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少貞

什麼都由好奇而起,什麼都慢過人,只懂寫字

在香港酒店隔離的外地人,小心別給奸商宰了

大陸旅客在香港酒店隔離,然後返大陸,雖然令香港人更難訂隔離酒店房間,但我都不想他們成為被宰的羊牯。

因為嚴格的武漢肺炎清零政策,來往中国大陸的飛機航班寥寥可數,甚至真正清零。由於近月香港特區政府防疫措施略為放寬,很多在外國的大陸人取道香港北上,在港酒店隔離七天後,轉乘飛機或陸路交通回去。據香港《明報》報導,五月「內地旅客」及「其他旅客」經香港機場入境人數,由4月平均每日分別有約9人及15人入境,到6月日均入境人數大增至995人及151人,7月是暑假,相信更多人想回國,包括香港留學生。https://bit.ly/3AbKwlt

這不但大增對香港隔離酒店房間的需求,香港人更難覓得一房。在香港,政府列出指定隔離酒店名單,由一千元以下至五星級酒店都有,旅客自由選擇及自行訂房,費用當然也是自付,最穩妥是直接向酒店訂房。(政府網站 https://www.coronavirus.gov.hk/chi/designated-hotel-booking-status.html )

房間難求,不止因為房間數目不足,更因為屬意的酒店要有房間連續七天空置,而且配合隔離期,這令找房難上加難。

因此如非必要,例如探望久未見面的親人、重要工作需要,香港人不去外國,以免回港時自費受困,完全是貼錢買難受。若真要外遊,先訂隔離酒店,才訂機票,確保抵港日有酒店可入住。訂不到可負擔酒店的香港人,有些嘆唯有在外流浪,直至有房為止。

由於隔離酒店房需求大,出現炒賣,有些房間炒至五千元一晚,是原價數倍。政府遂在六月底規定旅客要實名訂房,以為可杜絕炒風,紓緩隔離酒店房間供應緊絀,旅客亦毋須付天價。https://bit.ly/3zZOlJW

實況呢?

最近一個大陸旅客告訴我,大陸旅行社代她訂香港隔離酒店房七天,單人房12,800元,即每天1800多元,雙人房面積一樣,七天隔離要24,000元,即每天3428元,每晚平均每人1700多元,於是她訂了雙人房,和同事一齊住。其酒店房價是四、五星酒店級數,但她的酒店在九龍城土瓜灣區,她亦說房間屬經濟客房,面積小。她給我看與大陸旅行社的手機對話,我心裏有數。

我問她,房價是實名訂的嗎,她答是啊,向我展示手機把護照等資料傳給旅行社,錢也是給旅行社。她向手機收到的收據給我看,寫著訂房的旅行社名稱,款項已全付。其實,旅客可在屬意的酒店官網直接訂房,毋須給任何手續費,最大麻煩是自己要逐一找有沒有房間。

後來我上網查,那間是開業大約十年的小型酒店,是政府指定隔離酒店之一,有些旅遊網站寫三星,我看就…..。官網寫明,每天最少港幣650元起包三餐,歡迎不同國籍人士預訂入住。

查政府指定隔離酒店網站,該酒店每天房價是650元—1150元,換言之,七日隔離,若住便宜的房間,需付4550元,住最高貴房間,則付8050元,但那名大陸旅客付了24,000元!

查看多個旅遊網站的旅客評價,除了交通方便、周遭多餐廳、高層景觀開揚,有人指房內有曱甴,沒有衣櫃,只有衣架,隔音麻麻,罕見正評是洗手間座厠坐下不頂腳、房間尚算乾淨之類。

大陸旅客七月中訂房,七月底來港隔離,要在這麼倉促的情況找酒店確有困難,若旅行社收取一些費用或無可厚非,但差價不應以倍計吧!當中的差價,究竟是否全部入了旅行社口袋?酒店有沒有得益,抑或蒙在鼓裏?

政府在六月二十四日公布三項措施,防止炒賣酒店房間,規定「酒店須確保任何人士預訂酒店房間均採用『實名制』….並確保旅遊代理收取客人的酒店房間費用與政府網站所列明的費用一致。」然而,大陸旅客的事例證明,新措施不能完全防止住客被宰。據我搜尋所得,有關酒店的董事長屬旅遊業組織的代表人物,故應熟悉行內情況,亦有能力糾正行內歪風。

據曾入住該酒店的旅客在旅遊網站留言,該酒店海報等宣傳資料多用簡體字,我們香港人一看酒店的位置和格局,已知酒店以大陸人為主要對像。

該酒店位於土瓜灣,而土瓜灣是香港草根區之一,物價較便宜,區內有不少大陸新移民和少數族裔居住。有些大陸人或和大陸關係良好的人營商,專做大陸遊客生意,特別是旅行團。八至十年前,很多大陸廉價旅行團來港,當中不乏「豬仔團」或購物團,即旅行社安排大量購物行程,不少商戶位於土瓜灣區。

大陸旅客付出24,000元訂雙人房隔離七天,這價錢可以住香港四、五星酒店,但她住的一間肯定不是。

當疫苗接種率大大提高,病毒未見有導致嚴重後果之時,香港特區政府仍堅持隔離,天怒人怨,亦直接拖累旅遊界收入,因此坊間有種觀感是,隔離政策只惠及隔離酒店,因它們一定有客源。

有人謂,若隔離酒店是門好生意,為何其他酒店明知有龐大需求仍不做?價錢屬中檔的Ovolo酒店,以型格、親切見稱,口碑不錯,頗受外籍人士歡迎,負責人說,隔離酒店的清潔消毒支出很大,工作程序亦較複雜,故收支只算打和,他們稍後可能退出隔離酒店計劃。

我的分析是,經過兩年摸索,縱然期間有高高低低,高級酒店已掌握了本地客喜好,寧願主攻staycation,風險較做隔離酒店少,有較大把握保護酒店形像——萬一酒店爆疫或有客人出事,聲名受損,想想曾江去世,哪會不提及九龍酒店——而且完全有自主權。主力做廉價旅行團、低消費旅客的中下價酒店,沒法子吸引本地客,又要收入,唯有做不愁客源的隔離酒店,像那位大陸旅客人住的「酒店」。

格調不錯的為何仍做隔離酒店? 我估計它們沒有足夠配套做staycation,當商務活動也受疫情措施所限不能辦,例如:會議、團隊活動,剩下的選擇不多,而這些酒店主要吸引預算有限的公幹旅客,故不能和傳統五星酒店相比。政府或許也特意和一些四、五星酒店磋商,知道香港始終需要一些較佳的隔離酒店,滿足部分住客要求,五星酒店權衡過後願意襄助。

必須強調,非全部中下價隔離酒店質素不佳,有些也重視商譽,其中一個集團的隔離酒店,除了房間較小,房內其他硬件和服務都有不俗評價。綜合我搜尋和朋友經驗,一千元以下的隔離酒店最大問題是房間小,其次是窗較小,較舊,或WiFi速度不夠快等,但負評像大陸旅客入住那間多的,確較少,而愈無條件吸引本地客的酒店,愈需要做隔離酒店來保持收入;酒店和中間人如旅遊代理商甚至有機會大賺一筆,不熟悉情況的外地旅客,最容易被宰黑心商戶不在乎商譽,沒奢望有客人自願再度光顧,賺了一筆再說。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译文】酒店房间是新的长城:比利时记者西安隔离日记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