譯書,偶爾採訪。

台南貓島廚房的火燒蝦義大利麵

發布於
既然是住台南,也會稍微寫一些台南的事。

看終於可以到處走跳的陳思宏貼北海小蝦Nordseekrabbe,決定跟進令人髮指行徑,來燒一下大家。

北海小蝦看起來小小紅紅的,跟台南的火燒蝦有八成像。要回到幼稚園讀台南拿麼早的時候,記憶中的蝦仁肉圓真的好好吃。來台南這幾年如果說在吃東西上面還有什麼困擾的話,除了常常很飽吃不下,就是從庶民好朋友變傲嬌上流人的火燒蝦了。

查個資料,水試所電子報說,火燒蝦又稱厚殼蝦或狗蝦,是一個及合體,對附近水域多種蝦的泛稱,香港叫赤米,日本叫アカエビ,英文velvet shrimp。不專業模擬情境,出去捕魚網子拉上來總會有些小魚小蝦的卡在裡面,這些小蝦又不會特別去分他們是誰,就通通裝成一籃便宜賣。

所以早期的火燒蝦是便宜的蝦(很重要,這題會考),也才會那麼豪邁的,在擔仔麵上面放兩尾,碗粿裡面放兩尾,蝦仁肉圓包好幾尾,蝦仁飯、蝦卷、炒意麵通通都放。味道鮮甜之外,可想而知小蝦的弱勢是口感較差,可是新鮮撈起來新鮮剝新鮮賣的話,還是頗有幾分彈性,不會像後來吃到的,即使用火燒蝦沒改用其他蝦,卻是入口軟爛沒味令人沒力。

在菜市場看到剝好的火燒蝦在賣,試問過一斤似乎是四百,差一點就伍佰了。

想想也是合理,如果現在就是撈不太到火燒蝦,產量變少,又沒有人要花功夫養,那當年因為便宜賣、便宜買而形成的小吃,勢必要走味,勢必要像蝦仁飯那樣早早改用白蝦之類的大尾蝦,價格差不多甚至更便宜,產量還很穩定。才沒有太多人會像開隆宮旁邊的蝦仁肉圓,總是掛「無蝦賣」在深鎖的鐵門讓人撲空,自己也沒生意做。

對於火燒蝦的懸念,我以為已經放下。直到最近走路三分鐘距離的地方,神神祕祕整修半天,開了一間叫魚鳥的店。路過想說回家查IG,查不到,隔天經過喔是貓鳥啦,再查還是查不到。

第三天生氣站在門口查,人家叫貓島。

試過一次覺得糖水杏汁木瓜銀耳露非常好,我不吃木瓜討厭杏仁味的都可以接受,清爽沁涼又夠潤。

再一次是被店家貼出來的新菜勾到,松子青醬火燒蝦義大利麵,而且說蝦是自己剝,好喔。趁室友北上、失去交通工具之便散步去吃,喔喔喔喔喔,記憶回來了,好Q好彈好好味的火燒蝦,過油更鮮,跟青醬簡直失散多年指腹為婚青梅竹馬,靠一對的玉佩相認(可以了)。

曾經對火燒蝦失望的,很推薦去貓島吃吃看,店家還推出搭啤酒的套餐,很適合需要鬆一下的捧油。只開五六日一晚餐時段,最好先傳個臉書訊息或電話預約座位跟餐點。但這幾天沒有開,可能要hold一下口水。

我咕嚕咕嚕就吃完了並沒有拍照,附圖偷自:

https://www.facebook.com/isleofcatskitchen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