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ryyoko櫻桃陽子

人生經歷豐富,目標是做個有趣的人

鲍毓明涉性侵案都有人洗地,我们的社会怎么了?

發布於

這件事情,真的讓我的心裡很不舒服。

鮑毓明涉性侵案引起關注時,我已經有點擔心,星星母女的一些行為可能會遭到有心人扭曲,所以趁著風向未轉變前,我寫下了自己的親身經歷,希望大家能全盤思考,全方位的去看待這件事,最終仍能給李星星,還有無數的李星星一個公平的審判。

结果呢?

讓我始料未及的是,隨著事件的演變,這傢伙不但還活的歡快,還有愈来愈多的人替他洗地,在各評論區裡互駡。

如果全是他用錢買回来的水軍也就算了,如果不是呢?我们的社會真是病的不輕啊!

以下為我親身經歷:

小學六年級時,我和母親到美國生活。

由於六年級還差半學期沒念完,所以先找了間小學就讀,而那間小學就在我養母住所的對面,

所以計劃就是我去她家住半年。

我養母是哪來的呢?

讓我先花點篇幅說一下這個錯蹤複雜的關係。

我養母是我父親的第二任妻子,當然那時我和她還沒半點關係。

我媽是第一任,但我爸有外遇,我養母還大了肚子,鬧到家裡,結局是我爸和她遠走高飛去了美國過新生活......

我們以為是這樣,但我媽去了美國後才知道不是。

當時華人圈子很小,也去美國工作的我媽很快就聽說了我養母的消息,我養母也找上門來,和我媽談了一夜,哭的稀哩嘩啦。

原來我爸到了美國後就拋棄她了。

她替我爸生的女兒,也是我同父異母的妹妹婷婷,出生後就沒見過我爸。

據她的說法是,女兒生下,我爸失蹤,她只好帶著孩子去投靠姐姐。

她也挺能幹,後來找到了工作,又嫁了人,除了找到我爸那兩年,她因滿心的恨意,老寄些血淋淋的豬肝豬心到我爸公司外,其他一切正常,這次和我媽見面婷婷都六歲了。

我媽真是一個肚量大到能撐船的女人,不但既往不究,兩人還成了朋友。

不知道是出於歉意還是兩人同病相憐產生的情誼,她對我媽挺照顧的。

我媽英文不好,是她帶著我去找學校辦註冊這些事,也是她提出讓我去住她家,方便上學。

就這樣,養母這個稱謂不知何時就冒出來了,但我仍叫她鍾阿姨,叫她第二任丈夫Uncle。

鍾阿姨夫妻倆都要上班,婷婷放在幼兒園,等我放學回家婷婷才給送回來,換我照顧。

剛開始,一切正常。

住了一陣子後,某次正值節日,uncle 說要帶我和婷婷去佛羅里達的迪士尼樂園玩,但鍾阿姨要上班沒辦法去,所以Uncle 帶著我和婷婷,還有隔壁鄰居,也是爸爸帶著兩個小孩,一起出發。

頭一天還玩的挺開心的,沒想到隔天婷婷就發燒了。

旅館的房裡有兩張床,我和婷婷睡一張,Uncle 睡另外一張。

Uncle 過來餵婷婷吃藥睡下,然後就順勢在我身旁躺下了。

我當時12歲,對男女之間的事一竅不通,但感覺深刻到像烙印一樣在我心底多年— Uncle 躺下來,從身後抱住我時,我瞬間變得非常不自在,整個身子立刻僵硬住。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那麼緊張,因為Uncle 也是這樣抱著婷婷睡覺的。

但不管我怎麼在心底和自己對話,怎麼安慰自己,我就是無法放鬆,甚至連動都不敢動一下。

然後,Uncle 開始用他的臉頰在我的手臂上磨蹭起來,跟著是嘴.......

回想這一刻,仍覺奇怪,大概是本能吧,本能告訴我要害怕,但我卻不知道在怕什麼,只記得我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即使同時間我心裡還想,婷婷也在這,應該不會.......我仍然越來越緊張,而更好笑的是,那個應該不會,我都不知道是什麼,但這個念頭卻一直在我腦海裡打轉。

他溫熱的臉和扎人的鬍子一直在我手臂上來來回回,我不知道他在做什麼,想做什麼,還會有什麼,我只知道我開始覺得惡心,而他的擁抱也愈來愈緊。

我突然間推開他的手坐起身,跳到他的床上和他說,我睡這,那邊太擠了。

他沒說什麼,而我一夜不敢睡覺。

隔天回程,他一路對我板著一張臉,好像我做了錯事。

回到家後我非常困惑,寫信給我同學,告訴他發生的事情,我說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好可怕。

結果沒隔幾天,一早鍾阿姨突然沖進我房裡,劈頭就問我,你是不是覺得Uncle 對你好點,碰到你的手就是什麼什麼什麼.......

詳細內容我已忘了,反正她的重點是,Uncle 是看我沒爸爸才對我比較親切,就碰了一下我的手並不代表什麼。

原來她偷看了我寫給同學,還沒來得及寄出的信。

我試圖和她解釋那天的情況,她卻突然把我拉出去,站到Uncle 面前,大聲的說,我覺得Uncle 碰了我的手很惡心云云......然而她的形容和我的說法根本不是一回事。

Uncle 皺著眉,頻頻搖頭,不時翻白眼,好像我是個神經敏感的花痴少女。

鍾阿姨也在一旁質問我,Uncle有親你的嘴嗎,我如實回答沒有,他們又是一陣白眼。

結果是他們夫妻倆成功讓我覺得很羞愧,鍾阿姨還說,你就把那封信寄了,看看你同學會不會以為你有問題!

神奇的是,原先對這件事是不是有問題還抱著疑惑的我,內心突然間一面倒的下了結論,是我想太多了,當然信也沒敢寄出去了。

後來的日子不用說,尷尬的難熬,幸而學期結束了,我終於回家了。

多年以後,我交了男朋友,某次終於忍不住把我內心的困惑說出來。

我真的很想知道,那天晚上真的是我多想了嗎?

誰知我事情都還沒說完,我男朋友就生氣大罵說這是個人渣!

我追問真的嗎?他只是親我的手臂.......

我男友想都不想,堅定的說,當然有問題!

這麼多年過去了,我前後問過三個人,他們的反應和回答都是一樣。

而日漸成熟的我當然也終於懂了那晚發生的事代表什麼。

如果我不是幸運的在那個人渣再次找到機會下手前搬回家了,我可能就和星星一樣的下場了。

因為我百分百相信那個人渣會成功洗腦,用各種理由讓我就範,甚至讓我錯把這種變態行為當成愛情。

就像鮑毓明不停對星星強調的,我會等你(將來娶你.......)。

一直到有一天我長大了,即使明白了這是錯的,那錯綜複雜的情感,和衍生出來的依賴與沒安全感,都可能讓我對加害人說出,讓旁人誤以為這是你情我願的關係,而我是由愛生恨的話語。

你們以為的真相大白,只是建立在最後的結果,卻忽視了過程中一個很重要的因素——無知

引誘,誘導一個心智尚未完全成熟的少女,把對方身心都給埋葬了,這不是罪是什麼?

星星要多少年才能恢復身心健康?也許永遠都不會了。

而她做錯了什麼?

僅僅是無知。

後記:

雖然我的事情和星星相比極小,也不到造成心裡陰影那麼嚴重,但這麼多年來我心底一直有股衝動,我很想再見到鍾阿姨和Uncle ,然後指著他倆的鼻子,對他們破口大罵,大聲說出我當年不敢說的話,還要狠狠地扇他們幾個耳光.......這個畫面成了我至今揮之不去的幻想,而婷婷後來怎麼了,我卻是想都不敢想了......


替鮑人渣洗地的理由整理如下:

1. 李母動機不純,主動接近鮑。

2. 星星沒有反抗。

3. 星星和鮑是戀愛關係。

4. 李母和星星設局姓鮑的。

5. 星星給的診斷書是17歲非14歲。

6. 不是每個人都是房思淇。

7. 其他少女都自強不習的奮鬥,為什麼就星星會被套路?

8. 鲍十问养女星星怎麼不回應?

9 . 因為這個事件的發生者是40與14歲,強勢與弱勢,就一定認為是素媛熔爐或者PUA的事。再加上很多這種曾經有過類似經歷的同理心,只要最後有一點反轉,很多人就會因為預期不符去懷疑律法的公正。

附幾張噁心的圖片給大家瞧瞧(不過我覺得他應該用外國勢力這個流行又萬能的藉口,四個字說完不更輕鬆呵呵~)


上述這些似是而非的言論有沒有讓你驚呆了?

反正我是坐不住了。

當然這些年在大陸,什麼神仙般的邏輯沒見過,但這次徹底讓我有了更進一步的認知——神仙邏輯是沒有底線的。

只想和洗地的人說:

1. 星星不管是無知或沒有良知,都不代表鮑就可以對其洗腦下手。

2. 星星和她媽有多壞,是不是一早就開始設局下套,鮑做為一間大公司的高管,他的智商真不用其他人擔心,別忘了人家的手機還有自動錄音功能,而且還懂得只給你看部份。

3. 其他少女有沒有自強不習的奮鬥都不代表星星或其他女孩子就該被騙被洗腦被污辱。

4. 鮑十問養女,我就一問,敢不敢把手機里「這幾年的自動錄音」全公佈出來?最好連照片一起,圖文並茂保證大開眼界,難不成自動錄音還有自動幫你篩選的功能?

5. 人的個性本就有不同,有的堅強,有的軟弱,這都不足以去用任何形式洗白加害人沒那麼惡,更不要說星星報過警,只是沒被受理。

6. 替鮑講話的人可以省省,報警沒用,熱搜也可以搞沒了,就算這人渣的智商被慾望打敗,至少權勢還在,而且還有你們這些「護法」助其操縱輿論,星星母女倆就算「窮凶惡極」也鬥不了這人渣的放心!

最後,少點下三濫的手段報應或許還來的晚一點, 我話說在這,姓鮑的絶對會再犯,只是會更小心,那就看是老天爺的眼夠利,還是這人渣的命夠大。

(封面:Photo by Kirill Balobanov on Unsplash)


我眼裡的大陸這些年 (上)

7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