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

寫字的人 寫作的地方:https://travelwithbook.com/ 歡迎指教:[email protected]

在你居住的城市,需要勞動幾小時吃一餐?

我們在台北吃一餐簡餐約150元,這是低於一小時的最低工資,而在巴黎一餐為14歐,剛好是最低時薪的2倍。
我想,不管你生活在哪裡、過著怎樣的生活,能夠吃飽一餐應該就是生活最低的需求了。所以我寫這篇文章時才會想以「工作幾小時能換取到一餐」當作在一個城市生活難易度的準則。雖然我們旅行時,感受到某些城市的消費水準並不如想像中高,他們的薪資確實也比較高⋯⋯但我們可能也忽略了在城市裡打拼的勞動人口,他們才是在歐洲領到最低薪資的人。(台灣的狀況比較特殊)
這篇文章原本是寫於2018年11月,是我寫「黃背心運動」系列文章的第一篇。原標題為〈「黃背心」後的現實:要工作幾個小時,才能吃一餐?〉,現已找不到發佈於媒體上的文章(我也忘了寫在哪)。看似一篇過時的時事文章,但剛好2019年就遇到全球性的疫情,各國的經濟狀況也只會是更差⋯⋯文章中比較的消費水準跟最低薪資是以勞動階級為基準,因為參與黃背心的民眾就是以勞動人口為主,但也有些工作型態在法國取得的薪資反而是比我們想像中低的。

法國總統馬克宏政府於2018年10月提出調漲燃油稅,油價調漲導致生活費攀升,引起民眾不滿而造成繼巴黎五月學運後,五十年來最大的街頭抗爭。然而,油價調漲只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法國人民更大的不滿在於政府的「經濟改革」。

雖然在12月4日法國政府已宣布暫緩三項財政措施六個月,但確實已造成了民怨,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分析師利奇菲爾德(Charles Lichfield)於日前發報告表示,由於政府仍沒有計劃扭轉最初的加稅步伐,以致短暫的凍結漲燃料油稅不一定能阻止抗議活動再發生。

「經濟」對於社會大多數的基層人民而言,最直接的感受即是薪資所得支付生活開銷後是否還有餘錢?關於本次的抗爭者,巴黎檢控官黑茲(Remy Heitz) 說,378名被捕者中,大多數是30至40歲的外地男子。根據媒體報導,他們大多是勞動者,住在郊區而以自駕車代步,過去使用柴油的價錢較低,而這次的調漲也包含柴油,每到月底即無法支付帳單,連一般生活花費都有困難了,自然對政府所提出的經濟改革感到不滿。

法國人或許比你想像的窮

長期受困於歐洲債務危機,法國經濟增長停滯近十年,直至最近才開始改善,人民自然對去年剛上任的馬克宏抱有高度期待。然而,在農村和前工業區有大量的勞動工作被取消,許多新創造出來的工作機會都是不穩定的臨時合同工。抗爭者並非懶惰不工作領救濟的人,而是辛苦工作卻無法換取尊嚴的勞動者。

法國總理菲利浦在12月4日的聲明中談到,「不公平現象,無法靠現有工作過上尊嚴的生活」的怒火,這些抗議的民眾大多是無法以自己勞力所得換取尊嚴的人。例如,根據紐約時報報導,抗議的民眾當中有一對擔任驗光師及夜班護士的夫妻,兩人一個月的薪水合起來只有11萬台幣,這樣要在法國養四個小孩,一家六口。

民調顯示有高達四分之三的民眾支持「黃背心」,文章中將討論到法國人大多數的薪資所得是否能支付生活開銷?首先,你能想像法國家庭每人可支配所得的中位數僅有1700歐元(約5.9萬台幣)嗎?

主計處統計,在台灣每人可支配所得中位數是3.3萬台幣。或許法國的數據對台灣人而言並不低,但薪水中位數同時也要看佔有該中位數的人數比例。法國社會貧富差距巨大,最富裕的20%人口的收入幾乎是最貧困的20%人口的五倍,收入最高的1%人口擁有的經濟財富佔全國總財富的20%以上。

同時又牽涉到消費水準,我們會在文中繼續討論兩地的物價指數。去年知名財經權威《Global Finance》列出了2016全球最富有、最貧窮的國家排名,該排名不僅僅依據外界通常在看的「國內生產總值」(Gross Domestic Product,GDP),而額外納入了「購買力平價」(Purchasing Power Parity,PPP),以GDP-PPP指數,精準地比較全球人民平均生活水平。

而在這樣的指數中,台灣以人均國內生產總值為47,790美元,排行在第22名。法國則以42,384美元排名在28名。

在法國需要工作兩小時才能吃上一頓飯

我們以一個平常人最直接的感受計算兩地的生活消費,在NUMBEO網站中可以算出比較全世界各國的生活消費,以大眾餐廳的一餐飯來計算,在巴黎需要花490元(14歐),而在台北市則是150元,在巴黎的消費就高於台北市2.27倍。

2018年1月1日起,最低時薪為稅前9.88歐元,打工者到手的稅後時薪為7.51歐元。因此對最低薪資的人而言,則要工作2小時才能換上一餐飯;在台北市一小時最低薪資差不多剛好也等於一餐飯的價錢。因此,從此標準來看,巴黎人相對台北人需要花費一倍的勞力才能換取同等的服務。

台北/巴黎的飲食消費


同樣在而在NUMBEO上也算出了兩地的平均薪資,台北市為台幣37,994元、巴黎81,974.08 元,巴黎人的薪水只比台北多了116%,而再看這次引發「黃背心」運動的油價,巴黎的油價高於台北82%,雖然以薪水的比例來看台北油價還略高了一些,但是巴黎的其他物價大多高於台北2倍左右,因此不難猜到他們對於經濟制度的絕望。


在這次的「黃背心」中還能看出社會福利與富人減稅的財政分配造成低薪族的更大的困境。法國國民經濟支出的三分之一用於福利保護,高於歐洲任何其他國家,是全世界最慷慨的社會福利系統之一。2016年,法國在醫療保健、家庭福利和失業保險方面的支出約為7150億歐元。當然,法國人也為此承擔了歐洲最高的稅賦

台北/巴黎交通消費


文章前面提到這次的抗爭是由透過勞力工作無法獲得尊嚴的人所組合的,但同時法國政府也用了許多稅金來養另一群沒工作的人,這群人高達700萬,可想而知如此不公平的制度造成大眾不滿。

在疫情爆發後,我也和一些法國朋友討論到他們是否擔心疫情間政府釋放出的福利會導致之後通貨緊縮,最終影響他們的收入?我不知道為什麼我的朋友確實對此都很無感。

我寫完這篇文章後才想到,雖然在台北的簡餐最便宜可能是150元台幣比政府規定的最低工資低,但是反而很多上班把月薪除以工作時數,所得到的時薪就可能會低於150元。



參考資料:

https://www.numbeo.com/cost-of-living/in/Paris

https://countryeconomy.com/national-minimum-wage/france

https://www.gfmag.com/global-data/economic-data/worlds-richest-and-poorest-countries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法國的民主或許與你想像的不一樣:談公投

法國的民主或許與你想像的不一樣:全民辯論的由來

1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